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正月子飘 | 那一曲民间小调《十月飘》,再找谁唱来听?

土著民 2020-07-28 06:06:07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乡土| 乡音 |  乡忆 |  乡情

文 | 李文斌


李文斌作品:梅仑山记   魂牵梦绕108  走马观花黔东行  凉茶情   沙山嘴上的老屋

外婆,日子飞快,眨眼你在康家湾屋后的荒冢里孤寂地睡着快四年了。

你睡着的时候正是碧草如茵百花盛开的春天,我记得那个春天特别短,刚刚料理完你的后事,在亲戚的余悲中突然间就转换了季节。一切都来不及细看细想,弹指间又是四年了。人生一场春梦,春尽了无痕,可叹啊。

在无边的叹息中,春又悄然而至。你看!万物已从严冬的残梦里惊醒,和风正吻着台洲庙旁的原野。你可曾听见山中稀稀落落响起了农家祭拜先人的爆竹?乾坤空落落,岁月去堂堂,不知不觉中,人间又是一年新春了。

万家团圆的日子是分外想你的时候。大年初五,你的生日,我特意邀了表弟前来你的墓茔祭奠。四年了,我不见你四年了啊!天堂里的你可曾安好?伫立旷野,真教人暗然伤神,百感交集。

想起往昔每年的此日,你定会坐在屋里的炉边翘首相望,我们短暂的停留足够你幸福一整年。待到来年的新春佳节,再次见到我们兄妹,你又会喜滋滋双眼笑成一条缝,那无限开心的样子就象桃花的笑靥开在春风里。如今人去楼倒,你已长眠此地,再来康家湾,我到何处歇憩?想听民间小调《十月飘》,找谁呢?

麦苗又青,红梅正放,紫燕在绕梁呢喃,你在何处呀,你在何处?

我踟蹰在你的墓旁,茫茫空际,见不到你的慈容,我的悲伤的泪啊,如涌泉般滴落在你苔痕斑斑的墓碑。山风阵阵,坟头遍布的枯草也懂祭奠人的心,它在风中呜咽低吟呢。墓穴里沉睡的外婆,你可知晓我无尽的忧伤哀怨?

我在坟前点着了一炷香,蜡烛残泪点点化作相思雨,纸灰飘飘如蝴蝶绕飞在垒垒孤茔畔。我虔诚地跪伏于你的坟脚,在流离的时光和袅袅上升的轻烟中,我仿佛看到了你的影子,我看见你在田野劳作,在山中采茶,在灯下缝补……啊,你还在,你并没有走远,那个在垄上唱着忧怨小曲的是你吗?

七月子飘哎是立秋

单身难打呀寡难守

寡难守哎奴的干哥

老年守寡不要紧吔

年轻守寡真难过

有情奴的哥,乖乖我的妹呃

真难过哎奴的干哥

世人都说黄莲苦,你比黄莲苦十分,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命苦的人了。青年丧夫,你们母女四人相依为命,苦度时日。待到熬出头来,谁料又是老来丧子。长夜何漫漫,垂泪到天明。人间的苦难接踵而至,生活的重压,旁人的欺凌,独自守着个破屋,青灯孤影,你是如何挺过来而活到了九十高龄?

你的生活原本不是这样的啊。少女时代,你天真烂漫,爱说爱笑。每回听你说起少小时事,我的眼前便闪过一个在田野追逐、在山间放歌的嫣然少女——那正是豆蔻年华的你。虽未进过学堂,却跟随兄长学会了许多国学精华,《三字经》你能从头背到尾,一字不差。民间小调你可随口哼来,婉转动听。幽幽苍天,造化弄人,可叹啊,可叹!想起你凄凉的生活,仰望长空,我不禁泪澿澿悲从中来。

你是这个世上最平凡的人,却也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女性。你是那般传统、宽厚,你的强大的韧性与耐力无人能比,艰难的农村生活丝毫不能压垮你。你们那代人啊,起早贪黑,劳作不息,图的仅是个食能果腹,衣可御寒,生活的目标也极为单纯,只是尽心的照顾家庭、照护着儿女,心里头全然没有自己。这一点,我的母亲与你是极为相似的。

墓前的公路上,车来人往,热闹如常。四年的时光里,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多少惊人的变化。从县城通往金蚌的道路新铺了柏油,王骥公祠周围的高楼一栋栋拔地而起。这些,你是不可能知道了。

令人伤感的是你居住了六十多年的老屋却在去年轰然倒塌,旁边的古宅也被折得七零八落,断砖残石,一片狼藉,全不是当年深宅大院的情形了。倘若你还活着,恐怕再难找寻回家的路了。然而,这些都不打紧的,在不见你的一千四百多个黄昏夕阳里,我的母亲无时无刻不在深情地思念你,呼唤你——归来吧,魂兮归来!

