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柏林爱乐乐团之声-纪念卡拉扬诞辰100周年特辑

乐和 2021-02-21 06:45:30

               ↗  如果您喜欢小编的音乐请点击“乐和”+关注    




 卡拉扬和柏林爱乐乐团 
纪念卡拉扬诞辰100周年特辑

Herbert von Karajan

上海 柏林  


赫伯特·冯·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1908年4月5日-1989年7月16日),出生于萨尔兹堡,奥地利著名指挥家、键盘乐器演奏家、导演,享誉世界。他在指挥舞台上活跃70年。他带领过欧洲众多顶尖的乐团,并且曾和柏林爱乐乐团有过长达34年的合作关系。他热衷于录音和导演,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的音像资料(到1988年为止他发行超过1亿张唱片约700款录音),包括众多的管弦乐,歌剧录音和歌剧电影,涵括从巴洛克后浪漫主义欧洲作曲家的作品。其中一些作品,如贝多芬的交响曲还被多次录制。卡拉扬在音乐界享有盛誉,甚至在中文领域被人称为“指挥帝王”。

青少年时代

卡拉扬的家庭原籍是希腊。自他的祖辈移居到奥地利以后,这个家族就不断地出现著名的人物,由于祖上的功名着著,先后有两名成员被当时的奥皇封为男爵,所以他的家庭一直是属于贵族家庭,卡拉扬全名中的“冯”字,即是一种贵族的标志。卡拉扬的父亲是一位医生,但他同时又是一名出色的业余音乐家,经常在莫扎特音乐学校的管弦乐队中演奏单簧管。受父亲的影响和家庭音乐环境的熏陶,卡拉扬从小便显露出了极为出众的音乐才华。

他从四岁开始学习钢琴,八岁时就已经举行了公开演奏会。由于才华和技艺的出众,他曾被当时的舆论界公认为未来最有前途的钢琴演奏家。卡拉扬早年曾在家乡的莫扎特音乐学校中学习,在这里,他曾受到该校校长的特殊关怀,这位校长是第一个发现卡拉扬天才的人,他处处像慈父般地关心着卡拉扬,并且还介绍他去著名的意大利美术馆中去学习绘画和雕塑,自然,这种对姊妹艺术的了解和学习,对于卡拉扬以后的艺术成长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卡拉扬日后在指挥时所表现出的丰富色彩变化和雕塑般的音乐造型艺术,均受益于此。

到了十几岁以后,卡拉扬便离开了自己的故乡来到维也纳,他同时在维也纳国立音乐学院和维也纳大学中学习钢琴、指挥和音乐学。起初,卡拉扬一直把立志成为钢琴大师来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后来,由于他的手指出了毛病,才不得已转到了指挥系学习。他在这段时间里,用心倾听了维也纳歌剧院所上演的理查·施特劳斯普契尼的全部歌剧作品以及亨德米特、克申涅克和斯特拉文斯基的许多现代派歌剧,同时还大量观摩了像富尔特文格勒、克劳斯托斯卡尼尼瓦尔特等指挥大师们的排练和演出,从中学到了很多他所渴望学的东西。

初次登台

卡拉扬首次登台指挥是在1928年,当时他是在他的教师冯德勒所主办的一次学生音乐会上首次表演的,他指挥了学校的学生管弦乐队演奏了罗西尼的《威廉·退尔》序曲,这次演奏的成功,受到了很多在座人们的好评,而20岁的卡拉扬,也终于首次尝到了作为一名指挥的独特味道。

