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馨闻旋律】傅雷夫妇自杀50年祭/升c小调夜曲

馨闻旋律 2021-04-03 14:38:21

点击标题下「馨闻旋律」可快速关注


2016年9月3日

傅雷夫妇离世50周年



傅雷夫妇自杀是文革的指标性事件,和顾圣婴自杀、老舍自杀一样。


傅雷是中国著名的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求学、成才于民国时代,属于新中国早期的著名文化人才之一,翻译巨匠,翻译了大量的法文名著。


傅雷西方古典音乐底蕴深厚,翻译的《约翰·克里斯多夫》《贝多芬传》等都属于非深谙西方古典音乐而不能的译作。其中《约翰·克利斯朵夫》深深影响了几代中国人。作为音乐鉴赏家,他写下了对贝多芬、莫扎特和肖邦的赏析。他写给长子傅聪的家书《傅雷家书》自80年代出版至今,已经感动了数百万读者。金庸评价《傅雷家书》:“是一位中国君子教他的孩子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中国君子。”


傅雷脾气刚直,宁折不弯。1966年”文化大革命“兴起,傅雷受到巨大迫害,遭到红卫兵抄家,连续四天三夜被批斗,罚跪、戴高帽等,受尽各种凌辱,被搜出所谓“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蒋介石旧画报)。1966年9月3日凌晨,傅雷与夫人朱梅馥双双愤而自缢身亡。


摘下他们遗体的管段民警左安民说,在他管辖的这片地段,500多户人家,有200多户被抄家,自杀的文化人几乎每天都有。就在傅雷居住的同一条街上,年仅30岁的天才女钢琴家顾圣婴不堪侮辱,也和母亲、弟弟一起含冤自杀。



傅雷夫妇有两子,长子傅聪1955年获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三名和"玛祖卡"最优奖。


1958年,傅雷打成右派。傅聪的女友偷偷写信告诉正在波兰的傅聪,告诫他不要回来,否则艺术生命就完了!傅聪遂由波兰出走英国,为当时“大逆不道”的叛国行为。傅聪后来说:

 

“我出走的时候,心情很复杂,因为那时候国内没有艺术,而我离开艺术就没法活下来!”


1966年,已出走西方的傅聪得知父母的死讯,竟然没有哭,他早已预料到这个结局:“我父亲一开始就是烈士的典型,这就是他的命运。”


那晚,演奏时,他对观众说:

"今晚我演奏的曲目,都是我父母喜爱的。”


1980年代中期,傅聪回京表演,有一晚没演出,他坐在宾馆看电视,看到戏里一个孩子在四处找父亲,突然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傅聪曾表示对自己的出走,一生负疚:


“光是教育出一个叛徒傅聪来,(父亲)在人民面前已经死有余辜了!如果我回来,势必是父亲揭发儿子,儿子揭发父亲,我和父亲都不会这样做。当时我是逼上梁山。”


这就是那个时代悲剧。


十年文革是个毁灭思想精英、知识精英的运动,中国大陆如傅雷这样的大家从精神到肉体被消灭者何其多。


值此特殊日子,奉上傅聪演奏肖邦《升c小调夜曲》的视频,寄托哀思。



《升c小调夜曲》  

《升c小调夜曲》是所有喜欢肖邦的人都百听不厌的作品。来听波兰钢琴家斯特凡·阿斯肯纳瑟(Stefan Askenase,1896-1985)的版本。阿斯肯纳瑟以诠释肖邦而闻名,

这首作品安谧、凄美,小提琴也适合诠释其意境。挑了美国犹太小提琴家约书亚·贝尔的版本。

在波兰斯基导演的电影《钢琴师》中,那位犹太钢琴家一开始在华沙电台录音棚弹奏的就是这首作品。


当年,很多人问:傅雷为何会自杀?

付敏说了一段话:


“傅雷是一个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不能违背自己的心灵,同样不能违反自己的逻辑,不嫩忍受自己的思想被霸占,更不能让自己的灵魂被否定。所以他选择了死。”


前些天《三联生活周刊》以傅雷为封面人物,专刊纪念。网上也有不少怀念文章,再想到当年的老舍、储安平、顾圣婴、严凤英。。。想到如今苍白贫瘠的“软实力”和著名的“钱学森之问”,想到如今知识分子被鄙夷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难免令人扼腕长叹。


当年傅雷死后,他翻译上“一生的对手”施蛰存说:


“只愿他的刚劲,永远弥漫于知识分子中间。”


推荐欣赏:

1、纪念顾圣婴

2、从苏联叛逃和移民的音乐家们


馨闻旋律

只选最好听的音乐

只用最精彩的版本



想听更多,可以点击下面的二维码,【长按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进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