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人造天堂》:一道异味小调

商团子 2022-07-10 12:52:45

点开音乐,食用更佳



,我的确曾经为他撰笔,写出一些不甚成熟、浮华于表面的的文字来。

《人造天堂》,论酒,论鸦片,论印度大麻。

,反酒,反鸦片,反印度大麻。

,他那抒情优美的语调,还有那隐藏在热烈的歌颂下的哀叹——因为身体病痛,不得不将缓解痛苦的希望寄托在麻醉品上。

然而这并不算一本语重心长而充满哲学意味的书,而是舌尖堆糖、舌根泛苦,在充盈唾液的充分咀嚼中,混合着甜腻的蜜饯、涩口的青果、一大勺海盐、铁锈般的血腥味、苦咖啡而咽下的一道充满异样的小调。

拜占庭风格的浮华妍丽,也像极了穆夏笔中的画。

对于我来说,只有将这种冲动付诸于文字,才能稍稍放松。

“我爱你,腐败者/美味的腐败”

 


“那是所有精细甚至令人愉悦的气味达到其力量的极端,也可以说达到了其浓度的极端。”

在欧洲的19世纪,有一列轰烈急鸣的火车,悠长的鸣笛呜呜的叫着,车窗全部紧闭着,,睫毛颤动着,他托着手中装着大麻的烟枪,深深的、着迷的吸进一口,几缕白烟逸沿着口鼻的缝隙逸散在空气中,只从外观世界观察这轻巧的不占几克重量的丝线,很难从中嗅得那样的心醉神迷。

他的手指颤动了几下。

吞进身体的神秘气体,成了一面放大镜,或是开启第七感的钥匙?因为透过雨雾中透明朦胧的蒸汽,这时他看见——

看见那列车急速滑翔的空气,那车窗擦过的一片叶子的颤动,那随之摆动共舞的一把草的颜色,那从天而降的一滴雨水的光彩,那尖锐的冷风的叹息,那湿润森林散发的模糊气味。

“上帝一丝不挂/像去皮的核仁”


在混乱、无序、苦涩和清晰、理智、甜美中,仿佛透过了无数维度的宇宙,他和他周围的一切都在疯狂的交织着、旋转着,他想到了一个充满灵感的世界,一个绝妙的、充满无序的、狂热的世界。那是眼皮刚刚从封闭他们的睡眠中挣脱,外部的世界向他呈现强而有力的突起、明确的轮廓和令人赞叹的丰富色彩。

他虽然在警告你,鸦片,是尖锐的快乐,是慢性的火,它摧毁意志,也是自杀的武器。在那一片透彻而晕眩的快感中,即使你躲在轻薄的幽灵身下,痛苦、恐惧和囚禁也是无法躲避的。

但他焦虑着、警惕着、挣扎着,然而又无法不放纵着、眷恋着、追随着。

“在更深更深的黑暗之中/分离得更加优美、更加精炼”

 


我强烈的爱他,阅读这本书常常让我感到快乐。

你翻开书的第一页,看见他说“看那酒精,你和他的结合将创造出一首诗,将创造出一个上帝,你们将朝着无限飞翔,像小鸟,像蝴蝶,像圣母的儿子,像香气,像一切有翅膀的东西”。他热烈的大声唱颂着,像是喝了一吨酒的醉鬼在乱语。

合上书的前一页,他还在大笑着说,“抽印度大麻的朋友大笑,你也大笑,迷醉于光的壮丽,辉煌明亮和流动的金子瀑布,像一片大水流动的光...圣母月的蜡烛,夕阳中雪片一样崩落的玫瑰”。满屏都是热烈的快乐的颜色,和瑰丽无比的梦境。

多么的快乐啊,你浏览了一遍他乱七八糟的脑袋,和未曾被侵蚀的绝妙精准的文字,他就让你直接品尝他的愉悦、他的乐趣、他的一连串迷人的幻象。

他说,直接在这里醉倒吧,直接在这里迷失。

“对寂然孤独的心醉神秘,处在那衰弱的寒夜之间”

 


我还想向你推荐他,但其实我也不清楚怎么描述他,更无从向你们介绍他的内容。、孤立的、与世隔绝的小岛,他在这儿建立了一个王国,悄悄的躲在这里。

他大口饮用岛上自酿的烈酒,迷失在浓烈的香气中,有时抛却神智的倒在清澈蔚蓝的海底,或是和土著们翩翩起舞,快乐到忘乎所以。期间他突然清醒一下,想想岛屿之外的社会,但这种念头停留了两秒,便被头痛和恐惧包围了。

可能你快速的翻阅过,你质疑这样的书怎么会有阅读和思考的价值?

我看到他岛屿上的天堂般的快乐,对我来说我沉迷与这些混着血腥气的甜蜜文字中。至于岛屿下面是无垠广袤的深海还是什么,管他呢,我并不想在意。

“心中的力量在逐一的离去/然而灵魂在继续、赤着足”

 

我总是爱睡前翻阅,品尝他对于文字的精准把控,看见他迷失在酒精、大麻、鸦片中,迷失在对与其不得不共生却极为排斥的矛盾中,

我则迷失在他的文字中——

“唯一真正的毒品、绝对的毒品是诗”,我对此强烈的认同。

“从你空洞的皮囊之中/吮吸出来”




团子的话

收到这一篇稿子时,我不由得想起随着缉毒电影《湄公河探案》大热而被观者广而遣之的毒品文字的追随者,但可能也正也有此想法,才为我们投稿了此篇精彩书评。

,他掩藏在迷幻表面下的伤痛、抗拒和挣扎仍然能被我们清晰可见的看出来——他歌颂,他拒绝;他沉迷,他厌斥;他喜悦,他恐惧。


最后,团子想要提醒我们可爱的读者们,坚决禁毒,从我做起

排版丨 pinza

投稿人洋槐蜜

图片 威廉·透纳

投稿人告诉我们她希望——

认出浅灰色小字诗句出处的人call她

欢迎后台留言

< 文艺青年的狂欢会 >

把你心中的小怪兽放出来、寄给我们

再说一遍

随时欢迎来稿

wenxunbu201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