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奔流的生命——巴赫的a小调前奏曲

达达音乐 2022-05-10 08:20:55




音乐有其尺度,浸润在生活中。

然而有一天,这尺度僵化成了规则,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人们惊呼,音乐成了高高在上的圣物,少数精英的专属。

然而,你是否听到,音乐精灵在牢笼中的哭泣?

你是否还记得,初民们的第一声歌唱?

我们记得。


——达达音乐,只为真正的音乐而生。

我们的口号:三观要常毁,毁毁更健康!




文:爱上层楼


上周日,我在师生音乐会上演奏了巴赫的a小调前奏曲。这首乐曲选自巴赫a小调第二英国组曲,是开篇第一首。记得在不久之前,我与狗教授的吉他与钢琴的音乐会上,狗教授也演奏了一首巴赫的组曲——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第一号。其中的第一首前奏曲用吉他弹出来美得不得了,好似一屋子都慢慢被芳香填满。而这次我弹的前奏曲则完全是另一种气场。


当年我一次听到这首曲子还是在某个电视节目的片尾曲(小时候电视节目里面这种惊喜虽然不多,但是遇到一次便终身难忘)。想想那个片尾的编辑肯定是很懂巴赫的,为这首曲子配上的画面是田园风光。刹那间我就被击中……

据说绿色是最容易洗脑的颜色


德国是虽然欧洲工业化比较晚的国家,但在老巴赫活着的年代,工业化也应该开始兴起了。但是“老顽固”巴赫(他的儿子这么叫他的)的心仍然活在农耕时代,他的信条便是“一切往过去看”。他把之前把他之前的音乐做了一个完美的总结,总结得如此到位以至于后来的音乐家都要从他那里汲取灵感。可是巴赫音乐却超越了任何时代。听流行音乐的时候我们听到了心情,听肖邦我们听到了情感,听贝多芬我们听到了勇气,听莫扎特我们听到了人性,而听巴赫,我们听到了生命。生命是超越任何时代的。

巴赫的出生地:德国爱森纳赫小城


我一直不觉得巴赫的音乐是纯理性的,因为生命本就是感性的。当然,巴赫的音乐有她自己的感性方式,不是就像拉赫玛尼若夫一般欲将人淹没的情感,也不是肖邦那样淡淡的忧伤,而是能让人感受到一种生命生长的力量,尤其是这首a小调前奏曲。


还在诟病巴赫创作不出美妙的旋律?写不出色彩斑斓的和声?无论是旋律还是和声,在如此有生命里的音乐面前,是不是显得无比渺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