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像音乐大咖一样听懂《命运交响曲》

音乐爱好者 2021-02-21 12:39:59

贝多芬《c小调第五交响曲,作品67号》(Symphony No. 5 in c minor, Op. 67),又名“命运交响曲”(Fate Symphony),德国作曲家路德维希·范·贝多芬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完成于1805年末至1808年初。此曲声望之高,演出次数之多,可谓"交响曲之冠"。

     

“命运”这个名称,并不是贝多芬在创作时就写在总谱上的,而是后人加上去的。关于这部交响曲的名称,有多种说法。其中一种说法是,贝多芬的一位学生曾经问老师,那乐曲开始时的几个音是什么意思。贝多芬指着乐谱说,“那是命运在敲门。”


贝多芬开始构思并动笔写c小调第五交响曲是在1804年,那时,他的耳聋已完全失去治愈的希望,加上失恋等一连串的精神打击,使贝多芬曾一度想到自杀,留下了著名的“海利根斯塔特遗书”。


感谢上帝,贝多芬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否则我们将听不到这些伟大的作品,包括:《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F大调第六交响曲(田园)》、《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C大调第二十一钢琴奏鸣曲(华尔斯坦)》、《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以及贝多芬唯一的小提琴协奏曲——《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等等。每一部后来都成为垂世之作。


《第五交响曲》在1808年12月22日于维也纳剧院首演。那次音乐会还同时上演了贝多芬《第六交响曲(田园)》、《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以及其他一些作品,音乐会时间超过了4个小时,成为了一次著名的马拉松式的音乐会。


《c小调第五交响曲》全曲共有四个乐章。标准的演出时间在35分钟左右。


第一乐章,光辉的快板(Allegro con brio),2/4拍子,奏鸣曲式。


第五交响曲的第一乐章是整部交响曲的核心,用奏鸣曲式写成。(关于奏鸣曲式,请参考“每日一曲”第十期)。乐曲一开始出现的“当当当 挡〜”,被称为命运的动机,这个由4个音符组成的“短-短-短-长”的动机,贯穿于整部交响曲。

这一动机发展、扩充为惊惶不安的第一主题,我们称之这“命运的主题”。它推动音乐不断向前发展。第一主题激昂有力,具有勇往直前的气势,表达了贝多芬充满愤慨和向封建势力挑战的坚强意志。接着,圆号吹出了由命运动机变化而来的号角音调,引出充满温柔、抒情、优美的第二主题。它抒发着贝多芬对幸福、美好生活的渴望和追求。


命运动机再次闯入,引出了展开部,威风凛凛的命运再次占了上风。展开部中,转调非常频繁,这更增加了原有的不稳定性,使音乐显得更加丰富。


再现部之后是庞大的结尾,音乐势不可当,进一步显示出战胜黑暗,走向光明的坚定信念。


下面让我们仔细聆听一下第一乐章。

呈示部:

第一主题:

[0分00秒]当第一乐章一开始,乐队就直奔主题,没有任何的引子和附加的内容,命运急促地扣响了大门。

[0分10秒]乐队突然弱下来,音乐紧张而恐惧,衬托出命运的强大。接着又是强大的命运动机,然后乐队又在弱音区颤抖着。音乐渐强,如命运一步一步紧逼,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连接部:

[0分47秒]圆号扯着嗓子吼出一句命运的动机。

第二主题:

[0分50秒]小提琴、大提琴开始奏出一段的旋律,这代表的是人们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而此时,我们仍然可以听到低音提琴在“阴暗的角落里”恶狠狠地重复着命运的动机,低沉的“XXXX〜”。

[1分09秒]很快第二主题变得激动起来,开始对命运主题进行反击,号角吹响,这时命运主题的动机已经变成了对命运的抗争。


[1分29秒]呈示部完整地重复一次(第一主题+连接部+第二主题)。在古典主义时期,绝大部分奏鸣曲式的呈示部都要反复一次。


发展部:

[2分54秒]圆号声嘶力竭的一声命运的长啸,乐队运用了第一主题中紧张恐惧的音型来反衬出它的不可一世,命运还是很强大。

[3分29秒]在一声强烈的震颤之后,我们听到第二主题中激动的反抗的音型,但是很快命运又占据了上风。

[3分45秒]在命运主题的压迫下,乐队逐渐变弱。

[4分01秒]命运再一次压迫,乐队更弱,此时有“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感觉。

[4分09秒]乐队突然从弱小的音响中站立起来,正合了“于无声处听惊雷”。当强大命运主题出现时,标志着音乐进入了再现部。


再现部: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再现部,不是简单地将呈示部重复一遍,而是把它当做第二个展开部来写的,这正是贝多芬高明的地方。在总共约7分20秒的第一乐章中,再现部和尾声占了3分多钟的时间,是第一乐章中最重要的部分。