从大学毕业以后,卡拉扬便马上遇到了选择和寻找职业的问题,由于他感到在人才济济的维也纳没有什么指望,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萨尔茨堡,在这里他有着父母、朋友和熟悉他的人的支持,也有着当年自己作为神童钢琴家时所留下的影响和印迹,他意识到,自己的艺术生涯还是应当从这里起步,于是,当他回到萨尔茨堡之后,便开始精心策划 一场较有影响的音乐会,经过各方面的努力,音乐会被确定举行了,卡拉扬将在这里指挥莫扎特音乐学院的学生乐队演出,在他的演出节目单上,赫然地印着这样一些曲目:柴科夫斯基的《e小调第五交响曲》,莫扎特的《A大调钢琴协奏曲》和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唐璜》。音乐会的演出很成功,人们不住地向这位青年指挥家报以掌声。然而这场音乐会的最重要的意义却并不在于此,谁也没有想到在音乐会的观众席上,坐着乌姆市歌剧院的院长,这位院长在听完了卡拉扬指挥的音乐会后,立即跑到后台找到了这个小伙子,同时向他宣布将聘请他担任乌姆市歌剧院的常任指挥,就这样,卡拉扬平生第一次有了一个作为指挥的正式职业。

创业之路

      卡拉扬与乌姆市歌剧院的合作从一开始就体现出了创业的艰难,乌姆市不同于维也纳和萨尔茨堡,这是一个文化和其它方面都不很发达的小城市,而乌姆市歌剧院则更是一个仅有着十几个人的乐队和二十几个歌唱演员的戏班子,但这一切却并没有阻止住卡拉扬的天才的发挥,经过他不懈的努力和勤奋的工作,居然在1929年的3月上演了莫扎特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这的确不能不说是卡拉扬所创造的一项奇迹。从这以后,卡拉扬便以自己的坚韧毅力和刻苦精神,苦苦地经营着这个剧院,使其在自己的任期从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在他领导这家剧院的五年时间,每年都要上演大约六部歌剧,而在这些歌剧中,竟包括着像瓦格纳的《纽伦堡的名歌手》和理查·施特劳斯的《莎乐美》这样的艰辛而大型的作品。除此之外,他还指挥该院乐队举行了为数众多的音乐会,从而使乌姆市的音乐生活变得异常丰富起来。然而好景不长,五年后他突然被乌姆市歌剧院解除了职务,据说这次解职由于剧院经理看中了他身上的天才而不愿意将他埋没在小小的乌姆市的原故,故而善意地将他推向了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的绝境,逼迫他到更加广泛的天地中去参与竞争,这个传闻是否可信姑且先不谈,而事实上的卡拉扬却的确是失了业,一夜之间,卡拉扬竟变成了一无所有的流浪汉。然而,真金毕竟是不怕火炼的,也许是正中了那个传闻中所讲的原因,卡拉扬在经过多次异常艰苦的奔波和竞争后,终于受聘担任了亚琛歌剧院音乐指导的职务。亚琛歌剧院比起乌姆市歌剧院来说,各方面的条件都要优越得多,这里有着大型的乐队和合唱队,也有着良好的剧场和有修养的听众,卡拉扬在这里得以很好地发挥了自己的才能,在亚琛歌剧院任职期间,他有机会指挥了瓦格纳庞大的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同时他也开始作为一名小有名气和影响的青年指挥而被邀请到柏林、维也纳和一些其它的欧洲名城中去担任客席指挥了。

1937年,卡拉扬应著名的犹太指挥家布鲁诺·瓦尔特的邀请赴维也纳指挥维也纳歌剧院演出了瓦格纳的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虽然这是一次成功的演出,但卡拉扬本人却对此行很不愉快,因为实际上在他到达维也纳时,才知道他与乐队的排练计划已被取消,这使得他不得不在基本上没有排练的情况下进行演出,而更使他不满的是,那些担任主角的歌唱演员排练时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给排练和演出都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演出结束后,维也纳歌剧院曾邀请卡拉扬担任永久性的指挥,然而卡拉扬却拒绝了,他经过比较之后,还是更喜欢在亚琛歌剧院工作。这次维也纳之行使他得出了一个经验,他在自传中说到:“通过这次演出,我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今后只有对我来说时机成熟了,我才再来维也纳指挥。”但是,这次演出的确是一次成功的演出,卡拉扬本人也通过这次演出而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就在他赴维也纳演出后的第二年,柏林国家歌剧院由于富尔特文格勒受“亨德米特事件”的影响被解职而空出了常任指挥的位置,剧院经理铁特金一下想到了卡拉扬,于是便邀请他来指挥拍林歌剧院的演出,在经过一番艺术和权力上的讨价还价以后,卡拉扬终于来到了柏林国家歌剧院,他在这里首先上演了贝多芬的《菲德里奥》,瓦格纳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和《纽伦堡的名歌手》等歌剧,一下便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但这时的卡拉扬却仍然没有放弃自己在亚琛的职务,直到1941年,他才正式辞去了亚琛歌剧院的职务而专心在柏林工作了。

