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你一直都在!马丁·西科塞斯巨作《沉默》,拷问终极信仰

每日迷影 2020-11-24 11:31:51

“我在你身旁一同受苦。我从未沉默。”

一、马丁·西科塞斯第二部宗教作品,筹备期超20年

作为一个意大利后裔,马丁·西科塞斯的电影都带着浓重的意大利文化烙印,比如《穷街陋巷》、《愤怒的公牛》、《好家伙》等。他的父亲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这不可避免的影响到马丁。

早在1988年,几经努力之下,西科塞斯将小说《基督最后的诱惑》搬上银幕。这部电影为他带来巨大声誉,也引发无数争议,并遭遇禁映。作为一个天主教徒,西科塞斯尝试让耶稣的形象变得真实而具体,这被宗教界人士认定为亵渎圣典,一度引发轩然大波。

2016年,年届74岁的西科塞斯再次圆梦,将他心仪已久的日本作家远藤周作的小说《沉默》改编上映。西科塞斯说:“从第一次读原著那天至今已经28年,这部作品从未离开过我的脑海。

距离他上一次拍摄宗教信仰题材作品,已经近30年了。30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很多东西。年迈的西科塞斯不再有《的士司机》时期锋利的锐气,也不再像《愤怒的公牛》那般特立独行,年龄给了他一份超然和深刻。

信仰是一个十分宏大而复杂的主题,从伯格曼到德莱叶,很多西方的大导演都有过对于信仰的严肃而深刻的作品。西科塞斯的这部《沉默》,表达的也是他内心深处对生命和信仰的想法。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份严肃与沉重,与近两年越来越小情小调的奥斯卡有些格格不入。本片在奥斯卡重要奖项的提名上颗粒无收,仅有一项技术性的最佳摄影奖被提名。可谓惨淡之至。不过,马丁·西科塞斯早已无需奖项的证明。时间会给他证明。

本片的影片故事讲述的是,日本德川幕府开始闭关锁国并实行禁教时期,两个葡萄牙神父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一位弃教的神父,见到了基督徒受到的痛苦煎熬,也经历了自身信仰的动摇,最终重拾信仰。影片探讨了关于信仰的本质问题。

二、故事背景

16世纪时期,东西方都有重要的历史转变。在日本方面,经历了战国以后,进入幕府统治时期。从丰臣秀吉开始排斥天主教,到德川家康禁教驱逐令的颁布,基督教在日本的传播由盛而衰,渐渐陷入困境。1637年发生的打着天主教旗帜起义的岛原之乱,让幕府下决心彻底实施禁教,也令日本渐渐进入长达260年的锁国状态。

在此期间,除荷兰、中国、朝鲜船只外,日本和世界其他各国完全断绝了联系。

在欧洲方面,航海大发现与宗教改革,带来了对外的商业发展和宗教传播这两大诉求。最早在日本进行宗教传播的就是葡萄牙和西班牙。

16世纪之后,以马丁·路德和加尔文为首的新教改革力量向以保守教会为首的旧天主教发出挑战,奉行“重商主义”与“商教分离”的荷兰与英国后来居上,日益强大起来。荷兰与英国的外交策略在日本受到欢迎,这打击了葡西两国在日本的力量。

影片中,长崎的奉行官员井上和葡萄牙的传教士罗德里格兹有一段论辩,井上用一个丈夫和四个妻子作类比,比喻日本与葡、西、荷、英的关系,指的正是这个历史大背景。

三、“煎熬”信仰的电影

《沉默》片长161分钟,这个长度对观众是一种考验。但是通片观影下来,笔者却丝毫没有感到拖沓与沉闷,心情时刻处于紧绷状态,头脑不断思考着关于信仰的问题。直到影片结束,这种“煎熬”还在持续。

这是西科塞斯纯熟的电影技巧带来的效果,也是影片内容带给观众心灵的震撼。

影片安排了明暗两条线索,明线是罗德里格兹等两位神父寻找恩师及其弃教真相的过程,暗线则是罗德里格兹自身信仰的成长。这个人物通过重走费雷拉神父的道路,经历不断的试炼和考验,对信仰有了更深层的思索,最终在放弃那一刻,却获得了信仰的新生。

在他身上,或许观众能够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信仰的本质是什么?信仰能够被禁止吗