[4分09秒]命运主题再现。最强音。

[4分33秒]一段双簧管悠长的独奏。在这里,贝多芬特意在总谱上给这一小节标注着“Adagio(柔板)”。在激烈的快板的第一乐章中,突然出现这一段双簧管的柔板的独奏确实让人一惊。它似乎是一位哲人,一语惊醒了我们,命运是可以战胜的,黑暗终将过去,光明终将到来。也有人说,这是来自天堂的一声绝望的哀鸣。仁者见仁了。

[4分47秒]接着命运的音型不是压抑低沉的,而变成了昂扬的抗争的音型。

[5分08秒]圆号的连接部的音型。

[5分10秒]副部主题开始再现。

[5分34秒]副部主题的激烈的反抗。

[5分50秒]再一次激烈的对抗,此时命运主题在圆号上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得到乐队全部的抵抗,与呈示部和展开部时相比,命运与抗争的势力对比形成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6分30秒]此时副部主题中激烈抗争的主题,已经成为了战斗的进行曲。

[6分52秒]命运还想再来吗?乐队给予了强烈的终止。但是这场战斗仍未结束,或者仍然未能分出胜负,贝多芬给我们留下的悬念要在后面的乐章中解决。


第二乐章,稍快的行板(Andante con moto),3/8拍子,双主题变奏曲式。


乐曲结构为:A+B+A1+B1+A2+B2+A3+尾声


第一主题抒情、安详、沉思,是由中提琴、大提琴拉出。富有弹性的节奏和起伏的旋律,使这个主题具有内在的热情和力量。第二主题先是由木管奏出,然后由铜管乐器吹出英雄豪迈的凯旋进行曲。


在尾声中,第一主题作了简单的展开,表现出英雄的乐观情绪,以及从沉思中获得进一步斗争的信心和力量。

[0分00秒]主题A。这个主题先从大提琴和中提琴上徐徐奏出,这是对命运的思索,在第一乐章激烈的与命运的抗争中,命运似乎仍占有优势,那么命运是不是不可战胜的?音乐仿佛陷入了沉思。在木管乐器的加入后,音乐更显得犹豫不定。


[0分57秒]主题B。开始从弱音渐强到一段辉煌的进行曲。这是一个哲人,他在告诉我们命运不是不能战胜的,我们要仍保持着必胜的信念,勇往直前。


[2分02秒]主题A的第一次变奏A1。这时的乐曲变得比刚刚出现时流畅了许多,也明显开朗了许多。显然他受到了第二主题的引导,初步建立了信心。


[2分52秒]第二主题的第一次变奏B1。在开始的之后(大约在3分03秒处),我们隐约听到小提琴轻轻奏出了“命运”的动机,接着铜管乐齐鸣,再一次展现了强大的进行曲的形象。


[4分00秒]主题A的第二次变奏A2。这时的主题变得更加流畅,接着就像是奔流的洪水滚滚向前,形成了不可阻挡的势头。


[5分03秒]音乐忽然沉静下来,木管乐器组中的单簧管、大管、长笛和双簧管对主题A的旋律进行了一段了四重奏,似乎是在讨论如何面对命运,各抒已见。


[5分57秒]主题B的第二次变奏B2,再次展现了辉煌的进行曲。


[6分44秒]音乐再次回到主题A的变奏A3,但是此次的主题A已经非常接近主题B的情绪,显然明朗了很多。


[8分16秒]基于主题A的尾声部分。此时的主题A已经是充满自信与信心,准备迎接命运的挑战了。


第三乐章:谐谑曲:快板(Scherzo: Allegro),3/4拍子,复三部曲式


[注:谐谑曲又称诙谐曲,意大利文Scherzo的音译与义译结合的中文译名。它实际就是一种三拍子的器乐曲。其主要特点是速度轻快,节奏活跃而明确,常出现突发的强弱对比,带有舞曲性与戏剧性的特征。它常在交响曲等套曲中作为第三乐章出现,以取代莫扎特以前的宫廷风格的小步舞曲。

A段:

[0分00秒]主题a1,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低沉地奏出一段不安的旋律,木管乐器在这个阴沉的旋律后显得更加不安。

