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读书笔记 邵义强《d小调第九交响曲<合唱>Op.125》

为猫粮奋斗终生的馋猫 2021-09-12 11:34:28

d小调第九交响曲<合唱>Op.125

【作曲年】1822-1824

【首演】182457,维也纳宫廷剧院

【演奏时长】约72分钟

【题赠】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

【编制】长笛2,双簧管2,单簧管2,低音管2(第四乐章又加入倍低音管,长号3),法国号4,小号2,土巴号3(只在第二、四乐章)、定音鼓(第四乐章又加入三角铁,铜钹和大鼓)、弦乐5部。第四乐章中加入女高音、女低音、男高音、男中音等独唱和混声合唱。

【概说】

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是一首无比雄伟壮丽、独步古今的伟大音乐,记录了他最崇高的艺术表现。这也是贝多芬最后一首的交响曲,从起稿到完成就经历了七八年,于一八二四年完成时,与前一首第八交响曲已相隔十一年之久,所以这也可说是贝多芬苦心经营推敲、呕心沥血后的旷世杰作。

在这作品的曲题上附有“以席勒的快乐颂为终曲合唱的交响曲”等字,足见此曲的中心思想,是凝聚在终曲的“快乐颂”。像这样在交响曲中使用声乐(四名独唱者与混声大合唱),乃是音乐史上极大胆的创举。

贝多芬在二十三岁时,读过德国诗人席勒那热烈期盼人类自由与幸福的长诗《快乐颂》(Ode an die Freude)后就深受感动,从此对席勒崇敬逾恒,而且决心为此长诗谱写了不起的音乐。

此后大约有三十年,贝多芬一直盼望能为此诗作曲。但由于他有时很想谱成交响曲样式,有时则希望写成纯粹德意志式的作品,他虽然曾构想为加入此诗合唱的“德意志交响曲”,却始终无法鼓起信心把它实现。当时,类似在交响曲中加入合唱的音乐,贝多芬已经写过《合唱幻想曲》(Op.80),而同时代的作曲家马谢克等也有《莱比锡会战》等曲。

后来,贝多芬是在写作《第九交响曲》时,才临时想到加入此诗。起初他为此曲的第四乐章所谱写的是纯粹的器乐曲,即《a小调弦乐四重奏》(Op.132)的终乐章。但是在其他乐章已经接近完成时,贝多芬重新写作这段加入独唱、重唱与合唱的“快乐颂”乐章。

不过,贝多芬在完成全曲后,反而犹豫起来,感到不太满意。他曾对某位好友表示:“改成合唱终曲是一件错误,有一天,我可能在换成纯粹的器乐曲。”

尽管如此,他用席勒的《快乐颂》谱成的声乐部分,仍把诗的意涵表露无遗,且充满了扣人心弦的魅力。同时,在管弦乐中加入合唱,也充分抒展其胸怀中汹涌澎湃的热血,以及磅礴凌霄的思潮。贝多芬在这首交响曲中,开启了由古典乐派转到浪漫乐派的声乐曲,有了更蓬勃的发展。

贝多芬自耳疾更加严重之后,即遭逢一连串病痛与困扰,居然还谱写出像《第九交响曲》这样壮丽的快乐之歌,实在令人由衷感动与赞佩!“越过苦恼后才有欢乐”,乃是贝多芬的座右铭。他凭着勇气与忍耐,克服了一切的苦难,正如他在随想录中所写的:“伟大的最大特色,乃是坚强地容忍不幸的境遇。”也因为如此,这首伟大的交响曲中所呈现的纯真崇高的艺术,能使历尽挫折的心灵,获得无比的滋润与鼓舞。

在维也纳,一八二〇年代是意大利歌剧的全盛时期。要在这样的时期首演像《第九交响曲》般巨大的交响曲,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连贝多芬自己都曾经考虑在柏林首演这作品。可是维也纳的贵族名人,却认为事关维也纳的荣誉,而坚持在维也纳发表。

据说此曲在预演时,耳聋的贝多芬仍执意要亲自指挥。尽管乐团团员都小心翼翼地注视他的指示与速度,但由于贝多芬实在无法听辨音乐的进行,结果演奏秩序大乱,于是他只好放下指挥棒、伤心地离去,而改由乌姆劳夫指挥。

