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心有远山,乐有Bach

Always闯 2021-02-18 11:39:04

 

(《小步舞曲》,大概是每个钢琴考级孩子的噩梦了,也应该是走近巴赫最容易上手的了。) 

    

(由此图可见,标题里的乐读yue,第四声)


        小伙子听歌有两大偏好,粤语和英文,两者的共通之处就是:虽然不大清楚歌词讲得到底是什么,但是都直击内心,悲喜皆可感知。由于他热衷无限循环外放,导致我内心已然麻木,不那么好被直击了。所以我转向了纯音乐,现在又碰巧撞到了古典音乐。

 

      某云音乐app上有推荐的歌单,那天就点进了《我的茶馆里住着巴赫与肖邦》,想来也是有意思,就好像小时候语文课本里那些背诵全文,我们是被压着头喝水的牛,现在也是不想欣赏鲁迅的吧;同样地,听到古典啊巴洛克啊,最好敬而远之,不想背负装字母的骂名。但我自己好奇点进去了,消化起来一点也不吃力。


        说起古典,自然绕不过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任何官宣里都会有“西方近代音乐之父”这样响亮的头衔。巴赫如此高产,作品数目庞大,故后人以BWV重新进行了曲目编排,即德文bach werke verzeichnis(巴赫作品目录的头三个字母,具体科普如下截图:


(某云音乐app留言板也是音乐知识小讲堂)


        听遍《哥德堡变奏曲》各个版本后,我最中意Glenn Gould1981年的版本,无奈后台找不到。相比1955版本更温柔,夜空悠扬,沉浸安静,发呆或思考的空间都更大了。


        巴赫去世后人们才意识到其音乐才华, 后人经常感叹巴赫那精妙无双、意蕴深远的大部头曲集。却很少想过,身前几乎没有机会出版作品的巴赫,作曲时是多么质朴和单纯。和我们现代人一样,身为天主教徒,巴赫和两任妻子共育有20个孩子,为了孩子的学区房和奶粉钱,作曲是上帝借其手,也是生活刚需。


        网络搜索巴赫的时候,他最有名的肖像把他描绘成一个头戴假发、穿着一件正装的性情乖戾的老人。但其实,随着我给自己科普巴赫纪录片和相关文章之后,更好的描述应该是:一个复杂而富有激情的艺术家,一个温和而顾家的人。



        这张图就是立搜即见的巴赫肖像,如果学校走廊里恰巧也挂了张牛顿的话,那很有可能我们会傻傻分不清楚(难怪我们没有艺术天分又学不好数理化),有意思的是,正是这个稀疏平常的肖像里,印证了巴赫的创造力。它就隐含在这张乐谱里,乐谱是正对着我们的,正面很好懂,简单宛如一曲童谣,而倒过来,从巴赫的角度看,则更像流行乐。我们的所见所听所想和巴赫都是截然不同的。这时再抬头看巴赫,他骄傲地目视前方,神秘地微笑,等待后人猜出这个谜,事实上,人们花了100年才恍然大悟。


(线索在标题上,它不是为三声部,而是为六声部谱写的乐曲。)



        在人生淡如流水的悲欢中,人们总是不断地告别、相逢、不断地收拾好心情,奔向未知的前程。渐渐能听得进去巴赫了,那些平均律、赋格的艺术、勃兰登堡、B小调弥撒也会入耳,甚至浩如烟海的康塔塔,是可以听好多年。


        作为一个完完全全的音乐门外汉,不懂乐理,不懂识谱,却仍然觉得人类拥有最美好的两件事物,一是爱,一是音乐。听听巴赫,心有远山。




分割线下分享两个段子~



案例分析: 歌德是歌德,巴赫是巴赫,哥德巴赫是哥德巴赫,可以自行百度科普。另外,诺贝尔数学奖是不存在的啦!


结论: 常识很重要!




案例分析: 清晰地记得,我第一次考catti笔译的时候,音译汉就是讲肖邦的,英文名如上图,我绞尽脑汁最后写下“肖平”,如果能合格就怪了。


结论: 做人要进步,更要知耻后勇。不论自己吃哪碗饭,充实自己的脑袋,不   然真的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