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民间小调:刘晓燕一首《打工难》唱哭无数安徽人

安徽民间小调群 2022-05-08 08:30:18



凌阳先生,学问深,文章好,近作《国学之我见》,他给了我们一个儒学的概述,拜读再三。我读《国学之我见》后的留言:
儒雅如斯。问候了,朋友!国学是我民族的性格。是国学造就了这种性格,还是这种性格造就了国学?我想,两者是互动的。农民的性格。农民的文化。它厚实,平和,中庸,韧忍,宽容,但它平庸、软弱、周全、安足,甚至有些狡猾。孔子想从政,推行理想的周制,但无路,遂当教师,教人做人,教人做事。他想不到他的几句话成了中国的意识。中国从来就没有实行过王道(儒道),儒道反成了束缚百姓头脑的东西。人心需要规矩,帝王需要秩序,得给百姓一个理由,这就是国学,是士者钻研的学问,是百姓崇拜的宗教。好在有这么个统一的文化,中华民族才统一到今,大功劳,也是儒学的致世的社会功效,也是儒教的一个意外收获吧。
孔子说“仁”,孟子讲“义”,程朱论“理”,守仁究“心”,人志“君子”,事求“中庸”,大家“和为贵”。他们给了国人一种思想和精神,一种规矩和操守,一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追求。我们才有了悠久历史和大国风范,如今,我们把它叫传统,或,叫国学。
就像一件穿了千年的老棉袄,虽然旧,补丁摞补丁,虽然爬满了虱子,虽然,还有一股酸腐味,但,我们还是要穿下去的,因为它是我们的皮,而且,暖和。
随后,便有了以下的“我见”,如果也这些算国学或国学的影子的话:
当下,讲孔孟,兴国学,“你方唱罢我登场”,很热闹,似乎寻到了医治“人心不古”的救世良方。  
岂不知,中国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真正的“王道”,多是赤裸裸的“霸道”。法家那一套比儒家那一套吃香,权、势、谋恰是统治者追求的面南之术、驭臣之术、愚民之术。中国普通百姓也都是如此,谁不懂得“算计”。最多是闭了眼不说话,或忍了心不争究罢了,图个省心,图个平安。所以说,中国人“很聪明”。  
岂不知,现阶段是个满地找钱的年代,人人都急红了眼。满世界的丑闻、怪事早已是“久居鲍鱼之肆,不闻其臭”了,见怪不怪了。那个“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信者几人?实行者几人?道是:“自古圣贤多寂寞”“胜者为王败者寇”也。难怪当年孔子要“道不行,乘槎浮于海”了。所以,中国才有了避世离俗、明哲保身的黄老们。理论和实际就是这么得不着边。
然而,开国以来,西风渐劲,无孔不入。国人要与国际接轨,有些人更是对“时髦”趋之若鹜,恨不得立马换了这身黄皮肤。国学式微,长期以往,国将不国,所以,话又说回来了,国学还是要提倡的,老祖宗的那点东西还真值得我们骄傲和崇拜。那毕竟是我们民族的旗帜,是中国人之所以成为中国人的印记。脸面总是要要的,理想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