一八二四年五月七日,此曲跟《荣耀弥撒曲》的一部分,正式在维也纳宫廷剧院首演,有乌姆劳夫担任指挥。那天,贝多芬不顾朋友们婉言相劝,还是坚持亲临舞台,并背对着听众,监督乐团的演奏。

这一次首演虽然由于预演不足、表现不是很好,可是听众依然深受由于的感动。当乐曲在演奏时,贝多芬也全神贯注在总谱上,有时还挥舞手臂,好像自己在指挥,有时则闭起眼睛,轻晃着身体。

全曲演奏才毕,剧院中立刻爆发如雷掌声与欢呼声,情景感人。可是耳聋的贝多芬毫无所觉,仍旧低头看谱,打着节拍。这时,一位女低音歌声就来到他身边,轻拉他的袖子,贝多芬才发觉演奏已毕,赶忙转过身,看到热烈的喝彩场面,不禁含泪向听众鞠躬答礼。

这也是贝多芬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当时他患肝病已经有些时日了。在病情日益严重的日子里,他即将远离尘世的心灵,趋于宁谧与孤高的境地。这时,贝多芬好像在稀薄、纯净的高空,俯视自己即将抛开的世界,然后写下最后的五首弦乐四重奏。这些室内乐,可说是贝多芬的天鹅之歌,也是他留给世人的音乐遗嘱,通过这些音乐他似乎在对万世证明“精神可以克服痛苦,甚至可以克服死亡。”如今,只要有人提起“第九”两字,全世界的爱乐者,都知道指的就是贝多芬《第九交响曲》。

此曲的总谱在一八二六年,有麦因兹市的萧特出版社出版,并题献给普鲁士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

【解说】

在这首创意独特的第九交响曲中,独唱与合唱和器乐部分具有相等的重要性。由管弦乐演奏的前三个乐章,乃是为构成高潮的第四乐章所作的预备。在这样的根基上,席勒的颂歌被当作巍峨的殿堂盖起来了。从这样的意义看来,如果没有前面三个乐章的铺路,这个终曲的威力可能为之减半。

此曲的第一乐章似乎是在描写强烈的意志和坚毅的奋斗,如同贝多芬一生的写照;第二乐章如同狂热的舞蹈,是世俗的凡人所追寻的快乐;第三乐章宛若甜蜜的爱与恍惚之境,这是贝多芬梦寐以求的。在这首d小调交响曲中,这三个乐章都分别显示出最深刻的意境。

尔后,在最后乐章里,他则首次尝试使音乐与诗结合,让器乐与声乐一体化,展现出无比雄伟的“附有合唱终曲的交响曲”。这终曲是贝多芬经过长时期的人生磨练与哲学式思考之后,看出生命的意义所追求的最崇高境界,并辨明能给予人生真正拯救的是席勒诗篇“快乐颂”中所描述的“天国的快乐”。

由于贝多芬是在最后的刹那,才想到把这个“快乐颂”合唱,当做《第九交响曲》的终乐章,因此,起初并未考虑到各乐章的贯通、调和或统一。所以,当他决定改成“快乐颂”终曲时,不得不利用巧妙的手法,在最后乐章里补作各乐章的连贯工作。

于是,他在终乐章的开头,采用回顾的手法,让前面各乐章的主题又以片段的方式再度露一脸,使全曲获得统一感。结果,这种有计划、蓄意使主题统一与调和的作法,为浪漫乐派的作曲家提示了所谓“循环曲式”的新构思。

第一乐章:从容的快板,稍微威严地。d小调,2/4拍子,奏鸣曲式。全曲由空茫的颤音和弦开始,如同从神秘的浓雾中展现。开头的十六小节,在属音上的和弦,由于省掉三度音,于是产生空茫、神秘的感觉。

这时,第一小提琴把第一主题的片段闪烁般奏出,此后音响逐渐升腾起来。瓦格纳曾如此形容这段序奏:“这是面对阻扰我们跟地上幸福结合、具有敌意的暴力压迫时,期望获得快乐的灵魂的搏斗以及雄伟的战斗意志。”

