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NewAge鼻祖英格玛的暗面?难道萨德是他的灵魂?

7GraphicStudio 2021-08-30 11:42:52

當寫作成為一種奢侈  請允我保留那份執拗的倔強 | 私寫作-专栏


   觀  念   

&

定位




Michael Cretu

"通過《Sadeness (Part II)》我想要延續《Sadeness (Part I)》的故事但又不至於自我重複。所以當時我尋找著一種能表達‘宗教’的音樂主題同時又有一種人聲主題能表達《Sadeness (Part I)》中的‘In Nomine Christi’(以主之名)。對我來說,這毫無疑問可以用巴赫的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來表現,因為我為這首新歌也自己錄製了這個旋律。再結合Anggun的優美人聲,得出了我想要的薩德主義。”


【可惜的是这个原视频无法通过审核】
各位找其它途径看吧


讓我們靜靜前進,以基督的名義,

阿門

我們將在天使與孩子們的群體中找到信徒

 

光榮之門前揚起你的臉,

而誰將是那榮耀的國王?

 

薩德,說吧!薩德,給我吧!

 

讓我們繼續前進,以基督的名義

阿門

 


薩德,說吧!

你究竟在找什麼?

是錯誤中的正確,還是罪惡中的美德?

薩德,說吧!邪惡的真理來自何處?

你的宗教是什麼?你的信仰在哪?

既瀆神焉,乃瀆人焉!

薩德,說吧!血腥的快意來自何處?

沒有愛的樂趣?

人的信仰裡不再有感情了嗎?

薩德,你是淫邪的,還是神聖的?

 


薩德,說吧!薩德,給我吧!

以基督的名義

阿門




不過建議大家少聽 Enigma



印尼歌手Anggun的完美结合




自己開始聽Enigma 大約在2000年左右,中文被翻譯成英格瑪,直譯是“謎”的意思。那種音樂迷幻,極不真實,卻有種可以挖掘你內心的力量。很多人嘗試用語言去解釋,好的、壞的。如今想來其實都蠻傻逼的。其實什麼都不用說,聽就是了。或者恭喜你,你將會中毒,那是後話了。關於Enigma的資料非常多,可以去Google搜,這裡就不單獨介紹了



    

接下來的資料,相對比較重口味,不喜勿看。 

臭名昭著的Sade侯爵


法國侯爵Marquis deSade便是音樂背景的主人公,全名Donatien Alphonse Francois, Marquis de Sade生於1740年6月2日,死於1814年12月2日,法國歷史上著名的色情小說和性虐待小說作家,出身貴族世家。所謂“SM”(性虐待狂與性受虐狂)中S的來歷便出自這位侯爵,而M則是奧地利作家Masoch的專屬。兩相結合便產生了SM!

   

Sade 5歲時候曾經被送到當神父的叔叔那裡。而他這位與哲學家伏爾泰十分熟識的叔叔卻和他淫亂的父親一樣,也是個浪蕩者,公開與一對母女同居,並因道德敗壞而入獄。Sade的母親後來在絕望中拋棄全家隱退修道院。

 

Sade童年就在叔叔那裡度過,翻閱了他叔叔很多包括宗教和性的書籍。Sade長大之後很快就變成了父親一樣的風流者,甚至與父親共用一個情婦。為了管束Sade,他被強行與一位法官的女兒結婚,但是婚後Sade的放蕩變本加厲,甚至與妻子的妹妹私奔。Sade先後被關入監獄共二十多年,罪名遍佈淫亂、強姦、性虐待和雞奸等。電影《鵝毛筆》就是將他的,片中他最後被割掉舌頭,吞十字架而死,但是歷史學家們說,Sade實際上死在了自己十幾歲的情人懷抱裡。

 


Sade的小說中充滿色情和性虐待的描寫,以及大量對宗教的詛咒,因為內容不堪入目而被長期列為禁書,其中他的一部小說被後來的義大利著名導演帕索裡尼改編成電影,這就是著名的禁片《索多瑪的120天》,原名SALO。



然而為什麼Enigma會如此鐘意此人物為背景的題材呢?


1.宗教神學的初衷

Sade本人是一個絕對的無神論者,一方面否認上帝是宇宙的第一推動力,但另一面卻將上帝描述成為一個魔鬼、一個性淫亂的幽靈,企圖徹底顛覆上帝的形象,認為即使存在上帝,上帝也是惡的,惡才是宇宙的源動力。感覺是不是很精神分裂啊!

