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拉乌的春天 ——记宾川县拉乌乡拉乌完小谢红芬老师 | 优秀乡村教师

美丽拉乌生态彝乡 2021-09-11 08:10:40


1

初识拉乌是在一个网友的博客上,他发了一组漂亮的照片:有云雾升腾的山谷,村庄影影绰绰,一块块梯田铺在山腰,麦苗青绿,菜花金黄;有朗日下起伏的沟谷,山色秀媚,一层层泛黄的稻田明艳逼人;有晴空映衬着的老核桃树,枝干黧黑,树叶碧绿;有潺潺溪流边立着的红泥土墙房,透着温暖安宁……这是何方仙境?看了文字说明才知道,这个地方叫拉乌,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的一个彝族乡。

拉乌乡位于宾川县东部,距县城78公里,境内高山河谷相间,拉乌河纵贯全境,气候温润,居住有汉、彝、白、苗和傈僳5个民族,其中以彝族为主,是大理州比较边远的少数民族乡之一。

拉乌是彝语“拉咱务”的音译,是村落多在拉乌河上游的意思,云南方言叫作“河头上”。 

群山,森林,溪流,梯田,拉乌有着世外的韵味。

蓝天,霞光,云雾,炊烟,拉乌有着不染纤尘的秀美。


初识谢红芬也是在网络上。

我偶然在微信上看到一个身着彝装的女子,笑容明媚,她就是宾川县拉乌乡拉乌完小的教师谢红芬,2016年“马云乡村教师奖”获奖者。

“马云乡村教师奖”于2015年由马云公益基金会发起,每年一届。旨在树立乡村教师阳光活力的榜样典范,弘扬乡村教师无私奉献的高尚师德。

经过严格的初评,终评,谢红芬获得了这一奖项,因为她不仅仅是一名乡村教师,她还是一个致力于建设“书屋”的公益人,她还是一个彝族文化的传承者。    

2

拉乌边远。

出了宾川县城,车子就开始爬山,公路弯来拐去盘山而上,好在原来的弹石公路都已经铺成了柏油路面,大可以一路奔驰。我们过了平川,过了古底,翻过哨房山垭口,就进入拉乌地界。

我们从拉乌乡中心学校张校长口中我了解到谢红芬的一些情况。

谢红芬在拉乌乡,乃至宾川县名气都很大,不只是因为她获得了“马云乡村教师奖”。

谢红芬的教学成绩十分突出,她所教班级的成绩已经连续10年位居全乡镇第一名,平均成绩远远高于其他班级20多分。这一纪录的保持是十分难得的。她从大理州民族师范学校毕业后一边教书,一边坚持学习,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大专、本科的文凭,完成了学历的提升,夯实了专业基础。业余时间她致力于公益活动,拉乌完小,还有周边几所学校引进的许多公益项目都是由她协助完成的。在彝族文化传承方面她也做了许多工作,让拉乌走出大山,让外界认识拉乌。

教师,公益人,民族文化传承者,都是她的标签。

以上算是官方给谢红芬的评价,我更想听听她自己怎么说。

拉乌完小离拉乌乡政府还有12公里,是一段弹石公路。小憩之后,我们又继续驱车前往。


3

拉乌完小是一所山区全寄宿制民族小学,有彝族,傈僳族,白族和汉族,其中彝族占70%。从一到六年级共有11个教学班,学生378人,教师22人。

走进学校大门,只见教学楼,学生宿舍,教师宿舍整齐有序;篮球场,操场干干净净;花台里树木,花草葱茏茂盛。这样的学习环境,看了让人心里特别安妥。

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在教育方面下大力,重投入,社会各界捐资助学也尉然成风,众多企业团体也纷纷解囊相助,学校办在破庙里,教室挤在危房下的现象消失了,破旧的校舍,泥泞的操场都已经成为了历史。

一截钢轨敲打出的“当当”铃声不再是乡村小学校的形象代表了。

我不是专业记者,提不出尖锐的问题,就是想知道这样一个文弱的女子,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精力?除了教学外还要做公益,还要做民族文化。


谢红芬给我讲了她小时候的故事。

我家有4兄妹,一男三女。做为独子的哥哥却不幸带有残疾,他是个驼背。因为家庭贫困,理应得到更多关爱的哥哥小学没毕业就早早回家务农,竭尽所能分担起养家的责任。我是次女,每天放学回家后还要打猪草,做家务,好不容易坚持读到了初中。初三那一年,父亲却打算让我辍学回家,因为家里实在供不起我和两个妹妹同时上学了。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开学都6天了,父亲丝毫没有让我去学校的意思。我终于鼓起勇气对父亲说:“我要读书!我要上学!”我的父亲一筹莫展,他无奈地说:“家里没有钱,供不起你们啊!你们三姊妹必须回来一个……”我绝望了,整整一夜没有合眼,一个不甘的念头促使我悄悄起床,悄悄走出家门,我沿着山路一直往前走,爬过了一个又一个坡,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我没有目标和方向,只知道一直往前走,山那边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世界。