接着,神秘的雾就逐渐散开、放晴,令人感到强烈意志力的d小调第一主题,就由管弦乐总奏呈示出来。这威严的曲调,如同激动地在咆哮。由于这主题是如此的强烈,一点也没有苦恼的感觉,所以令人感到相当明朗、强韧且坚定。

这个主题再次夹在序奏的空茫和弦中,强调出两者的对比感,而且更堂皇地往前推进。接着,音乐就引入明快朴素的新动机中,这是由单簧管、双簧管和低音管依序奏出的乐音。在这贝多芬所钟爱的旋律中,已暗示出终乐章的合唱。

接着第二主题在降B大调上出现,好像以短小动机哼唱那样,由单簧管与低音管、长笛与双簧管交替演奏出来,并以明快的对比相互组合,逐渐增加威力与重量后,跃入管弦乐总奏的高潮。但当音乐猝然地丧失气力时,序奏那神秘和弦再度出现,呈示部就此告一段落。

发展部里,两个主题都作出豪壮的展开,中间由木管吹出插入句般的轻快旋律,因而制造出愉快的对比。进入再现部后,两个主题都以些许不同的形态出现。之后,在长而大的尾奏中,各主题都作出部分的反复,不论是那一段落都很豪爽、雄伟、堂皇。

在这乐章中充满了鲁莽凶猛的力,好似一场跟命运搏斗的战争,但在狂风暴雨似的音响里,也不时出现彩虹般柔美的旋律。罗曼·罗兰认为:“贝多芬以前所写的第二、五、六、七、八等各交响曲的元素,在这乐章中都曾迅速地露了一下脸,似乎在回想他一生的经历。”

在聆赏这第一乐章时,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序奏中出现的空心五度的颤音和弦背景。这种像夜晚天空般阴暗、不可思议的音响,罗曼·罗兰形容说:“好似从远方传来的呻吟,也很像从深渊中浮起的神秘形象。”

接着,由上往下猛撞的主题片段逐渐壮大后,终于化成宏伟的音响与耀眼的光芒,在我们眼前展现出它的全貌。此一深刻的表现方式,任何人听了都会留下难忘的印象。贝多芬这种直逼心灵深处的作曲手法,给予后世的音乐家们震撼心魄般的感动与冲击。

如果仔细观察本乐章的第二主题,可以发现开头的三小节是以顺序上升与下降的音型构成的。而这种模式在后来第二乐章的谐谑曲中段里又出现,且蜕变成第三乐章的第二变奏主题,以及终曲核心“快乐颂”的主题。

这个在全曲中先后出现的主要旋律的形态,事实上起源于第一乐章第一主题第五小节后的音阶式升降句。在谱中,不难观察出这些微妙的关联性。

此一手法与后来柏辽兹的固定乐思与弗兰克的循环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甚至可以说,这两位音乐家很可能是受到这首交响曲的启示,才想出这样的作曲手法。

第二乐章:甚快板,d小调,3/4拍子。这是猛烈冲击般的谐谑曲乐章,充满了热情与野性,宛如奔放灵魂的狂舞。这种激荡的情绪,是由一对相差八度的定音鼓怒吼出来的。瓦格纳曾形容这乐章是:“在持续坚毅的努力中,试图掌握新的、未知的幸福。”

在一般的惯例,交响曲的第二乐章通常都安排慢板乐章,但贝多芬却改用谐谑曲替代,且是最猛烈、也最扣人心弦的谐谑曲。

此曲先由短小的序奏,展现本乐章的要素,有趣的是序奏中雄劲的强音、活泼的附点节奏、具有庄严意味的休止符、第五小节的定音鼓独奏等,都只由相同的动机反复构成。

谐谑曲主部的第一主题,先由第二小提琴引导出来,四小节后由中提琴应答,并逐渐形成小赋格曲。在威力增加、跃入高潮时,赋格曲的样式随即瓦解。接着,以相同的节奏作为背景,由双簧管和弦乐器奏出D大调的第二主题。这是谐谑曲的风格,丝毫未变。