卡拉扬在指挥舞台上活跃70年。他带领过欧洲众多顶尖的乐团,并且曾和柏林爱乐乐团有过长达34年的合作关系。他热衷于录音和导演,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的音像资料(到1988年为止他发行超过1亿张唱片约700款录音),包括众多的管弦乐,歌剧录音和歌剧电影,涵括从巴洛克后浪漫主义欧洲作曲家的作品。其中一些作品,如贝多芬的交响曲还被多次录制。卡拉扬在音乐界享有盛誉,甚至在中文领域被人称为“指挥帝王”。

微微低头,紧闭双眼,手执指挥棒,抬起双手,屏住呼吸,空气也在那一刻凝息……每一次站在指挥台开始指挥前,总会看到卡拉扬这副沉默的样子。一刹那间,整部乐曲在脑海形成,一切都掌握在卡拉扬手中。

身为“指挥帝王”,卡拉扬可谓是面临不少的压力,无知者与嫉妒者对于卡拉扬的批评声也是络绎不绝的。他生前的录音数量,至今无人能比,唱片的销量也是傲绝群雄的。卡拉扬在艺术和商业中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点。观看卡拉扬的指挥录像,在一个严肃的表情背后,充满的是对音乐的享受。他同样也会被他所指挥的音乐所感动流涕,卡拉扬是极度热爱音乐的,这点丝毫不亚于曾经非常忌惮他的威廉·福特文格勒。他的一生都在寻找最完美的音乐,还未有人能像他一样30年始终忠于同一支管弦乐团,他空前绝后地与自己的乐团融为一体,水乳交融。

指挥特点

卡拉扬力图将托斯卡尼尼的忠于原谱和富特文格勒的即兴发挥融为一体。他的指挥动作洒脱大方,时而充满激情,时而又细腻精致。在指挥台上他经常闭目深思,使得乐队各声部之间达到了演奏室内乐般的默契。在他的领导下,柏林爱乐乐团展现出了一种有如金属般的亮色,被誉为卡拉扬“音响”。

卡拉扬最擅长的是浪漫主义时期的德国、奥地利作曲家的作品,如:贝多芬勃拉姆斯门德尔松舒曼瓦格纳布鲁克纳马勒理查·施特劳斯。另外,对于近现代作曲家,如:德彪西拉威尔西贝柳斯尼尔森肖斯塔科维奇,他都有着非常精彩的演绎。

经典作品

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

演唱:迪特里希·菲舍-迪斯考&托马斯·斯特华德&杰西·托马斯&黑格尔·布里奥特&佐尔坦·克勒门&乔恩·维克斯&贡朵拉·雅诺薇茨&雷吉内·克莉斯宾&希尔佳·德内施&埃文·沃尔法特&杰哈德·施托尔茨&卡尔·里德布施等

合唱:柏林德意志歌剧院合唱团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DG 457 780-2 GOR14[14CDs]

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女高音:贡朵拉·雅诺薇茨 男中音:艾伯哈德·瓦希特 合唱:维也纳合唱协会合唱团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DG 463 661-2 GOR[1CD]

里姆斯基-科萨阔夫:《舍赫拉查德》柴科夫斯基:《意大利随想曲》&《1812序曲》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DG 463 614-2 GOR[1CD]

勋伯格:《升华之夜》&《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DG 457 721-2 GOR[1CD]

海顿:《创世纪》演唱:贡朵拉·雅诺薇茨&弗里茨·温德里希等 合唱:维也纳歌剧院合唱团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DG 449 761-2 GOR2[2CDs]