 

然而Sade對上帝誇張的侮辱反而證明了上帝的存在。早在尼采之前Sade就宣判了上帝的死刑,對上帝的極端地邪惡的描寫更是無神論的快意之事。

 

而Sade的小說中對種種惡的描述其實也是在直指人性的弱點,對一個病態社會的誇張地描述,抨擊人類的黑暗面。揭示了人類的快感實際上都來源於殺戮和帶有破壞性質的行為這樣一個原始的基因。Sade的色情小說和性虐待的描寫絕對不是僅停留在低俗的層次,連雨果都很維護Sade的文學作品,而Sade對人性惡的揭示、對上帝的批判以及對性的認識則影響了後來的波德賴爾、尼采和佛洛德。當然,至盡為止,Sade的作品仍然是受到廣泛爭議的,在一些主流文化領域仍然不被接受。
   

 到了宗教領域,Sade則將上帝與色情結合起來,認為色情的最高境界就是神性與色欲的結合。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還不如說,其實Sade信仰的就是上帝,只不過他信仰的是一個和他一樣縱欲的上帝,而不是世俗的上帝。Sade就是要打破人們的觀念,徹底顛覆世界的秩序,塑造一個無序的世界,當然最好就是將上帝塑造成一個妖魔化的形象,一個魔鬼,一個撒旦。或許,Sade的宗教情節就是利用性的釋放感知神的存在,而關於宗教與性的關係,似乎也並不缺乏證明。 基督教的禁欲主義在後來是被批判的,正如Sade對基督教的虛偽進行的批判。這或許也就是有人說Sade是超越了善惡的作家的縮影之一吧。

  

中世紀的基督教又是如何懲罰雞奸者的呢?那就是用削尖的木樁從人的肛門穿進再從口中穿出!所以有人說基督教文化本身就包含著性與暴虐!也讓我想到中國古代有一個差不多的刑法叫做檀香刑。



2.性本身也是精神高潮的一種方式

古埃及時候有男祭司與女祭司定期舉行性交儀式。性交在古代宗教上被認為是男人與女人藉以感知上帝存在並與神進行交流的方式。從生理學上講,人的性高潮往往會導致思維的短暫停滯,使大腦出現片刻的真空狀態,此時就是大腦一片空白。朦朧之間人就可能覺得當時自己的狀態已經接近了神。儘管宗教教徒的禁欲行為似乎沒有這樣的感受,但是同樣能夠達到類似的忘我狀態。

 

人們將涅磐比喻為在精神上達到的永無止境的高潮。如果從這個角度講,禁欲與縱欲在本質上就是一致的,對性的壓抑到極致可能與縱欲到極致是等同的精神昇華,一如Sade認為“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限制淫欲,擴大與增強欲望最好的方法就是試圖予以限制。一方面身為神職人員只能禁欲,而人類的本能卻又無法壓抑,從而掙扎在一種撕裂的昇華之中。

 

就文藝作品來看,西方基督教文化似乎從來都與性有著巨大的聯繫。尤其是以黑暗元素為主的基督教文化,帶有哥特元素的音樂也更是將性、魔鬼崇拜和邪惡等元素完美地結合起來。不得不承認的是,這種黑暗的感官體驗,直指世人內心更深層的一面。

那些壓抑者的偽善還真遠遠不如活著坦露来的真

 

最近看到朋友圈一言:藝術來源於生活,但它所呈現出來的卻不被大眾所接受。我想了一下原因,可能是因為人們不願意接受太赤裸裸的現實。

我對此評論深深得-嗯了一聲。


LadyGaga


我不希望別人把我想得很有深度,佛洛德?愛欲與死欲?鬼扯!我從來沒讀過佛洛德,過去唯一驅動我拍照的就是我自己的性欲。現在不一樣了,前列腺癌,糟糕的東西,我的燃料耗盡,發動機停掉了。現在是生命本身驅動著我,因為死亡迫在眉睫。”—— 荒木經惟


一個真實有趣的老頭


“如果說一切是邪恶深淵“吸”的後果,到不如說是Sade自己願意進去的,畢竟誰能抵禦那種誘惑呢?禁欲的能量如果在最後一瞬間爆發,在本質上会與縱欲統一,或許真正無法抵禦的正是人類的本性中最原始的欲。”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不要聽英格瑪的音樂
不要聽英格瑪的音樂

不要聽英格瑪的音樂

你真的會中毒的

(文字部分引用豆瓣)

 


 這些年我讀過的書   聽過的音樂   拍過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