此后,又以同样的过程反复一次呈示部,再进入依据第一主题作成发展部。在再现部里,两个主题又露一次脸。特别的是,发展部与再现部反复后,才进入小尾奏,结束主部。

中段依然是狂风掠境般的急板、D大调、2/2拍子,但节奏改变了,旋律是流利的。这时以双簧管、单簧管和低音管等木管乐器为中心,将迷人的主题采取对位方式处理。……发展到管弦乐总奏后,音乐逐渐平静下来,谐谑曲主题又再回顾一次,然后突进到猛烈的尾奏,强而有力地结束。

这乐章虽然同样具备了前一乐章那样野性的活力,可是奔放的跃动感却与第一乐章的森严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个谐谑曲乐章的最大特色,就是速度极快、令人屏息,而活跃的定音鼓宛若主角,不是保持五度关系,而是调成八度音的距离(F音)。

第三乐章:如歌的慢板,降B大调,4/4拍子。这段安详、优美的乐章是采用类似回旋曲式的特殊变奏曲作成的,丝毫没有前两个乐章中,那样激昂猛烈的情绪,自始至终沉思般地歌唱出对爱情的憧憬。瓦格纳曾形容此乐章为:“对于意外享受到极为纯真的幸福回忆,在此再度苏醒了。”

音乐由平稳的木管序奏开始,接着弦乐四重奏唱出崇高、纯洁且抒情的第一主题,随即由木管和法国号分别加以模仿反复。进入中庸行板、3/4拍子后,由第二小提琴和中提琴充满感情地唱出歌颂爱情的D大调第二主题。这曲调经过对位方式反复后,在降B大调上结束。

进入第一变奏时,速度再度返回慢板。先将第一主题加以变奏,这时在单簧管的曲调旁,小提琴像波浪般彩饰着。随后在庄严的行板、G大调、3/4拍上,进行第二主题的变奏。这个主题是由长笛、双簧管、单簧管和低音管等木管乐器承担。

当音乐又变成降E大调、4/4拍子的慢板时,再度取用了第一主题。单簧管和低音管的对话,以及弦乐拨奏的点描式节奏,则增添了神奇的效果。这段音乐,间奏曲情调较浓。

此后音乐的速度依旧,但节奏改变了。在12/8拍子的降B大调上,开始了第一主题的第二变奏。这时在小提琴流泻般的十六分音符、第二小提琴的节奏,以及法国号与定音鼓的持续下,由木管乐器担当变奏任务。此段音乐虽然较长,但注入逐渐高昂的感情。

进入尾奏后,强而有力的铜管信号曲,突然响遍云霄,先前沉思的气氛完全改变,并预示了终乐章的形象。更特别的是,这段信号曲后又出现一段不算短的变奏,此一乐章才宣告结束。

这乐章是贝多芬的音乐中最优美的作品之一。瓦格纳曾说:“无以匹敌的绮丽音色,不断地对我们的心灵倾诉。这样纯粹的音乐,会融化任何抗拒的心,在这乐音里,充满了天国般的安详。”

贝多芬的九首交响曲中,把慢板乐章安置在第三乐章的只有此曲而已。以前的八曲中,除第一和第八交响曲的第三乐章是小步舞曲外,全是谐谑曲。贝多芬为何在这首《第九交响曲》中,打破以前交响曲的结构习惯,而改以慢板乐章替代谐谑曲,只要仔细思考此曲四个乐章的内容,以及促成它们作有机性的结合,就可以理解这样处理是理所当然的。

在神秘缥缈的第一乐章后,由于欢跃的谐谑曲而激起高昂的精神,通过内省、深渊似的慢板,暂时得到安息。而这些都可视为是跃入终乐章“快乐颂”的一连串前奏与心理准备。贝多芬的这种安排似乎告诉我们,所谓真正的创作伟业是绝对不受样式的束缚,甚至是必须超越的。

第四乐章:很快的快板,由序奏、主部(共分五段)和尾奏构成。这是加入四位独唱者与混声大合唱的伟大终曲。瓦格纳评为:“这是意志、感觉与爱的最高结合,是尝受苦难并升华后的快乐。”