我走了三天,父亲找了我三天。当他在和拉乌相邻的平川镇上找到我时,憔悴悲伤的父亲终于答应让我继续读书。我又回到了教室里,我满心欢喜却一刻不敢忘记父亲哀伤的面容,我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半年后,我考上了大理州民族师范学校。我读书的费用增加了,家里的负担也更重了,好在班主任给我介绍了一份家教的工作,勉强维持住我简单的学生生活。

这是一个普通的故事,在贫困山村这样的故事屡见不鲜,可是它却给了我答案,谢红芬热爱教育工作的动力,她致力公益活动的初衷全在这个故事里了。

都说知识改变命运,可是贫困的家庭,落后的教育条件,狭窄的生活环境,山区孩子的求学之路格外艰辛。谢红芬在教学之余便致力于做公益,她知道一点点帮助,扶持和鼓励都会让山区孩子的人生之路迈上一个新台阶。


4

谢红芬1983年出生在拉乌乡哨房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彝族姑娘。2003年她顺利通过了事业单位招聘考试,成为拉乌乡新田完小的一名教师。

拉乌生态环境秀美,森林覆盖率高达98%,是国家级生态乡镇。生于斯,长于斯的谢红芬深深热爱着这一片土地,但是拉乌地处偏远,交通条件落后,又是少数民族聚居地,经济,教育,文化的发展都远远滞后于别的地方。建设家乡,服务乡亲,成了谢红芬迫切的心愿。

谢红芬意识到随着国家对乡村教育的重视,投入力度的加大,乡村学校的教学环境会越来越好,硬件设施会逐步到位,最为匮乏的将会是教师,优秀的教师。虽然近些年有特岗教师,支教教师还有一些志愿者陆续补充到山区学校来,但是来来走走,能够长久留下来的终究是少数。谢红芬自称是一个草根老师,她认为要缩短城乡教育的差距,草根老师必须自救,只有本地的教师强大了,才能提升本地整体的教学水平。她说:“本地的墙还得要本地的泥巴来敷。”她勤奋工作,备课,上课,改作业,家访,事无巨细,都一一认真去做;业余时间她刻苦自学,挑灯夜读参加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她努力让自己上升到优秀的层面。

凭着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刻苦钻研的学习劲头,谢红芬的教学成绩十分突出,连续10年居全乡第一。她多次荣获州级、县级,乡级的表彰和奖励,“大理州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教育工作先进个人”“优秀团队干部”“学科带头人”“宾川名师”“教育教学创新个人奖”“优秀教育教学质量奖”……各种荣誉纷至沓来。

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谢红芬深切感受到阅读对学生能力的影响很大。她认为“阅读习惯有了,某种意义上学习习惯就有了。他就有了自己的后劲,不管怎么换老师,他都有自己的学习能力。”基于这样的认识,谢红芬注重引导学生爱阅读,会阅读,享受阅读,她希望她的学生不论长大后从事什么工作,以何为生,都不要忘了阅读。一个喜欢阅读的人,他的人生一定是充实的、澄澈的、向上的、有为的。这也是谢红芬“书屋”梦想的源起。


5

2008年谢红芬和拉乌完小的教师吴小刚结了婚,随后调到了拉乌完小。

吴小刚也是拉乌本地人,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现在是拉乌完小的校长。

为了引导学生阅读,促进学校阅读氛围的形成,2006年谢红芬组织成立了校园广播站,设立“我的故事讲给你听”栏目,意在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同时她还用“班级图书角”等方式,搭建课外阅读的平台,用讲故事、诵读、共读等形式培养学生的阅读习惯。无奈,学校藏书不多,能让孩子们阅读的书藉十分有限。2013年,“上海微笑图书室”走进拉乌完小,向学校捐赠了一批适合孩子们阅读的绘本和书籍,这让谢红芬喜出望外,看着孩子们捧着那些漂亮的绘本爱不释手,她心里通过阅读,让孩子们长见识,看世界的念头更加执着了。

2013年5月,她参加了“微笑图书室”在拉乌举办的培训,同年8月自费到成都参加“亲近母语,阅读种子教师”研习营的活动,成为“微笑图书室”的合作教员,在“微笑十周年年会”的阅读论坛上分享了《我对阅读的理解和实践经验》。她到普洱参加“微笑阅读成长中心”的培训,与大家分享《拉乌阅读现状及愿景交流》。2015年由“微笑图书室”与“歌路营”合作的“新一千零一夜农村住校生睡前故事”公益项目在拉乌完小,平川完小,碧鸡完小和拉乌中学展开,从联系,填表册,以及后续项目的开展和反馈,谢红芬几乎全程参与了这个项目。她还为拉乌乡两所幼儿园申请到“微笑图书室”捐赠的一批图书。她在本校开展各种阅读活动,尝试绘本教学,并努力向周边学校推广,希望能带动本地区重视阅读,能在学校甚至在村寨里营造出浓厚的读书氛围。

