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马老师散文集】捡拾幸福的碎屑(十五)我们看海去

马老师快乐作文 2021-01-07 15:55:18

麦浪翻滚
VOL ❤
校园里,是一片橘色的天空
(☆_☆)
校园里,是一片橘色的夏日天空。
大柳树的枝桠上,偶尔有飞鸟振动翅膀归巢的声音。
校园四周是一望无际的麦田。
绿色的麦浪翻滚,绵延不断地起伏,延伸向遥远的天边。
我站在一望无际的麦田边。恍若看到了辽阔无垠的大海。
远处的树枝在香甜的晚风中轻摇,我,一个初中一年级女生。走在田埂上,红蜻蜓穿过马路,在夕阳下低低的飞翔,少年纯净悦耳的歌声在耳边回荡。

轰隆隆一阵大雨,我把书包顶在头上,快乐地奔跑着回家。

那些写完作业的寂静夜晚,斜月清照,安静地在桌前阅读。若暗夜里,有人在对面,与你倾心交谈。内心微小喜悦,细细的悲伤,缓慢地渗透,做一尾潜伏在海底萍藻间的鱼,在书的掌纹里游动,直至忍不住,展开一张洁净的纸,探索海底闪烁不定的神秘光线。

就这样爱上了书写,深夜里,我不再孤独。

我把这些文字都交付给洁净的纸,我的内心宁静和丰盈。我把它们订成厚厚的本子,放在枕边,带在路上。
我的语文老师看到了这些文字,他是一个南方人,但我不确定他是哪里人。我对除了普通话之外的任何语言都不敏感。他清瘦矮小,眼睛明亮,喜欢读书。他在班里读这些文字给同学们听。甚至整篇的抄在黑板上,教我们如何更准确地遣词造句。
他送给我一个厚厚的黑皮本子,要求我每周写一篇作文给他看。内容形式随意。

第一周我写了《暴风雨到来之前》,后来接着写了《考场上》《难忘的事》《别离》《雷老师》……现在看来,题目那么老套和陈旧。可当时,却煞费了一番心血。想把写景写事写人的本领通通给老师展示一番。交上去之后又忐忑不安,总是想听到他的评价,可是又怕他失望。盼着上语文课,又怕上语文课。
一天放学,他叫了我的名字,我去办公室拿了黑皮笔记本。他只说,你有写作的天分。我一定会坚持给你看作文。像说给我听,似乎又在说给自己听。

回家的路上,我翻开本子,在《暴风雨到来之前》的文后,他只写了一行字:内心敏锐,景物描写细腻。但我们写景其实并不只是为了写景。
这句评语,字体略微有些斜斜的,很清秀。着实让我琢磨了很久。当我终于真正明白这句评语的时候,秋风已经拂过爬满牵牛的篱笆,天空越加明净高远。

夜凉如水,有萤火飞过。

院子里的大杨树在银色的月光下,投射着巨大的暗影,树叶哗啦啦的响,夜越发静谧。我在树影下遥看星河。远处,是黑黢黢的山,连绵不断。曾经有一次,我在山上的林中追跑着拾一枚飘飞的叶子做书签,夹在我的《少年文艺》里,却意外地在石缝里拣到几枚精致的小贝壳。我握着这些贝壳,时间的那一端,远到几千年前,这里曾经是渤海滩涂吗?弥漫的水雾扑面而来,仿佛她迷离如烟的心思,逆流而上。

不远处是精卫填海之地?是愚公移山之山?

沧海是怎样在寂静漫长的时光流淌中辗转成了桑田。

也许这都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只是习惯,把这些都变成文字。我只是习惯,在文字里对外界怀疑,也对自己怀疑。

我看到了语文老师这样的评语:读书不思考,犹如迅风飞鸟之过,响绝影灭。写作亦然,一切亦然。

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花大片大片地落下来。天地一片白,绵延千里。几条黑色的铁轨,延伸向不知名的远方,不时有客车或者货车轰隆而过,卷起一路的雪花。
学校分了大白菜,每个老师一大堆,堆在操场上,像一座座小山,弥漫着田野的气息。

放学后,我们每个同学抱一棵大白菜,准备给语文老师送回家。

那天下午,语文老师背了个大背篓,背篓里大白菜装得满满的,走在前面。我们跟在后面,踩着厚厚的积雪,咯吱咯吱的声音,穿越冬日的麦田,在空旷的季节遥远的回响。

在冬天的冰雪之下,老师让我们看那些躲起来的可爱的纤弱麦苗。若有若无的生命蛰伏一个冬季,等待春风来临的时候,给点阳光就会一个劲儿往上长。

西北风呼呼地刮,我们冻得小脸红红的,呼出的白气一团一团的弥漫开。老师就给我们唱着家乡的小调。清早起来去上梁,摘匹树叶吹响响……我们才知他是四川人。

风雪中看着老师的背影,大背篓在背上稳稳的,飘然而行。觉得他就像一个隐居竹林的贤士。更像一个藏在民间的无比诡异的武林高手。
他的秘密,我们无从得知。

到了他家,到处都是书。除了书,还有一架钢琴。他的妻子正在弹琴。
我第一次见到钢琴,音乐老师上课都是手风琴伴奏。

见到一个女子有着洁净的额,安宁自然。内心有着充盈的感情,弹钢琴的时候,就像和你亲切交谈。

窗外,是纷飞迷离的雪花。
房间里有一些散落的手稿,或者,也许是一些新写的曲谱,除此之外,基本上什么都没有了。

老师的家,还有家人,给人一种远离尘世的感觉。这种脱离现实的感觉让人激动不已。
我更加沉浸在文字里,漫长的时间里,游弋于海底,找不到光亮来自何处。大片大片的海草纠结缠绕,令人窒息。

春天到了,当麦苗大片返青,麦田如海的时候,老师要调走了。

我和几个同学到火车站去送,火车驶离那个小站的时候,老师在车窗里摆着手:“记得你的梦。”
火车疾驰而去。不知去向。
他的名字叫宣。他教会了我和文字往来。

我站在一望无际的麦田边。恍若看到了辽阔无垠的大海。

无论生活如何贫困,每个人的生活,需要一种可以得到内心支撑的形式。

我知道,我选择了写作。



选自马老师散文集《捡拾幸福的碎屑》


马艳萍,笔名梦儿。她是我省一所大学中文系教师、省作协会员、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曾任多家报刊的专栏撰稿人。著有《儿童文学研究》(山西教育出版社),儿童小说 《黑皮也疯狂》(重庆出版集团),《小城故事》(希望出版社),散文集《捡拾幸福碎屑》(中国文联出版社)。曾接受过《山西日报》《山西晚报》等众多媒体专访。

自2003年创办“马老师快乐教育”以来,出版了《小学生创新作文》(陕西教育出版社),编写了具独创性的写作系列教材《我的写作课》。她利用业余时间先后培养了上万名热爱写作的孩子。

马老师快乐教育——做有情怀的教育,写有温度的文字!踏踏实实为孩子们打下坚实的知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