序奏:几部,d小调,3/4拍子。先由管弦乐像狂风掠境般,奏出喧吵猛烈、充满战争气息的信号曲。紧接着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宣叙调,好像在狂喊:“否!”(这是贝多芬在总谱上亲注的字)。可是铜管、木管和定音鼓那怒海惊涛般的信号曲,又凄厉地、威胁般重现出来,但仍被低音提琴所否定。

接着,第一乐章暗示坚毅的序奏动机,轻轻闪现,但很快就被凶猛的宣叙调截断。随后,第二乐章表示狂热乱舞的谐谑曲主题,也胆寒般以弱奏露脸,照样被宣叙调毫不容情地否定。音乐变成“如歌的慢板”时,第三乐章表示憧憬爱情的主题,也优美地歌唱出来。有趣的是,当宣叙调否定它的时候,一反前面凶暴的面貌,只是温柔地摒拒着。

贝多芬在这戏剧性序幕中,诉说出他晚年历尽坎坷后升华的思想。认为人世间真正的快乐,并非奋斗与热情,更不是男女之间的爱情。接着,木管乐器呈示出D大调“快乐颂”主题的片段。这时低音提琴的宣叙调好像在说:“请注意这动人的曲调!”然后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就琅琅奏出淳朴温厚、只有二十四小节的“快乐颂”主题。这曲调是在无伴奏的情况下,微弱地开始歌唱。

很快地,这主题就由中提琴和大提琴反复,并加入低音提琴和低音管的伴奏。到第三次反复时由小提琴主奏,再由弦乐和低音管作出变奏般的反复。第四次是管弦乐总奏的强奏,如同一首凯旋之歌,这时还改变伴奏的模样,加以反复。由此音乐的气氛不仅变得激昂,而且加深了“快乐颂”容貌的形象。可是在这个期待中,圣洁且肃穆的“快乐颂”曲调,却忽然出人意料地在惊慌般的和弦中崩溃了。

主部第一段:甚快板,D大调,4/4拍子。这时又由管弦乐总奏凶猛地奏出跟序奏开头相同的信号曲。在这乐句停止后,声乐的宣叙调即刻登场,曲调则与开头的器乐宣叙调相似,但有频繁而微妙的转调。同时男中音也豪放地唱出:“哦,朋友们,不是这样的声音……”这是贝多芬自加的句子。由于“快乐颂”的主题,早在本乐章的序奏里已由器乐呈示出来,所以此处的处理似乎不合逻辑,舍恩卡就曾说:“这点在程序上,是一项缺陷。”

接着,音乐才正式迈入席勒的《快乐颂》,男中音先高喊“快乐!快乐!”随后立即唱出单纯率直、充满力感的“快乐颂”主题。

这是一首非常刚健雄伟的音乐:“快乐美丽的神光辉煌,天国仙都的女郎;我们陶醉圣火的狂热,闯进神圣的天堂!”

此后,男中音更强而有力地唱出:“你的精诚重新团结,扫尽世俗的参商,四海之内皆兄弟,看你的柔翼飞翔。”加入合唱后,在反复“你的精诚……”的后半。

上面所引用的中文译词,是大家最熟悉的顾一樵译词。他是以填词的方法意译的,许多地方跟原诗的意思有相当的出入。为了使读者有较正确的了解,下面以对照方式列出顾译(a)与原诗试译(b),供大家参考。

a

哦,朋友们,不是这样的声音!

且让我们愉快地唱奏,

和快乐尽情,

快乐!快乐!

 

b

哦,朋友们,不是这样的声音!

我们要唱出更愉快的、

更充满快乐的歌声。

快乐!快乐!



快乐美丽神光辉煌,

天国仙都的女郎,

我们陶醉圣火的狂热,

闯进神圣的天堂!

 


快乐呵,美丽的神的火花,

天国乐园的姑娘,

我们满怀热情,

踏进你神圣的殿堂!