—剧情详解的分割线—


影片开篇,通过费雷拉神父的视角展现了云仙地狱里的颇具仪式感的惩戒场面,将高温滚烫的温泉水淋浇在传教神父的身上,逼迫其放弃信仰。

然而极端的肉体痛苦丝毫不能动摇教众的信心,殉教的决心让肉体的痛苦不值一提。这只能算是对信仰的初级考验。

因此,两位年轻神父罗德里格兹和不相信仅仅因为肉体的痛苦,就能让他们的恩师费雷拉神父屈服并叛教。他们决定深入日本去寻找真相,并接受上帝的考验与试炼。

几经辗转,日本流浪者吉次郎的向导之下,二人乘船抵达了日本。

在乘船时,西科塞斯安排了一个超现实镜头,镜头一直向上升,温暖的天色陡然变化,先是乌云密布,乌云之上是耀眼的阳光。这似乎预示了整个故事的走向。

罗德里格兹和葛尔贝神父到了日本海边的友义村和位于五岛的村落,开始了秘密的传教。

他们安抚了在政府高压之下信众的痛苦,接受告解、发放圣餐、实施圣洗、分发圣物,甚至将带来的念珠分发给狂热的信众。

这个段落的结尾是罗德里格兹的旁白,他认为自己的到来是给这些苦难中的人们带来了新生的希望,这让他找到了存在的价值。

长崎的奉行(官职名)井上大人的到来,让罗德里格兹的试炼正式开始。整个过程是逐步升级的。

在这里,西科塞斯将每次对信仰的考验安排的都具有仪式感,适当降低暴力的视觉刺激,同时给人某种庄重感。

首先是“踏绘”。踏绘是德川幕府为实施禁教而专门发明的仪式,基督徒被要求当众践踏基督教圣像以示背叛,拒绝者将承受刑罚。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历史花絮,据传“踏绘”的仪式正是影片里的历史原型人物费雷拉(Cristóvão Ferreira,1580-1650,后来更名为泽野忠庵)提出来的。长崎是实施踏绘最严厉的城市。长崎衙门有30块踏绘板,有整块铜铸的,也有的在木板上嵌一块铜像,如今29块收藏在东京国立博物馆。

影片中的踏绘板出现了四种,最先出现在吉次郎的闪回段落里,随后出现的就是在友义村的“耶稣传道图”,第三次出现是费雷拉神父踏绘的“耶稣十架受难图”;在片尾,罗德里格兹最终踏上的那块板是“耶稣受难图”。

踏绘对教徒的心理是一种残酷的试炼。

对于教徒来说,信仰是神圣不可亵渎的。那只脚只要踏上去,就意味着你已经背叛信仰。

在这里,两位年轻的神父在信仰上有了分歧。葛尔贝神父依旧教条地让村民向上帝寻求勇气,而罗德里格兹则认为在一定情势下可以踏下去,塚本晋也饰演的村民眼神里流露的情绪是极其复杂的。

最终考验的时刻,这四个人选择踏了上去。但是执行官看穿了他们的心理,明白他们并非真心实意弃教,使出了升级版——冲十字架吐唾沫。这让村民毫无心理准备,除吉次郎外,三个人拒绝行为,从而被判定为基督教徒,被施以“水磔(zhé)”。

“水磔”是一种类似于罗马十字架的刑法,实施的目的之一在于震慑其他人。在影片里,西科塞斯将刑法设计的也仿若基督遇难那一刻的情景。

三名村民被捆在十字架上,任由涨潮的海水拍打、淹没口鼻。村民陆续因疲惫而痛苦地死去。塚本晋也饰演的村民被树在正中,死前唱了一曲颂歌。两位神父痛苦地目睹了整个过程。这三个村民的死,与他们的到来有关。

他对信仰产生疑问——为何在这样残酷的时刻,上帝还保持冰冷的沉默?


剧情继续发展,由于吉次郎的出卖,罗德里格兹神父被擒获。

在这个段落里,导演给年轻神父安排了一个溪边饮水的段落,男主角发现水面倒影里的自己变为基督的形象。这让他欣喜若狂。

毫无疑问,在他此刻的心中,自己已经化身为头戴荆冠即将殉教的基督,而吉次郎正是为银币出卖基督的犹大。这令他的心理产生了巨大的满足感,也是他自负的来源——牺牲自我,成就教义,他坚信殉教将是他最正确的道路。

对于年轻神父的这种想法,不仅长崎奉行井上大人早就看穿,甚至浅野忠信饰演的翻译,仅通过一次对话就知道最终的结果。他们二人都很清楚,最终罗德里格兹一定会在形式选择弃教的,就像他寻找的前辈费雷拉神父一样。

井上和男主角有三次对话,逐渐深入的讨论宗教的社会意义和本质。井上断言:“你不是个好神父。但你是个好人,所以你会屈服的。”

男主角即将面临的处境并不是殉教,而是内心的折磨。

若干教徒同他一起被捕,井上告诉他,只要他进行踏绘,宣布弃教,这些人将立刻获得自由。否则,这些人将面临痛苦的死亡——“他们不是为了上帝,而是为了你才死去的。”井上明确地提醒他这一点。