理查·施特劳斯:《英雄的生涯》瓦格纳:《齐格弗里德的牧歌》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DG 449 725-2 GOR[1CD]

马勒:《升f小调第五交响曲》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DG 447 450-2 GOR[1CD]

理查·施特劳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蒂尔·艾伦斯皮格尔的恶作剧》&《唐璜》&《莎乐美的七纱舞》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DG 447 441-2 GOR[1CD]

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柴可夫斯基:《洛可可主题变奏曲》

大提琴:米沙·梅斯基&姆斯蒂斯拉夫·罗斯特罗波维奇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DG 447 413-2 GOR[1CD]

理查·施特劳斯:《最后四首歌》&《变形》&《死与净化》 女高音:贡朵拉·雅诺薇茨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DG 447 422-2 GOR[1CD]

贝多芬:《C大调钢琴、小提琴、大提琴三重协奏曲》勃拉姆斯:《a小调小提琴、大提琴二重协奏曲》

钢琴:斯维托斯拉夫·里赫特 小提琴:大卫·费多罗维奇·奥依斯特拉赫 大提琴:姆斯蒂斯拉夫·罗斯特罗波维奇

指挥:赫伯特·冯·卡拉扬&乔治·塞尔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克利夫兰交响乐团 EMI CDM 5 66954 2[1CD]

理查·施特劳斯:《唐·吉诃德》

大提琴:姆斯蒂斯拉夫·罗斯特罗波维奇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 EMI CDM 5 66965 2[1CD]

威廉·理查德·瓦格纳〕《帕西法尔》~三幕神圣节日舞台剧

[德国]DGG公司413 347-2GH4[4CDs] 演唱:乔西·范·达姆[阿姆弗塔斯] 维克多·冯·海勒姆[提图雷尔] 库尔特·莫尔[古内曼茨] 彼特·霍夫曼[帕西法尔] 齐格蒙德·尼姆斯根[克林索尔][3] 

1945年 拉赫马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1951年 瓦格纳纽伦堡名歌手

1962—1963年 贝多芬交响曲全集

1963年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庆贺柏林爱乐大厅落成现场版)

1963年 比才卡门(现场录音)

1965—1968年 西贝柳斯《第四至第七交响曲》

1967-1970年 瓦格纳:歌剧《尼贝龙根的指环》全剧

1971年 《舒曼交响曲全集》

1973年 威尔第:歌剧《奥塞罗

1975年 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交响曲

1977年 贝多芬交响曲全集

1981年 霍尔斯特行星组曲(DG 439 011-2)

1987年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DG 419 616-2)

1988年 布鲁克纳:c小调第八交响曲(“三冠王”)

1989年 布鲁克纳:e小调第七交响曲(DG 439 037-2)

逸事趣闻

传言卡拉扬曾经骑自行车250公里,为的是去偷偷察看指挥大师托斯卡尼尼的排练。

卡拉扬早年曾打算到维也纳工业高校学习工科,但最后音乐成了他的终身职业。卡拉扬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已崭露头角。后因其纳粹身份,在二战后饱受困扰,很多犹太音乐家因此拒绝与他合作,并且他被禁止作国际演出。后因EMI制作人瓦尔特·李格的帮助,卡拉扬在伦敦指挥由前者组建的爱乐乐团,录下很多单声道录音。其歌剧录音尤为演录俱佳。1951年,首次登台拜罗伊特。虽然日后他灌录了瓦格纳全套经典剧目,但1952年后他就再也没有返回拜罗伊特。

接掌柏林爱乐乐团是其辉煌录音生涯的开始。卡拉扬与柏林爱乐乐团的合作长达30年,期间灌录的录音,有声影像多达800余款,发行量过亿。同时,柏林爱乐乐团亦被带到艺术方面的高峰。卡拉扬第一次登台指挥的曲目是罗西尼的威廉·退尔序曲。他于1987年最后一次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于1989年录下其最后录音——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

80年代,他与柏林爱乐的矛盾因一位女单簧管手萨宾娜·迈娅冲突爆发,两者的合作减少。此次冲突非常,德国有关部门曾介入事件调停。卡拉扬认为,这是他本人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