你的精诚重新团结,

扫尽世俗的参商,

四海之内皆兄弟,

看你的柔翼飞翔。


你那不可思议的魅力,

使世间分裂的人再次团结,

在你温柔的双翼下,

所有的人们都成为兄弟。


 

注:这两段歌词中所指的“你”(Dein),都是此诗的主题“快乐颂”(Freude)。第一段把快乐形容成是“神的火花”,是“乐园的姑娘”。弄清楚这层关系后,就不会因顾一樵的译词,而误解了原诗的真意。

合唱(主题的后半是女低音、男高音和男中音的齐唱):这是加入壮丽的合唱,反复唱出“你的精诚……柔翼飞翔”的部分。

四重唱(主题的第一变奏):在庄严的合唱后,是一段感人的四重唱“谁曾享受伟大的幸福,只一个知己相亲……且让他啜泣着离开人群。”这是从女低音、男高音和男中音的三重唱开始的。中途加入女高音后,才成为四重唱。它的曲调是“快乐颂”主题的少许变形,后半“谁曾求得恩爱淑女……”的部分,是用合唱唱出的。

四重唱(第二变奏):中间出现短小的间奏后,又是一段四重唱“大家都经过自然的柔胸,……天使长守着圣宫。”这是从男高音和男中音的二重唱开始的,不久上升到女低音和女高音上。这时“快乐颂”主旋律被分割了,作出装饰味道的变奏。

由合唱唱出“她赐我们”到“守着圣宫……”,这时音势逐渐增强,并跃入高潮。

a

谁曾享受伟大的幸福,

只一个知己相亲,

谁曾求得恩爱的淑女,

便请来欢庆同伸。

 

b

谁在朋友间成功地

获得真正的友情,

或是获得恩爱的妇女,

他们就该同声欢呼!


普天下仅此一人!

倘没有遇见,

且让他啜泣着离开人群


是的,即使是只获得

一位知心,也该欢庆,

若是连一个也没有

就让他哭泣着离开人群!

 


大家都经自然的柔胸,

痛饮那快乐的千盅;

一切美好,一切丑恶,

紧跟她的玫瑰芳踪。

 


万物都从大自然的

乳房畅饮快乐,

一切善良,一切丑恶,

都走上洒满玫瑰的小径。


她赐我们美酒香吻,

朋友更是到死相从,

虫豸也得领受欢乐,

天使长守着圣宫。


她给我们轻吻和美酒,

也给予至死相从的朋友。

即使是小虫也获得快乐,

天使站在神的面前。

 

第二段:活泼的甚快板,进行曲式,降B大调,6/8拍子。这里在管弦乐中加进短笛、大鼓、铜钹和三角铁,产生军乐般的效果。这段由“快乐颂”主题的变奏作成、令人欢欣鼓舞的进行曲用管乐器合奏,由远而近,是相当愉快的变奏。

男高音独唱(第三变奏):乘着上述节奏轻快的曲调上,男中音兴奋地引吭高歌“快活,且学太阳飞翔……,快乐得像一个凯旋的英雄。”这也是痛快淋漓的曲调。在聆赏时,注意听辨这“太阳颂歌”的曲调,如何巧妙地跟“快乐颂”进行曲变奏交错、重叠。

a

快活!且学太阳飞翔,

穿过那无边的天空,

飞奔,兄弟们同追踪,

快乐得像一个凯旋的英雄!

b

欢乐,欢乐就像太阳(复数)

在辽阔的天空飞奔,

兄弟们,奔驰在你们的道路上,

就像凯旋的英雄!

 

男高音独唱及男声合唱(第三变奏的继续):这时又反复唱出“飞奔,兄弟们……”进行曲调由合奏继续展开。经过D大调的小结尾,音势转弱。可是突然间出现强奏时,依旧在6/8拍上,合唱唱出“快乐颂”的主题。

合唱(主题改用6/8拍子):此处的合唱是从“快乐美丽的……”,一直唱到“四海之内皆兄弟”。

第三段:威严的行板,3/2拍子,G大调。此时气氛为之一变,由重唱与合唱唱出缓慢雄伟的颂歌。

合唱:音乐自此进入崭新的阶段。庄严的曲调,由男声和管弦乐的齐奏强有力地唱出“拥抱着欢爱,万千的众人……”,但很快就由合唱引接,这旋律宛如是这乐章的第二主题。

a

拥抱着欢爱,万千的众人!

是世上无双的一吻!