你的遽然离去,母亲真是肝肠寸断。她忍了腿脚的病痛,一定要来见你最后一面。出殡那日,她双手扶棺,呼天抢地,对着棺木捶首顿足,千呼万唤着你,却唤不醒永远睡去了的你。在尽是烟灰的停放你灵柩的空坪中,母亲哭得死去活来,满地翻滚,任凭我与父亲怎样劝慰就是卧地不起,声声哀怨的哭诉,纵是铁石心肠也落泪,在场的乡邻,不知陪洒了多少伤心泪珠儿。封殓时刻,我怕听母亲撕心裂肺的呼喊,独自一人从灵堂躲入你曾经住过的昏暗的卧室,坐在床沿上,想起你孤苦伶仃的一生,泪水竟不由自主的直往下掉。可惜,这些你是看不到,听不到了,永远,永远……

失去你是母亲胸口永远的痛。这些年里,她终日以泪洗面,似乎一直无法从痛苦中解脱。只要提及你,她便忍不住老泪纵横,掩面痛哭。春暖花开,彩蝶在庭前飞舞,她以为是你回到家门口。夜幕降临,蝙蝠在餐厅盘旋,她以为是你来看她。初夏时节,一条小蛇窜入厅堂,父亲拿起锄头就要追打,她赶忙制止,说一定是你对她放心不下,又是焚香,又是跪拜。还说你频来报梦,如何如何。就连风动竹帘,落叶飘入窗内,也会引发她阵阵喟叹。唉,念母心切,忧思难遣,她把一切自然现象都幻想成你的化身了。生前能尽孝,死后又感怀。你生有此女,想必也可含笑九泉了。

从墓旁向下眺望,台洲庙下的大坝塘行人稀少,由三岔路口穿过山青水秀的龙口,过将军殿,经罗山煤矿,到达走马街。或者自龙口,过新铺子,经彭家祠堂,翻过鸡窝山,往大塘而去。这两条连接娘女两家的路,你风尘仆仆的往返了无数回。我也烂熟于心了,记不清儿时跟随父母在泥泞的小路上穿行了多少次。只是芳草萋萋,无人行走,左边的小径早已荒废。通往将军殿的那条马路至今犹在,并且宽敞了许多,如果你行走于此,再也不会深一脚浅一脚了。

过了枫树铺,渡过跳石河,便离龙口不远了。到了大坝塘,就可望见你的家。可是,你的家而今安在?一丛芳草掩英魂,数点寒星照孤冢。风吹云散,年轮辗过,一切有形之物在时光的流里终将归于空寂。数十年后,除了残存于墓碑的铭文,还有谁能记得你的名字呢?想起来,这是多么可悲的事啊。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鸦雀从林间惊起。我与表弟从你墓冢下来,经过一户人家,里面人声喧哗,一桌打牌的人正在忙着数钱。很想进去坐坐,你不在了又有什么坐头呢?罢,罢,罢,这变了味的新年呀,还是唱一曲你教的歌谣吧——

正月子飘哎是新年,

奴劝情哥呀莫赌钱。

莫赌钱吔奴的干哥,

十个赌钱九个输。

有情奴的哥,乖乖我的妹呃,

哪个赌钱有好处呀,

有好处哎奴的干哥。

作者:李文斌,男,网名将相和,双峰县地税局干部。自幼爱书法,好古文,喜诗词。爱唱大江东去,更喜春花秋月。

李文斌作品:梅仑山记   魂牵梦绕108  走马观花黔东行  凉茶情   沙山嘴上的老屋

土著民经作者授权首发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往期推荐阅读】

□大过年 | 网络春晚

  • 看网络春晚如何撩动诗人的情怀

  • 彩排剧照

  • 丁酉年味 | 今天,让我们过一个特别的年

大双峰 | 回归

  • 最浪漫的事,是陪你去九峰山看雪

  • 藏在双峰山野的儿时零食,你都吃过吗?

  • 原来双峰可以这样美|李建新航拍镜头下的双峰

忆时光 | 岁月

  • 那些年,一个"二哈"双峰姑娘的生意经

  • 爸爸,您的女儿今天90岁了

  • 石牛有位塔沙奶奶,她的庭院堪称双峰最美

□念故乡 | 亲情

  • 故乡双峰的年味|在异乡,你会怎样过年?

  • 守家的老母亲 | 有你唠叨的日子,才叫团圆

  • 荒田湾  外婆路

□在路上 | 旅行

  • 一位双峰女孩的朝圣之旅(一)

  • 环中国边境骑行127天,他活成了所有男人想要的样子

  • 梓门桥 | 踏遍万水千山,幸好还有你

 土 著 民 

乡土 | 文学 | 生活 | 记忆

第11届中国传媒大会最具活力文化自媒体

第12届中国传媒大会最具乡土气息自媒体

2015年湖南省最佳新锐自媒体

扎根乡土  留住乡音

传递乡情  守住乡愁

合作/投稿:toozoo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