先是一名教徒突遭斩首,这是全片最骇人的场景之一,给神父和其他信徒带来了极大悲痛。

紧接着,其他教徒被带到海边,捆上草席,逐个被沉溺大海之中。

这个段落里,葛尔贝神父的结局时刻来临。葛尔贝神父似乎难以承受这巨大的痛苦,选择与教徒一起沉入大海。这是一种自杀行为,在基督教义里是绝对不允许的。葛尔贝神父似乎选择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弃教”。

罗德里格兹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他内心经受着巨大的煎熬。但他的信仰还是没有屈服。甚至井上安排他与费雷拉神父的见面对话,都没有改变他的想法。

被溺毙的教徒中,有一名少女,曾对男主角表达过对天堂的向往。少女说死亡并不可怕,死了就可以进入天国,从此再也没有疾病,没有贫困,没有饥饿,没有赋税。现实世界生无可恋,死后的天堂美景,正是许许多多底层民众皈依宗教的原动力。对于这些教徒,或许死亡也是一种解脱。

最终让男主角屈服的时刻终于来临。

五个本已宣布弃教的教民,在他面前被施以“穴吊”,只等他开口弃教,否则这些无辜的人将会痛苦地死去。

“穴吊”是一种极其残酷的刑法。受刑人四肢被捆,头朝下吊起来,将头置于污秽的洞穴中,耳朵后面割开小口,让受刑者能够感到自己的血液慢慢流出,往往要挣扎好几天才会死去,痛苦被放大并延长。据载,历史上的费雷拉神父在受吊穴5个多小时后,最终弃教。片中,费雷拉神父回忆了受刑时的场景。

或许是西科塞斯为了便于观众理解,在这里他安排了一个超现实的场景,又或许这只是男主角内心声音的外化——上帝不再沉默,对男主角开口说道——

“踏上来吧,没关系的。踩踏我吧。我理解你的痛苦,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分担人们的痛苦。我背负十字架,是为了分担你们的痛苦。你的生命现已与我同在。”

大概年轻神父认为,在此刻为了解救这些无辜人的痛苦,即使是耶稣也会做此选择吧。

至此,电影进入收尾阶段。

最终弃教的罗德里格兹,和费雷拉神父一样,协助幕府禁教,担任了替日本政府甄别教徒等工作。他外在的信仰崩塌了,然而内心深处却存留了另一种信仰。正如此前浅野忠信所言,那只是形式而已。

最后的镜头,以佛教徒形式火化的罗德里格斯,双手捧着殉教村民赠与他的十字架。

罗德里格兹成为了那个时代最后一名神父。自他以后,基督教在日本走入沉寂,直到近代才开放信教自由。然而宗教虽然沉寂,信仰却以另一种形式一直存在着。远藤周作的小说揭示了这一点,主的真义正隐含在弃教之中,坚信的力量恰躲藏在背叛之后。

同样,西科塞斯通过对一个神父的不断试炼,将这种观点完美地表达出来——信仰存于内心,是不可剥夺的!


在影片中,吉次郎(洼冢洋介饰)是一个重要角色。时刻摇摆不定的吉次郎与罗德里格兹神父互为表里。

罗德里格兹经历的一切,吉次郎同样经历过;吉次郎的疑惑,罗德里格兹也时刻被拷问。

吉次郎的存在,是许许多多教徒的真实写照,他们懦弱、卑微,渴望生存,又心存敬畏。正是在这些人身上,宗教才能真正抚慰心灵。

在圣经里,圣徒彼得也曾三次不认主。在不断地被质疑、被否认和被拒绝中,基督教于弱者中被广泛传播,成为世上最坚韧的信仰。

拍了40多年电影的马丁·西科塞斯,在电影技巧上日臻纯熟,摄影、剪辑、演员表演都无可挑剔。未被提名是奥斯卡的损失,不是西科塞斯的遗憾。

特别一提的是影片配乐十分克制,西科塞斯将大自然的声音作为天然背景音,似乎在向观众传达着这句话——

上帝在你的身旁一同受苦。

祂从未沉默。



—往期热文—

贾樟柯最好的禁片《小武》

韩国电影排行No.1《杀人回忆》

被禁映的周星驰作品《国产凌凌漆》

催泪经典《忠犬八公》好莱坞版与日版对比

高分烧脑惊悚电影《恐怖游轮》

恐怖电影,《闪灵》为何能排第一?

电影,是醒着的梦境

简洁理由+真实考据

每天推荐一部电影

记住一部佳作

只需2分钟

每日迷影(meemovie)
点击
阅读原文
在线观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