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Classical Weekends

汀毅悦读 2020-11-03 10:39:59



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喜欢古典音乐的人中,不论偏好巴洛克、浪漫、印象还是原始主义,很少有人没有听过这首广为流传的协奏曲;大卫王、帕尔曼、梅纽因、沙汉姆、穆特……那些足以让我们记住的小提琴家之中,很少有人不曾灌制过这首著名的小提琴作品;DG、EMI、Phillips、DECCA、Sony……这些遍布全球的唱片公司之中,也很少有那一家不曾三五次地发布不同版本的改小提琴协奏曲的唱片。

 

这就是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创作背景

 

1878年,柴可夫斯基来到瑞士日内瓦做短期的休养,那里清新温馨的春天气息激发了作曲家的创作灵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就在异国他乡完成了《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作品完成后,柴可夫斯即把它题献给匈牙利小提琴大师利奥波德·奥尔。奥尔感动之余表示要对作品进行修改,却迟迟不肯动工。两年过去了,柴可夫斯基深感失望,抱着他呕心沥血的作品却接连碰壁。终于,俄国小提琴家勃罗茨基(Adolf Brodsky)在维也纳的音乐会上首演了这部作品,尽管舆论对它的评价不一,但勃罗茨基仍一往情深地将它带到欧洲各地,为他争取到了更多的知音。因此柴可夫斯基将这部作品改赠给了自己的这位“患难之交”。

 

当时的维也纳乐评家汉斯利克是这么形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有那么一阵子这首协奏曲还算是音乐,比例恰当,而且不无才华。但很快地,野蛮占了上风并一致支配乐器直到第一乐章结束。小提琴不再是演奏出来的,它被硬生生地拉扯,被撕裂粉碎,被击打的伤痕累累……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使我们第一次产生了这样可怕的想法,就是音乐也可能玷污人的耳朵。”

 

就是这么一首不被人看好的作品,今天却成为最受欢迎和倍受推崇的曲目,也许正应了那句俗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作品介绍

 

《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op.35)共分三个乐章,第一乐章:中庸的快板;第二乐章:行板(转小调);第三乐章:活泼的快板。全曲充满着乐观、明朗的情调,洋溢着浓郁的俄罗斯民族风格,被誉为最具春天气息的小提琴协奏曲。

 

第一乐章是奏鸣曲式,篇幅较长,约占全曲的二分之一。乐队在5小节的引子过后,就由独奏小提琴呈示出抒情柔美、富于歌唱性的第一主题。第二主题相对而言则含着淡淡的忧伤。在展开部中,先是由乐队和独奏小提琴交织着奏出主旋律,,呈现出宽广的音乐画卷。乐曲过半时的华彩乐段是对独奏者技巧和诠释能力的考验,也是独奏者炫技的时刻。最后的再现部气势宏伟,由小提琴和乐队共同将气氛引至高潮。

 

第二乐章采用三部曲式,相对于第一、第三乐章显得柔和而伤感。在这一乐章的前半部分,乐队只作为小提琴的陪衬,因此独奏者有许多发挥的空间。行至中段,情绪为之一变,音乐变得激动而开朗,最后又重返前半部分的旋律。

 

第二乐章和回旋曲式的第三乐章之间是attacca subito,即无休止连奏。小提琴柔缓的引子过后,便与乐队共同奏出热情洋溢、粗犷豪放的第一主题,它鲜明地体现出俄罗斯民族的性格特征,和具有舞蹈性的第二主题同样来自俄罗斯的民间舞曲。在几次反复后,第一主题变得调皮活泼,速度也逐渐加快。最后随着管弦乐的共同和县,全曲在节庆般的热烈气氛中结束。这一乐章的技巧难度要求较高。

 

整部作品流溢着华丽的气息、诗意的韵味和流动的色彩,属于小提琴协奏曲的登峰造极之作,也是柴可夫斯基的代表作之一。


版本比较

通常认为,柴科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演绎基本上分两个路子:一条是炫技路线,一条是抒情路线。

