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Vol.177 新的一年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

古典音乐分享 2022-05-20 13:09:20

        我们学校每年都会请到江苏演新年音乐会的乐团来学校演一场,这是为今年曲目写的科普性的文字的一部分,也分享给大家。在自己公众号加个原创。

        新的一年,也回头感受一下一直蛮喜欢的“自新大陆”。


音乐是巴比伦通天塔倒塌后,最后一支反对分解人类的精神力量。



(第一乐章 弗里乔伊指挥)


        e小调第九交响曲(op.95)“自新大陆”,是捷克的民族乐派作曲家德沃夏克到美国任职期间留下的一首非常著名的音乐作品。全曲一共四个乐章。因为到访美国的缘故,这首作品的旋律中有很多美国本土的黑人音乐的元素,如:第一乐章中黑人灵歌《流吧,约旦河》、《老摩西卖玫瑰》、《马车自天上来》的影子和第二乐章中《回家》的旋律等。


(第二、三乐章 库贝利克指挥)


        这首作品的情感基调在前两个乐章和后两个乐章中是有比较明显的区别的。前两个乐章因为大量运用民歌的旋律,听起来颇有几分身在异乡的愁绪,整个感情基调也因此相对比较忧愁。后两个乐章的主题就和乡愁拉开了距离,听起来充满了坚毅和信心,尤其是第四乐章的第一主题的果断,把前面藕断丝连的情绪一口气扫开。



(德沃夏克美国弦乐四重奏 Op.96 第二乐章 阿马迪乌斯四重奏)


        对于这首曲子的理解躲不开德沃夏克在美国创作的另外两首重要的作品,Op.96和Op.97的两首“美国”弦乐四重奏,其中F大调的Op.96更为著名。在去日本旅行途中,我在京都的某美术馆偶然听到当地的大学生室内乐组在演奏这首作品。身在异乡的时候聆听德沃夏克感触总是比较深。德沃夏克虽然是捷克民族乐派作曲家,但是他写作的音乐中的乡愁具有一种普适性,在外的游子总是能从他有些飘渺不安的旋律中体味到一股因为远离故乡带来的愁情。但是德沃夏克的作品描绘乡愁也从来不止于此,总会在刻画完愁绪之后继续描绘如何去面对去克服这种负面的情绪。这几首乐曲充满坚毅和辉煌的结尾都反映出了作曲家虽身在异乡但依然因为才华横溢而备受赏识的事实。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因为形式的缘故对于感情的刻画没有弦乐四重奏那么细致入微,但是积极的面对现实决心和能量更为充足。


        最后介绍几个这首作品出色的演绎版本。这首作品最常见的两个录音是捷克指挥家拉斐尔·库贝利克和柏林爱乐的合作以及匈牙利指挥家伊斯特凡·克尔特斯和伦敦交响的合作。库贝利克的指挥非常细腻精巧,富于美感,最符合捷克民族气质;克尔特斯这个版本是我听过的版本中音效最佳的版本,气势恢弘,音色浑厚,同样让人印象深刻。另外我常听的是费伦克·弗里乔伊和柏林德意志交响的合作。弗里乔伊的指挥较之前两位更为朴实,乐队音色更加干净利落,乐曲的发展脉络更加清晰。虽然不及克尔特斯的录音出色,但是戏剧性更充沛。最后要谈卡巴斯塔(Oswald Kabasta)和慕尼黑爱乐的合作。卡巴斯塔在二战前是重要的德国指挥家,因为他对第三帝国的拥护,战后就被封杀。但是从指挥的造诣上评价,他也是近现代指挥史上的重要人物。他的这个录音是因为被错认为是威尔海姆·富特文格勒的录音而流传于世(富特文格勒是普遍认为20世纪最出色的指挥家之一),卡巴斯塔的水平可见一斑。这个录音实际听来,非常古朴,大巧若拙,带着现代指挥家所不具有的一种原始和能量。(点击原文聆听卡巴斯塔的指挥)

       每周一篇,每次逾千字,深挖内心,音乐能超越时空。


       我的微信号是Divine-Demon,您也可以添加我为好友。方便您和我交流。

       每周一篇较长的音乐随感,每天一首有趣的音乐作品,和您分享我的生活。

       如果您喜欢这个公众账号,希望您把它告诉您的朋友,谢谢。

       添加方法:在公众账号搜索中搜索“古典音乐分享”或者在添加好友中添加“Classical-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