谢红芬从学校毕业至今一直担任班主任,13年从未间断过。

在寄宿制小学校里班主任的工作是十分繁重的,不仅要管学生的读书学习,还要操心他们的衣食住行和安全问题。她总是不辞辛劳,想方设法把班级活动开展得丰富多彩,有主题阅读、共读、故事会等阅读活动,也有“环保小卫士”“山歌小调我能行”“果盘拼拼拼”等特色活动,还有关注留守儿童和困难学生的“家长课程”“爱心小站”等活动。

13年来如一日的孜孜不倦,谢红芬的理念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假如我是孩子,假如是我的孩子”,她遥遥领先的教学成绩得益于这样的换位思考和将心比心。


6

拉乌家长们的文化水平十分有限,约85%的家长只有初中及以下学历,约5%的家长不识字,中专及以上的只占10%。他们很少会给孩子买课外书,有的是因为根本意识不到课外阅读的重要性,有的却是因为经济条件限制无力购买。

基于这样的现状,孩子们要想得到家长有效的阅读指导几乎是不可能的。

谢红芬走进一户又一户的农家,她看到孩子们在家的时间大多数是守着电视机度过的。她作过一个粗略的调查,一个六年级的班级里有11个拉乌村的孩子,竟有8个是近视眼。这结果让她大吃一惊,这些孩子的视力出现问题完全是因为长期看电视,玩手机所致。她筹建公益书屋的想法越发迫切了,她要尽力为拉乌的孩子打开阅读这扇窗户。

书籍是可以给人力量的。谢红芬读民族师范时,一边做家教一边读书,就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她读到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除了感慨主人公的命运和自己何其相似之外,她更多的是从书中汲取了精神力量,不自卑不放弃,她学会了坚强地面对人生。

在一个假期里,谢红芬尝试着举办了一次读书活动,没有场地,拉乌村委会把会议室借给了她。

那次读书活动是从早晨的彝族打歌开始的,接着是诗歌朗诵,绘本阅读,默读,童谣和连锁歌游戏,谢红芬巧妙地将趣味、绘本、美术整合在一起,同时给孩子们独立思考和动手操作的机会。这次读书活动惊喜频出,孩子们稚气的朗诵,自编的童谣,灵气十足的石头画……一个又一个的事实证明了拉乌的孩子是那么聪明,他们像一块块璞石,缺少的只是打磨。

2016年,谢红芬家开始建新房了。新房一共两层半,一楼约70平方米是按照公益书屋来设计的。

我问她,公益书屋从装修到图书购置预计需要多少钱?她说20万。这个数字吓了我一跳,在我的印象里,书屋不过就是几个书架,几张桌子和凳子而己。

提起书屋,谢红芬一脸梦幻,她在培训时参观过一些儿童书屋。墙壁,书柜,地板,或淡蓝,或粉红,或嫩黄……各种色彩搭配出温馨的情调;美丽的绘本、各种图书整齐地摆放在式样独特的书架上,那些书架有阶梯状的,有蜂巢似的,它们或立或卧,或挂在墙上,放在其间的每一本书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书屋里的沙发也是充满童趣的,有卡通式样,有动物形状,还有月牙般吊在空中的,孩子们可以选择一种舒服的姿势,或坐,或靠,或依;书桌也是别出心裁的,边缘是起伏的波浪形状……

她的描述充满了童话的气息,满溢着享受的意味。

为什么城里的孩子能在童话般的书屋里读书?我们山里的孩子却连见都没见过?

获得“马云乡村教师奖”让谢红芬的梦想实现了一半,她决定把所得的奖金全部用于公益书屋的筹建。她的家人也全力支持她,刚上小学的儿子不玩花钱的游戏,不买太贵的零食,他懂事地说:“把钱省下来盖故事小屋吧。”

一个学生家长对谢红芬说了一句朴实得没有色彩的话:“娃娃说了,书好。”阅读活动的推广通过一群孩子影响着一所学校,通过一所学校影响着一个村寨。相信谢红芬的梦想会实现,拉乌将会有一个纯公益的书屋,这个书屋会培养出许多热爱阅读的孩子,他们将带着从书籍里汲取的力量上路。


7

彝族文化传承是谢红芬致力去做的另一个工作。

拉乌虽然是一个彝族乡,近几年汉化的速度却很快,有些村寨甚至都不讲彝族话了,这当然有利于和外界的交流,也有利于本地的发展,但是彝族文化的精髓眼看着也随之流失了。作为彝族的后裔,谢红芬自觉地承担起传承和保护彝族文化的工作。

