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肖邦和肖邦的爱情

韵之声国际音乐交流中心 2022-06-20 09:41:10

“钢琴诗人”肖邦,或许是因为他细腻纤柔的音乐,总是能让人联想到爱情中的苦辣酸甜。

肖邦一生之中经历了那几段刻骨铭心的爱恋?这几段感情对肖邦的音乐生涯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

小编秉承严谨用事实说话的态度,汇总整理了,一起来深入认识一下我们最爱的肖邦诗人!



恋1
初恋●康斯坦茨娅


康斯坦茨娅(Konstancja Gladkowska,1810~1889)1810年晚肖邦3个月诞生于世。同年,波兰最大、最古老的音乐学校在华沙成立,就是著名的华沙音乐学院,现在的肖邦音乐大学(www.chopin.edu.pl)。康斯坦茨娅是一名女高音,美丽动人,才华横溢。


康斯坦茨娅肖像


1826~1829年,他们就读于这所三年制的学校。直到1829年春季,学院的一场音乐会上,他们才相遇。肖邦曾说,这个年轻而漂亮的人,是我充满信仰的理想。这首协奏曲的慢乐章,就是为了纪念我对她的爱!

f小调钢琴协奏曲

写这部作品的时候,我的思绪始终和她在一起......


▼肖邦《f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作品21)》 

指挥、钢琴:齐默尔曼 波兰节日管弦乐团

肖邦却没有明确指出“这首协奏曲”是哪一首f小调钢琴协奏曲》,因为这首协奏曲是肖邦19岁时创作的,这段话也是肖邦19岁时说的;而《e小调钢琴协奏曲》则是作者20岁时创作的。是哪一部作品就见仁见智了。由于e小调钢琴协奏曲先于f小调出版,所以这两首协奏曲的曲目编号和实际创作先后顺序刚好相反。



e小调钢琴协奏曲

在演奏这部作品后,肖邦永远告别了波兰


▼肖邦《e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11)》 

波利尼演奏


1830年10月11日,在波兰国家大剧院,举行了肖邦离国前的告别音乐会。在这场音乐会上,肖邦演奏了他的新协奏曲——《e小调钢琴协奏曲》。康斯坦茨娅则演唱了一段罗西尼的咏叹调。,沙俄军进攻波兰。时间永远刻在了1830.11.2——这一天以后,肖邦再也没有回到他的祖国。

肖邦的两首钢琴协奏曲里,都有康斯坦茨娅的影子,她是肖邦的初恋,然而直到肖邦死后,康斯坦茨娅才听人告诉她这段痴情的暗恋,她听后感到非常惊讶。


恋2
心碎●玛利亚


玛利亚·乌金斯基(Maria Wodzińska,1819~1896)是一个波兰伯爵的女儿,曾在日内瓦学院学习钢琴和艺术。

▲玛利亚自画像


离别圆舞曲

离别前的依依不舍,让肖邦写下了这首曲子


▼肖邦《降A大调“离别”圆舞曲(作品69第1首)》 
鲁宾斯坦演奏

1835年9月份,肖邦25岁,在他从卡罗维发利回巴黎的路上,他遇到了从华沙来的老朋友乌金斯基一家。他们的女儿玛利亚,肖邦在5年前就已经认识了。玛利亚那时候还是个11岁的小女孩,如今已然亭亭玉立于肖邦的眼前。肖邦和他们一家在德累斯顿快乐的度过了两个星期。离别前的依依不舍,肖邦为她作下了离别圆舞曲》


▲肖邦未婚妻玛利亚画的肖邦肖像


1836年肖邦向玛利亚求婚,玛利亚的母亲——乌金斯基伯爵夫人起初答应了。然而由于肖邦患有肺结核、身体非常贫弱,玛利亚的父亲——乌金斯基伯爵后来拒绝了这桩婚事。他们的关系在1837年无果而终。玛利亚在4年后(1841年)嫁给了别人。