[0分18秒]突然圆号吹出了一个威严的主题a2,显然这就是命运主题的变体。然后发展成乐队的全奏,气氛紧张到极点。

[0分35秒]A段重复一次。

[1分13秒]A段音乐做了发展,弦乐与命运的主题进行了激烈的对抗,为从A段进入B段做了准备。


B段:

[1分42秒]音乐从低音提琴开始,然后依次是大提琴、中提琴和小提琴,音调越来越高,形成了一浪浪的冲击,这是对命运的反抗,与命运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2分39秒]音乐渐弱,预示着这场斗争胜负将判,也为重回A段做了过渡。


A段再现

[3分07秒]命运的主题再也没有原来的那种气势汹汹的样子,它变得无精打采,再也没有铜管吹奏的威严,只是在单簧管、小提琴的拨奏和双簧管中隐隐地出现一次,


此时贝多芬显然有意要做一件变革,他认为命运的退却,必将直接转化为人们胜利的庆典,所以他取消了第三乐章与第四乐章之间的停顿,让音乐直接进入到第四乐章。


[4分14秒]在定音鼓的低沉的敲击声中,命运的动机渐弱渐远。此时弦乐开始从弱音,渐渐增强,直接第四乐章。


第四乐章,快板(Allegro),4/4拍子,奏鸣曲式。


贝多芬显然要营造前所未有的欢庆气氛,他在这一乐章中增加了乐器,比前3个乐章多用了3支长号、一支短笛和一支低音单簧管。


在这一乐章的主题形象也更为丰富,凯旋式的主题、舞蹈形式的主题、歌唱风格的主题交相辉映。

呈示部:

[0分00秒]接上一乐章。凯旋式的第一主题在铜管乐上嘹亮地吹响。

[0分38秒]过渡段的主题与第一主题的形象相近。

[1分07秒]第二主题,小提琴演奏着舞蹈般欢快的旋律,这旋律的节奏其实也是三短一长的命运主题演化来的。

[1分35秒]呈示部的结束主题,仿佛是胜利的赞歌。


发展部:

[2分10秒]乐曲以第二主题舞蹈的旋律为基础展开,铜管乐的加入,使舞蹈的场面越来越宏大,达到乐章的一个高潮。

[3分41秒]音乐突然转弱。这是贝多芬超人的地方,他让第一乐章的命运主题在这里隐隐地出现在木管乐器上,正如第三乐章结束时的那样。他想提醒我们什么?是命运有可能再次反扑么?还是今天的胜利庆典中,不要忘却与命运抗争的艰辛?


再现部:

[4分15秒]更妙的一刻到来了。正是这个突然的转弱,为再现部重现第三乐章到第四乐章的渐强做了准备。我们又听到隆隆的定音鼓,那个激动人心的伟大的渐强,然后是铜管乐辉煌的凯旋主题。

[4分44秒]过渡段再现。

[5分27秒]第二主题再现,铜管乐加强了这一主题。

[5分55秒]再现部的结束主题,仿佛是胜利的赞歌。


尾声:几乎占了整个乐章的三分之一!

[6分27秒]音乐进入尾声。第二主题在铜管乐的参与下更加热烈。

[6分51秒]在连续几个有力的和弦之后,我们都以为音乐到此结束了。但是贝多芬却让大管、圆号不紧不慢地吹响了过渡段的歌唱主题,然后长笛吹奏优美的歌唱旋律、接着是乐队与短笛,使音乐的张力更加突显。据说,是贝多芬最早在交响乐中使用短笛的。(有学者认为以前也有人用的。但是管他呢,他不是贝多芬!)

[7分25秒]在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深情的歌唱后,乐队进入了真正的尾声。我想贝多芬在写这段乐曲时一定进入了颠狂的状态,他让乐队一直不停演奏和弦。无论是哪支乐队和指挥,在诠释这段终曲时,都是疯狂的。乐曲在最后连续的强大的和弦中结束。


一部伟大的交响曲,可以哲学地观照我们的世界。

--------------

题外话:

《c小调第五交响曲》的四音符敲门式的动机闻名于世。这个动机在流行文化中频繁出现——从迪斯科到摇滚,从电影到电视,无处不在。二战中,英国BBC广播公司用这个动机做为自己的新闻广播启奏音,因为三短一长的“嘀嘀嘀哒”在莫尔斯电码中代表的是字母“V”——胜利!(V在罗马数字中又刚好等于阿拉伯数字5),这是天意还是巧合?一个德国音乐家的作品,预示了第三帝国的灭亡!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平台“音乐爱好者”

微信号为:yinyue5i


感谢所有转发和分享优美经典的古典音乐的朋友!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

苹果用户请扫描二维码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