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我听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

zzz0401 2022-01-24 07:58:43

这二天翻看旧帖,看见有一位朋友想听听我对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的看法。看那个帖子的日期可是有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回答这位朋友,非常抱歉。今天写几句,也算是将功补过吧。


德沃夏克出生于1841年,从小喜爱音乐,学习过小提琴和管风琴。他1859年毕业于布拉格管风琴学校,却加入了国家歌剧院担任中提琴手,很不得要领,因此在1861年改行去作曲。他非常喜欢斯美塔那的音乐,就向他学习,成为继斯美塔那之后捷克的伟大音乐家,也是古典民族乐派的代表作曲家,在欧美音乐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一席。


德沃夏克那个年代,捷克还在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下,但是捷克民众已经在开始努力争取民族独立。德沃夏克的音乐都是反映捷克民族的特点,也算是在艺术上的民族独立。


德沃夏克1892年受邀到美国担任纽约国家音乐学院的院长,他在美国做了三年的院长,1895年回国。这部第九交响曲即是德沃夏克在美国期间于1893年所作。十九世纪末,美国正是经济大发展的时期,东部兴旺蓬勃,西部也在大开发。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经济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经济大发展,当然艺术也要跟上,美国艺术家不甘心欧洲的音乐充斥美国音乐厅,就想塑造自己的民族音乐,这才请来了当时在欧洲大名鼎鼎的德沃夏克,意欲请德沃夏克领衔培养出美国自己的音乐家。当然,三年时间是短了点,因此,德沃夏克没有能够完成这个大业。德沃夏克自己把这部交响曲命名为《自新大陆》,其实意思还是想说这不是真正的美国音乐。美国人写的美国音乐大概还要说是伯恩斯坦和格什温这些人。


德沃夏克的交响曲到第八首的时候已经非常完善,就是说是成熟的交响曲。因此,第九首当然就是驾轻就熟,可以随心所欲了。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e小调,作品95。作于1893年,并于1893年12月16日在纽约由翟尔多指挥纽约爱乐首演。


全曲共分四个乐章。第一乐章,e小调快板,4/8拍,奏鸣曲式。乐章一开始是二十三个小节的引子,这个规模的引子比较少见。乐曲开始于弦乐低声部,大提琴轻轻拉出一段幽怨的向下模进旋律,木管低声部在尾部加入进来,随后二把圆号跟进。木管高声部重复这段引子旋律之后,弦乐队全部顿音强奏,木管全奏和之,定音鼓在中间猛敲三下,情绪立即从幽怨切换到亢奋。乐队回归平静之后,小提琴震音衬托下二把圆号和中提琴奏出一段引子主题的变奏,这一个小节的变奏预示了主部第一主题。引子结尾处弦乐推动整个乐队强奏,达到一个高潮。


第一乐章进入呈示部,弦乐震音伴奏下,二把圆号吹出四个小节的主部第一主题。这个主题的节奏是整个第一乐章的基本节奏,不断出现,形成第一乐章的基调。主部第一主题的旋律线起伏非常大,有十度,基本上是人声的音域范围。这个旋律具有明显的五声音阶特点,由符点和切分组成,而且采用圆号演奏,有人说它和美国黑人灵歌有某种关联。这从一方面反映出德沃夏克初到美国的感受,另一方面也是德沃夏克善于将民族的东西融进自己的音乐。美国黑人灵歌是美国黑人基督教徒的赞美诗,应该属于世俗化的宗教歌曲,其特点是采用非洲流传过来的五声音阶,切分应用比较多,把重音切换到小节的第二拍上。黑人灵歌的旋律平稳、流畅和舒缓。通常认为黑人灵歌来自野餐会歌唱,一般伴有舞蹈。


主部第一主题一共四个小节,随后,双簧管吹出一个小变奏,还在圆号的音区,变换了音色。接下来,弦乐在b小调上奏出第二个小变奏。主部的情绪是热烈激昂的,反映出德沃夏克对新大陆生活的感受,当时的美国正处在热火朝天的西部大开发时期。你如果认真听,在第一主题呈示和变化过程中可以听到在乐队强奏休止期间,中提琴和大提琴预示的一个小节第二主题。主部第二主题是由长笛和双簧管在g小调上奏出的,随后又由第二小提琴反复。这个第二主题也是选自一首黑人灵歌的旋律。这部交响曲的主部非常庞大,有一百多个小节,一直保持了热烈激昂的情绪。经过弦乐四个小节波动音型的连接,乐章进入副部。弦乐减弱到最弱的长延音,长笛在上方吹出G大调副部主题,与主部主题的热烈激昂不同,副部主题是宁静的、歌唱性的,形成了对比。小提琴重复的时候,这个主题更增加了舞蹈的情绪。乐队高潮之后,乐章进入展开部。在德沃夏克的总谱中,这个呈示部是要重复一遍的,但是在现代演奏中通常都不会重复,主要是避免打断乐思的连续性。


