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小调

馥郁狐鹿 2022-03-01 13:17:01


起床以后,脑子里一遍遍放着王佳芝身段妖娆地为易先生唱《天涯歌女》的片段。想起电影中,从开头到结束,王佳芝居然只有在她想刺杀的易先生和易太太那里得到了温情,心里难过起来。


“你想让我做你的妓女。”“在这里,我比你懂怎么做娼妓。”两个身不由己的人,抱着不一样的目的却怜惜起彼此。

“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也不能算人。”两个相同被束缚的灵魂,带着一样纯净的爱拯救了彼此。


有些东西,比起摆在明面说,还是更适合用默契和不语解决掉。或者说,在沟通不了的时候,也许我们感情触感会更加灵敏些。


不明白自己怎么想的,要把《水形物语》和《色戒》一起看,看完之后,却怎么觉得有相通之处,比如,((*^▽^*)都是电影)男女主只能用触感用心谈情;比如,局势都是紧张的;比如,男主都是局势的关键;比如,女主都是单纯到不足够引起紧张的;比如,女主都是在一定程度上救了男主。


因为电影本身还有很多隐喻含义,所以我只谈我粗浅的感受。很多经典的片子、歌曲等等艺术形式,都愿意把爱情当做自己的内容,而爱情,曾在歌里出现,电影中出现,童话里出现,别人的故事中出现,自己却不可及。


这两部电影,都带给我童话的意味。动荡的年代衍生出的爱情,总是被人传诵,总是不朽的。一首温柔的小调里包裹着时代的锋利,徐徐向你流淌来,浪漫地漾在其中,脸上的水珠不知是泪滴还是溅起的感伤。


在爱情前就看不到信仰了,其实我是多么希望易先生和佳芝在一起啊。当他走到她的床榻,红着眼眶坐下,比起李隆基,易先生是真的“掩面救不得”了。


还好,和平年代让很多爱情都有了结果,感恩。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希望,大家爱有所得,唱着欢快的小调,做快乐的人。


(封面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