兄弟们,在繁星的帐幕,

一定照临着慈祥的父亲。

b

亿万的众人相互拥抱吧!

给全世界以这一吻!

兄弟们,在星空之上,

亲爱的父亲(天父)必定在那里。

 

第四段:虔诚的、不过分的慢板,3/2拍子,g小调。这是一首庄严的祈祷音乐。

合唱:“你们礼拜吗?……他常照临。”

a

你们礼拜吗?万千的众人?

你们接受启示吗?人们,

去找他,在繁星的帐幕!

在那星幕他常照临。

b

你们膜拜吗?亿万的众人,

宇宙啊,你可知道创造主?

在星幕之上去寻找他吧!

他必然在那星幕之上!

 

第五段:激烈的快板,6/4拍子,D大调。这是壮丽的二重赋格曲,相当著名。为了使这乐章的大合唱终曲掀起凌厉的高潮,贝多芬遂采用这种雄伟的对位手法。任何聆赏者,在这里都能感受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与兴奋。

这时由“快乐颂”主题的6/8拍子变奏当作第一主题,“拥抱着欢爱……”的曲调作为第二主题,而以二重主题的方式出现,然后展开成自由的二重赋格曲。

合唱(小结尾):由合唱唱出“你们礼拜吗……”

结尾:从容的快板,2/2拍子,D大调。这里是“快乐颂”主题的变形。先是四重唱,加入合唱后渐快并渐强,朝向高潮,节节推进。不料音乐又缓和下来,松一口气后,在“稍慢一点”处成为四重唱的自由终止式。这里的顺序是:四重唱:“快乐美丽的神光辉煌……”四重唱后合唱:“你的精诚重新团结……”合唱后四重唱:“四海之内皆兄弟……”

尾奏:非常快急板,2/2拍子,D大调。这是根据“拥抱着欢爱”的曲调作成的狂热终曲。先由合唱唱出,管弦乐跟着应和,并且形成两条巨大的洪流,汇成一片音响的巨海,在白热化的巅峰,无比豪壮地结束。

合唱:“拥抱着欢爱,万千的众人!……”“快乐美丽的神光辉煌……”

这个合唱终曲,是一段无比神奇的作品。我们简直无法想象从四重唱和混声四部合唱,居然能引发出如此丰富的变化,形成如此威严、光彩的音乐!正如贝多芬所计划的,《第九交响曲》由于有了这个合唱终曲,感动力显著地增加了。如果跟第五与第七两首交响曲那强烈的终曲比较时,可以发现虽然拥有共同的气势,却令人有迥然相异的感受。而这种不同的感觉,主要起因于人类歌声的音色魅力,以及语言的倾诉力与表现力。即使是在无比绚烂的浪漫乐派歌剧之中,我们也找不到像这终曲般,能使人们为之狂热的声乐曲了。

罗曼·罗兰曾说:“在贝多芬的意念中,欢乐是神在人世间的化身,它的使命是把被习俗与刀剑分隔的人群重新结合。它的口号是友谊与博爱,它的象征是酒、是给予精力的旨酒。由于欢乐,我们方能成为不朽,所以要对天上的神致敬,对使我们步入更苦之域的痛苦致敬。在分裂的世界上,有一位以爱为本的神。在分裂额人群中,欢乐是唯一的真实。爱与快乐合为一体,就是柏拉图式,也是基督教式的爱。”

在看过这段阐释后,相信大家对席勒的《快乐颂》思想,就会有更明晰的了解。

罗曼·罗兰又继续写道:“席勒的《快乐颂》,在十九世纪初期,对青年有着特殊的影响。第一是诗中的民主与共和色彩,在德国自由思想者心目中无异于马赛曲之于法国人。无疑地,这也是贝多芬的感应之一。其次,席勒在此诗中颂扬快乐、友爱以及夫妇之爱,这些都是贝多芬一生中渴望而未能实现的,所以更具共鸣作用。最后,我们更应该注意,贝多芬在这首交响曲中,把诗句放在次要地位,他的用意是要使器乐与人声打成一片。而这人声既是他的,也是我们大家的,从此音乐跟我们的心融和为一,好似血肉之不可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