展开部主要是以主部第一主题的素材进行展开,一直保持着主部的情绪基调,热烈激昂;而且也没有强烈的对比和激烈的冲突。进入再现部,双簧管在原调e小调上再现主部第一主题,随后乐曲转往升g小调,长笛吹出主部第二主题,弦乐又在升a小调重现这个主部第二主题。随后,长笛在降B大调上再现副部主题。乐曲很快又转回e小调,并最终将乐章推向高潮,结束了第一乐章。


这个时期,民族乐派已经将古典奏鸣曲向前发展,不完全拘泥于古典奏鸣曲的格式要求。虽然他们仍然遵循奏鸣曲式的呈示、展开和再现,但其中主题的调性变化已经非常灵活,而不是完全遵循主部主调呈示、副部属调呈示;主部主调再现、副部主调再现。德沃夏克这部交响曲奏鸣曲式第一乐章的主部在e小调上,副部却在G大调而不是b小调上呈示;主部在e小调上再现,副部却在降B大调而不是C大调上再现。当然,乐章最后还是结束在e小调。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的第二乐章是广板Largo,降D大调,4/4拍,复合三段体。乐章一开始,铜管和木管的一串长和弦营造出一种庄严的气氛,随后弦乐也加入烘托气氛。在这种庄严的气氛中,英国管在降D大调吹出那段著名的“回家”旋律,这就是第一段主题。德沃夏克读了美国诗人朗费罗的《海华沙之歌》后,产生了一些感想和联想,还有一些对美国乡村景色的臆想,这些“想”形成了这个乐章的乐思。其实,这段旋律是印第安人葬礼上的哀乐,是默默为亲人送行的送葬曲。德沃夏克用这段旋律表现背井离乡的孤独,就像失去亲人的那种孤独,寄托一种思乡之情。第一段主题由英国管反复之后,长笛在升a小调吹出第二段主题,乐曲速度稍加快到行板。音乐变得明亮了许多,特别是那几个颤音,增添了些许活泼的气氛。乐曲逐渐进入高潮,也是这个乐章的高潮,高潮中三把长号吹出第一乐章主部第一主题的动机。高潮之后,乐曲回到降D大调,也回到第一速度Largo,英国管吹出的第一段主题引导进入第三段。独奏小提琴和弦乐队奏出第一段主题的局部,中间的三个长休止将情绪进一步下降,之后小提琴和大提琴二重奏奏出第一段主题的结尾。乐曲减慢,长和弦引导情绪进行到结尾,乐章结束。


第三乐章是活泼的快板,e小调3/4拍,谐谑曲。前面有一个四个小节的引子,然后进入欢快的舞曲节奏,长笛和双簧管奏出快速跳跃的旋律就像是乡间农民的舞蹈,但这不是美国农民,更像是捷克波希米亚的乡间舞蹈。中段转E大调,切分节奏和第一段的舞曲节奏形成鲜明的对比;速度也变化为稍慢板,在弦乐顿奏和弦的伴奏下,长笛和双簧管的旋律变成了悠扬宽广。这二段无论从节奏、速度、旋律以及和声各方面,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中间还套着各种大小反复,真是眼花缭乱。最后,乐章结束在乐队全体强奏的e小调主和弦上。


第四乐章,火热的快板,e小调4/4拍,奏鸣曲式。九个小节的引子之后,圆号和小号强音吹出主部主题,这个主题完全是进行曲风格,雄壮有力,呈现出坚定果敢的音乐形象。副部还在e小调上,是单簧管的一个歌唱性旋律,大提琴用短促的符点跳跃衬托,与主部坚定的进行曲形成起鲜明对比。展开部从主部进行曲主题抽取部分素材展开、变换,还穿插有第三乐章谐谑曲主题节奏和第一乐章主部第一主题素材。二把长笛和二把双簧管平行三度下行的顿音和颤音营造出一种轻松活泼的气氛,而四把圆号插入的主部进行曲主题与轻松活泼形成强烈冲突。这其中还穿插了第二乐章“回家”主题素材。第四乐章就像是一个完全的总结,把前面各乐章的素材都在展开部里罗列一遍,但是这种罗列并不产生冲突的效果,也不是为了形成对比,只是在各段落间作为一个一个连接出现。进入再现部,主部主题从圆号和小号换成了三把长号,显得更加雄壮和威严。副部主题由小提琴在升c小调上再现,衬托的短促符点跳跃上升到长笛和双簧管,显得更加活泼和欢快。主部主题和副部主题的音乐形象在再现部里都得到了加强。乐曲最后在主部主题推动下达到最高潮,经过一系列终止和弦变换后结束在乐队齐奏的最强音。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在风格上虽然采用一些美国元素,比如黑人灵歌的旋律、五声音阶以及大量的符点和切分,但还是可以看到鲜明的斯拉夫民族色彩,特别是在第三乐章。浪漫派音乐注重旋律,而且注重歌唱性的旋律,因此,即使是在奏鸣曲的展开部,仍然有好听的曲调。这部交响曲中最著名的就是那段“回家”,经常被单独抽出来改变成各种小品。而整部交响曲也是音乐家和听众最喜爱的交响曲之一,一百多年来在世界各地被所有著名指挥家带领各个乐团不停地上演,直到今天都还是脍炙人口。这是一位伟大的作曲家留给我们的的一部伟大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