2013年,谢红芬在学校里组织开展了“彝族本土歌曲”校本课题研究,她走村进寨收集了拉乌彝族山歌30多首,并选择曲调优美,内容健康的曲子教学生们传唱。2014年经“微笑图书室”推荐,拉乌完小与上海益优青年公益服务中心合作成立了“来自大山”彝族文化才艺社团,谢红芬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她在学校里组织开展彝族文化才艺社团课程,课余时间收集整理彝族民间本土文化资源。

谢红芬四处挖掘民间艺人,听说谁会唱山歌,谁会跳彝族舞,谁会彝族传统手工技艺,她就亲自去拜访请教,有时候还请到学校里来教孩子们。乡亲们对她的工作也非常支持,有一个学生家长曾冒雨骑车赶来,只为给谢红芬唱一段几近失传的彝族调子。

在谢红芬的努力下,彝族原生态歌舞走进校园,拉乌完小的校园文化具有了鲜明的民族特色。孩子们对彝族歌舞的学习满怀热情,其中由民间艺人,才艺老师指导编排的彝族舞蹈《情满彝乡》《彝乡娃娃》《彝山小脚丫》《欢迎你到我家乡》等已经成了拉乌地区的文化名片,多次在各种文艺活动中演出。

不仅如此,拉乌完小的彝族舞蹈还走出了大山。2013年12月,谢红芬带着学生李海秀、彭鑫蕊到昆明参加第二十届香港世界青少年“金紫荆花”奖艺术大赛,李海秀同学的彝族舞蹈《欢乐的彝寨》成功晋级,于2014年2月到香港参加比赛,获大赛金奖;吕玉美同学的舞蹈《欢乐的火把节》参加过上海展演;罗佳慧、杨丽萍等4名同学也携带着彝族舞蹈《情满彝乡》和彝族酒歌《依米劳录塞木司》,到上海参加“来自大山”少数民族才艺夏令营活动。

在谢红芬和才艺老师们的努力下,2015年拉乌完小成功举办了“拉乌彝族乡青少年传承彝族文化”文艺展演。

为了更好地传承彝族传统文化,在传承中创新发展,谢红芬在拉乌完小成立了“绿阅”社团,带领孩子们参加由“言乎及言”“尼诺艺术”两家艺术机构发起、主持的“乡村儿童美术课”公益计划项目,通过这个项目,社团学生的绘画作品能得到外界专业教师的点评和指导,他们中或许会有人成为画家,他的画笔将会向人们展示美丽的拉乌,拉乌的美丽。

   


8

山区落后的教育一直是扶贫攻坚的一块“短板”,谢红芬让我们看到了克服这块“短板”的希望,她的名言是:“以做公益的姿态来做教育,就没有做不好的教育”。在这里,高质量的教育资源不再依赖“等靠要”,草根教师们奋起自救,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着山区的教育现状。

我到拉乌拜访谢红芬是在春节前,拉乌山岭上的核桃树都还光秃着树枝,如剑似戟般支楞在蓝天下,我却感到春意融融,因为我知道,在拉乌有一个叫谢红芬的老师。在拉乌有许多个像谢红芬一样的老师。他们和他们身后的孩子就是拉乌的春天。


 ● 作者简介:

姚静,彝族,大理州漾濞县苍山西镇初级中学教师,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大理州作协会员。出版有小说集《尘埃深处》。



领导说了!

你转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


-责任编辑:徐永寿-

-美术编辑:李元琴-

-审核:邓琼-



本文系云南教育杂志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过,大家可以放肆地转发到朋友圈,这是可以哒~


“低调”的自我介绍

--------------------

来都来了,投个稿再走呗~


《云南教育》是云南省教育厅主管、云南教育报刊社主办的教育工作指导类期刊,创刊于1958年,入选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来源期刊,收录于中国知网,连续多年被评为“云南省优秀期刊”“云南省优秀社科期刊”“云南省A类期刊”,国内外公开发行,国内刊号CN53-1011/G4,国际刊号ISSN1009-2099,网址:ynedupress.ynjy.cn。

《云南教育·小学教师》侧重于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刊物坚持“传播新理念,交流新经验,推广新成果”的编辑方针,及时传播先进的教育科学信息,积极进行小学教育教学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突出引领性、实用性和互动性。全年12期,每期定价6元,年定价72元,邮发代号64-40。刊物以“择优录用”为用稿原则,作者稿件一经录用即付稿酬、寄赠样刊,不收取任何费用。投稿邮箱:ynjy2014@126.com。编辑部电话:0871-65168919

地址:昆明市学府路61号   邮编:65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