炫技路线的代表不用说,就是海菲兹,他录音室里应该有三个录音,从演绎上讲基本保持了一贯的风格,HMV30年代的录音听起来更自然,(同时期的西贝柳斯被赞誉为“冰雪覆盖的火山”),50年代的两次(均见RCA)“火气”稍微大一些,“冷”一些(有些人形容是“王霸之气”,因为这个时期的Heifetz已经是“独孤求败”了)。

我目前听到的能和海菲兹比肩的炫技路线录音是Milstein在1940年的一次录音:指挥stock,协奏CSO,绝对是一次“电光火石”的演绎。比他后来和DG阿巴多,还有在EMI的演绎要纯粹漂亮得多。

炫技派总的来说注重得是激情和速度,演绎热烈奔放、酣畅淋漓。众所周知,海菲兹的技巧确实比较惊人,但他的技巧从来都是为了音乐表现力服务的,以他自己的话来说,“不要让听众觉得演奏者在困难的乐句里挣扎”。海菲茨嘛,大家都懂的,拉什么都会快一点,但音乐的表现力绝对不会因为“快”就有所减退,甚至“快”也是表现音乐的一部分。因为海菲茨处理柴D的方式是大块处理,强弱对比,情感对比强烈,让人非常有代入感,有种“隐秘而绝望的爱”的感觉。

海菲兹的这版就是柴小协的标志性录音,如果评选上世纪的古典音乐标杆性录音的话,这版柴小协不出意外会是其中之一。

抒情路线的代表是大卫.奥伊斯特拉赫。这里的抒情,不是纯粹的柔和、缓慢。而是在演绎中用音色营造出的一种纯粹地感情流露。尤其是缓慢的抒情段落里,琴声甚至可以用“揪心”来形容。如果想象不到,你在看《辛德勒名单》的时候应该有所体会,帕尔曼的琴声伴随着犹太人的悲剧流淌出来。其实,奥胖处理乐句非常细腻,但也是以深厚的技巧作为后盾的。

奥伊斯特拉赫的处理就更细腻,几乎每个乐句都有种被好好打磨的感觉,因此有种不知道是属于俄国人还是专属于老柴的特别歌唱性的神经质。说到底技巧都是为音乐表现服务的,表现的基础又是技巧,如果只关注海菲茨的技巧或者大卫的抒情,会有所损失。

大卫的抒情在大气和雄浑的演绎反衬下更加突出,而不是一味的舒缓,这种风格也是大卫在协奏曲录音上能和Heifetz分庭抗争的资本之一,尤其是在贝小协、勃小协这种磅礴大气的协奏曲中。

奥伊斯特拉赫一共留下了十多次次柴小协录音,同时作为指挥他还留下过两次柴小协录音,足见他对这个曲目的挚爱。

有个故事说梅纽因在听到奥伊斯特拉赫演奏柴小协录音以后,说再也不会演奏这个曲目了,因为不可能比大卫拉得更好。还有一则确切的故事说奥伊斯特拉赫第一次访问美国,柴小协的推动者Elman也在场,有人问他演出怎么样。埃尔曼思索了一会,耸耸肩说:“还可以,可是就连‘亚沙’(Heifetz)也拉得比他好”这个对不苟言笑而又非常自信的埃尔曼来说,这应该是非常高的评价了。

单就柴D来说的话,海菲茨和奥伊斯特拉赫在我看来都是兼具音乐表现和技巧的大家。

至于帕尔曼,虽然搞不太清楚是喜欢听帕尔曼的演奏还是看帕尔曼的演奏,感觉酣畅淋漓。看帕尔曼的演出会觉得,感觉他很用力,但是又不过分,而且不是用在技术上,技术非常轻松,配上帕尔曼有点夸张扭曲但是很萌的表情,在情感上用力。

此外,其他印象比较深刻的,格吕米欧,音色真的太好听太好听了,简直让人鬼迷心窍。

一些女小提琴家走抒情路线,拉得即慢且柔,这样的柴小协听起来抒情有余,炫技、气势的成分却不足。穆洛瓦和小泽合作的柴小是这个路子;Mutter的小协里个人觉得勃小协倒是还有点气势。