恋3
陪伴●乔治桑


乔治·桑(George Sand,1804~1876)原名露西·欧若拉·杜邦,19世纪法国著名的小说家。她是当时文艺界有名的交际花,他的情人无数而且都是文艺界响当当的人物——小说《卡门》的作者梅里美,大诗人缪塞,肖邦,大文豪福楼拜等等。她反对女性处于被支配的地位,甚至反对婚姻,认为婚姻是不够人性化的。在那个女权运动还未兴起的年代,乔治·桑无疑是追求女性解放的先锋。


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是幸福的:爱和被爱

——乔治·桑


小狗圆舞曲

肖邦看到乔治桑的小狗追着自己尾巴的情形所写的曲子


▼肖邦《降D大调“小狗”圆舞曲(作品64第1首)》
鲁宾斯坦演奏


1836年,在玛丽达古伯爵夫人(她是肖邦好友李斯特的情妇)的私人聚会上,肖邦与乔治·桑 首次相遇。他们完全没有一见钟情,恰恰相反的是,肖邦起初对她有些反感——她身高1.54米,穿着男人的衣服,整晚抽着雪茄,她是个女人吗?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乔治桑越来越引起肖邦的注意,肖邦发现和她在一起时,他可以尽情倾诉内心深处的情感。后来,肖邦和乔治·桑生活在了一起,他们保持了长达9年的关系,乔治桑给予肖邦的细心照料,有助于焕发肖邦的才华,他们生活在一起的后来几年,肖邦的作曲生涯达到了他个人生命的最高点,是肖邦鸣唱“天鹅之歌”的岁月。

“雨滴”前奏曲

雨中的等待,也是一种浪漫


▼肖邦《降D大调“雨滴”前奏曲(作品28第15首) 》

波格莱里奇演奏


班牙的马略卡岛(1838.11.8~1839.2.13)是地中海上一座美丽、温暖的岛屿。肖邦在这里完成了他的《二十四首前奏曲(作品28)》,乔治·桑也写过一本小说《马略卡的一个冬天》来纪念这段时光。


最能代表这一时期肖邦心情的,莫过于《降D大调“雨滴”前奏曲》(作品28第15首)。外面的环境虽然阴森、恐怖、寒冷,但因为有情人的陪伴,一切都可以消融;因为有最爱的人在身边,一切都是新鲜的、自由的、欢快的,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肖邦和乔治桑


夜曲

肖邦把爱情的浪漫与平淡都谱入了一首首夜曲中


▼肖邦 c小调夜曲(作品48第1首) 阿劳演奏

▼肖邦《降e小调夜曲(作品55第2首)》 ,波格莱里奇演奏

▼肖邦《B大调夜曲(作品62第1首)》,阿劳演奏

▼肖邦《e小调夜曲(作品72第1首)》 ,傅聪演奏

1846年,肖邦和乔治·桑在诺罕庄园里一起度过了最后一个残秋,11月,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分开了。肖邦来到巴黎心情十分忧郁,肺病加重,身体越来越坏,但为了生活,他还要带病教学生弹琴。第二年春天他的身体稍微好一些,想起和乔治·桑在一起的这些年,他很有感触,于是,写下了一首《升C小调圆舞曲》。

乍一听,你会感到它的旋律很美,实际上它隐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悲哀。

1849年10月,肖邦在巴黎逝世,在他的遗嘱中,他让人把自己的心脏运回祖国,他的遗体埋葬在巴黎的彼尔……拉什兹墓地,紧靠着他最敬爱的作曲家贝里尼的墓旁。在他的葬礼上,奏响了他的《葬礼进行曲》和莫扎特的《安魂曲》,那杯从华沙带来的祖国的泥土,被撒在他的灵柩上,他的心脏装在匣子里运回了他一心向往的祖国波兰,安置在华沙圣十字大教堂里。


分手以后,他们再没有见过面,乔治桑也从未去看过他。当肖邦去世的消息传到乔治·桑的耳中,乔治·桑呆坐在那边,什么都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