总的来说,柴小协的好版本可以用比比皆是来形容,怎么拉都能出味道,炫技和感情之间找个平衡就好,比如海菲兹就偏重炫技,而奥伊斯特拉赫就偏重感情。大卫之后苏俄的另一位大师Kogan也是一位不错的演绎者,他的诠释方式倾向于海菲兹的炫技式演绎,被形容为“快刀斩乱麻”。



附:海菲兹、奥伊斯特拉赫、帕尔曼演奏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柴可夫斯基)

  伊扎克·帕尔曼   



   奥伊斯特拉赫演奏  



  海菲兹    


后记:本周一直和辰辰在听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几个版本听下来,辰辰最喜欢的是帕尔曼。好吧,年少时分,喜欢饱和度高的色彩,喜欢揉弦和滑音营造出来的感动,甚至仅仅是喜欢帕尔曼有点夸张扭曲但是很萌的表情,是一件挺好的事。


音乐意象


第一乐章D大调,快板,4/4拍


首先由弦乐组开始奏出了一段22小节的引子,第一乐句的第一个音在一个P的力度上先后持续三拍后下行二度级进,四度跳进进行,音乐舒缓、宽广,弦乐组表现了浓郁俄罗斯风格。随后定音鼓和木管组加入,从第10小节开始弦乐组与木管组、铜管组先后四次问答式的演奏两小节的乐句,力度上由弱到强再转弱闭,由低音区上升到高音区,将感情逐渐推向高潮后很快的减弱下来,同时弦乐组连续奏出了四次属和弦以此迎接独奏小\提琴的到来。最终,小提琴在“众人”的期待中终于“登场”了,但是并没有直接进入主部主题,而是走出了一个5小节的引子;提琴的音区从小字组的a迅速上升演奏到小字三组的e,然后渐慢,最终仍停在作为延长音的属音上。接下来小提琴才奏出了优美、富有歌唱性的主部主题。

在这个主题中小提琴采用有节制的中板速度,并要求用柔美的音色奏出。“主部主题极具歌唱性,有俄罗斯音乐中独特的宽广、悠长的动人息,仿佛在歌唱春天,歌唱大自然”。六度跳进的前倚音和八分休止让主题略充满舞动性,宛如婷婷少女的舞蹈。在呈示部主部主题的结尾,乐队采用有力附点节奏f,与小提琴向上模进和级进相竟奏,将音乐推向呈示部的最强位置后级进进入副部主题。

副部主题为A大调,根据乐谱的要求这一主题与前一个主题相比更需要小提琴发挥它的细腻的情感表达嘲。连续的二度级进又如同少女淡淡的哀愁和情思。副部主题在这部分一开始先后在两个八度内连续出现三次,这个材料随后逐渐发展,结束在雄壮有力、歌颂性的波罗涅兹舞曲中。展开部和华彩段中仍采用主部主题材料发展,乐队也奏出这一主题与之相呼应。以D大调开始的再现部中先后再现了主副部主题,并交替的出现在奏小提琴和乐队中。尾声里木管组和弦乐组走田了一个更加富有顽强精神的主题,而小提琴也才采用力度上为f6f的和弦音与之呼应,最终凯歌般的结束在主音上。


第二乐章小坎佐涅,g小\调,行板,3/4拍,三部曲式


这个乐章的引子和尾声先后由木管组,弦乐组与木管组奏出了一个缓慢略带感伤的主题,奠定了本乐章的情感基调。随后独奏提琴加弱音器在g小调上“唱”出柴可夫斯基音乐中特有的忧郁主题。

这是一个短小而精致的抒情曲,小调式尤为容易表现感伤、哀愁的意境加弱音器的小提琴在音程上四度跳进后级进平稳进行,并连续的停留在属音上。先是被演奏三拍,并在连续进行的四分音符上标有演奏符号“一”,意为沉重有力,给人印象深刻的演奏川。

尔后围绕属音又有两拍的颤音和五连音的演奏。悠长音色和乐队的低沉音区表现了忧郁的俄罗斯民族性格,带有鲜明的俄罗斯民族民间音乐特点。在柴可夫斯基著写的《柴可夫斯基论音乐创作》这本书中,对民间音乐的价值和作曲家对待民问音乐的态度,柴可斯基有过很多论述。“俄罗斯民歌是民间创作其珍贵的典范,他那别具一格的、独特的气质,他那无比美妙的曲调变化,要求人们具有高度的音乐休养,才能伸俄罗斯歌曲伸用既有的和声规则,而又不歪曲其意念和精神。”“俄罗斯歌曲是种极为珍贵的、虽然粗糙的素材,音乐家在特定情況下能够对这种素材加以完善运用。”



第三乐章D大调,生动活泼的快板,2/4拍,奏鸣回旋曲式


引子部分,乐队用欢快的快板速度和秆的力度奠定了一个激动欢快的情感基调,进行到第16小节时突然结束在属和弦上,速度、力度都减弱下来为小提琴进入做准备。小提琴首先用了十组厂冗,渐慢的速度后突然进入原速度奏出主部主题。像是一个为寻找理想和未来正在经历磨难的人物形象,并充满着对胜利强烈的期待和渴望。主题共有91小\节,典型的两种音乐进行形式是节奏。一和紧随其后的上行快速的音阶级进。其中第一种形式在91小节中出现了43次,这种有力节奏型表现不畏困难,冲破重重困扰敢于追求理想的英雄形象。

乐队在节奏重音上强有力的配合,使主部主题的91小节始终充满着紧张的气氛。主部主题进行了91小节后结束在属和弦上并同时转入A调,小提琴奏出了第一副部主题。比前部分,这一主题的音乐节奏和速度上稍作调整,副部第一主题开始在稍慢的速度上,进行了18小节以后速度逐渐加快,将主题的后一乐句先后在第一小提琴、圆号、低音提琴和大提琴上连续三次重复。

尔后转入副部第二主题。与前一主题对比的的是,副部第二主题音乐舒缓。略显优雅,是英雄紧张后思想的缓冲和对理想思考。它首先由单簧管和双簧管奏出,然后又由独奏提琴和大提琴采用“一问一答”的形式演奏。如同主人公在从一位长者那里寻找答案。尾声是整个作品的高潮和总结,不是独奏小提琴而是乐队奏起了英雄主题,使主题被“加厚、夸张”。它是英雄力量、意志的象征,也是人们对他的肯定和欢呼,犹如呈现在一个庆祝胜利的广场。柴可夫斯基在给梅克夫人的信里说道“走向人民吧,看他们怎样善于寻求乐趣,使自己投入到愉快的心情中这是一幅人民节日欢乐的图画”。

柴可夫斯基原先把这部作品题献给当时在彼得堡音乐学院担任小提琴演奏课的匈牙利小提琴宋奥尔,本来希望由他首演。尽管奥尔高度评价这部作品的许多优点,但他同时又认为其中一些地方不便于小提琴演奏,再加上当时奥尔忙于众多的音乐活动,因此乐谱被搁置下来。因此外界就有对作品“非小提琴化”的评论,指责这个作品根本无法用小提琴演奏。也就在这时,一位年轻的演奏家阿道夫?布罗斯基接受了这个技术上的挑战。并在1881年12月4日的维也纳爱乐音乐会上首演了这个作品。沉寂三年之后第一次听到这个作品的不是俄罗斯人而是奥地利人,这也是柴可夫斯基唯一一部让非饿罗斯人先听到的作品。

公演后的评论中反对声接踵而来;人们常常引用音乐评论家汉斯立克的语言“臭气熏天的音乐”来评价该作品,一度使作品的价值受到贬低。尽管如此仍有不少演奏家接受这个作品,除布罗斯基意外,科切克、哈里尔、马西科设置时后来奥尔分别在巴黎、伦敦和俄罗斯先后演奏,最终使这部作品在世界上广为流传,成为一部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