1989年7月16日,卡拉扬在萨尔斯堡排练威尔第的歌剧《假面舞会》时感到身体不适,不久后逝世。后来证实死因为心脏病发。其遗产多达5亿马克,拥有私人飞机、游艇和跑车。

卡拉扬一生追求完美,不论是技术还是艺术。技术方面,他经常参与录音和拍摄。艺术方面,他通常把惯演曲目录上数遍,并亲自参与导演。卡拉扬指挥过世界最顶尖的乐队,如维也纳爱乐乐团米兰斯卡拉歌剧院乐团等。他的指挥艺术很能代表60至80年代的音乐表现取向。

卡拉扬关心后进,积极发现有天分的音乐家,并鼓励他们进一步学习。得到卡拉扬提携的音乐家有,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中国指挥家汤沐海、女小提琴家安娜·苏菲·穆特和钢琴家基辛。他建立卡拉扬指挥大赛,并筹组资金进行音乐方面的研究,涉及音乐与精神病治疗方面的关系等。

评价

卡拉扬热爱体育,经常滑雪,飙车,开船和飞机,还练瑜伽,而且他的记忆力惊人,一贯背谱演出。终其一生,他都与技术结缘,从录音录影到机械,甚至手术都会引起他的兴趣,而且他承认自己的个人发展深受媒体技术发展的影响,并尽力在他的演出中使用最新的音频和视频技术。卡拉扬以其录音数量之多广,演绎之精彩在指挥界享有盛誉。西贝柳斯曾致信华尔特·莱格说道:卡拉扬是“一位大师”。受他细心栽培的穆特说道:“对于那些认识他(卡拉扬)的音乐家来说,他一直是未能超越的巅峰。他的音响有着超出时空的色彩。他能够在一支乐队中打造出和谐统一,使之成为一件拥有广大音响和有着独特演绎方式的乐器。这样的传统一直延续着。他是一位完美的音乐家,还是一个出色的心理学家。当然我们每个人都追求着技术方面的完美,但是他的着眼点则首先是音乐的表达。”

而英语界权威的音乐辞典《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词典》则写道:“在他生命的最后30年,没有别的指挥家在音响和织体上比他作出过更大的影响。”

卡拉扬认真对待排练,即使是乐队已经熟习的曲目,他也要求再认真演练。而这种“完美主义者”作风也很受一些与他共事过的人士的赞扬,例如法国的剧院经理米雪·格罗兹(Michel Glotz),卡拉扬的左右手爱华德·马克尔(Ewald Markl)和卡拉扬的传记作者罗宾逊。例如格罗兹的描述则是对卡拉扬的幽默和完美主义的综合:

“他(卡拉扬)在一些方面专制得和卡拉斯别无二样,整个暴君相:卡拉扬是一个极端完美主义者,他就是受不了那种被他称为“吊儿郎当”(德语:Schlamperei)的作风,那简直可以让他发疯。不过除了要求每个人做出最出色的表现外,他倒是很喜欢看到乐队能轻松下来,音乐家和歌手笑起来的。而且他通常是第一个搞起笑的人。”

另外卡拉扬通过“卡拉扬基金”,“卡拉扬指挥比赛”的形式提携了很多年轻音乐家,如苏菲-穆特,小泽征尔,钢琴家基辛,女高音贡杜拉·扬诺维兹等等。这些音乐家后来都成为了音乐界的重要人物。而且,卡拉扬也很喜欢教学,并自称能够在两分钟后得出结论,对方是否合适指挥这一职业。曾经师从过两位大师(另一位是伦纳德·伯恩斯坦)的小泽征尔回忆道,卡拉扬在听过小泽的演出后,经常一针见血地提出批评和建议,并总结道“伯恩斯坦指指这里说说那里。而卡拉扬则是位真正的老师。”

而针对卡拉扬音乐处理的风格所提出的批评,则属于比较主观的范畴。例如斯特拉文斯基就曾经比较负面的评论过卡拉扬所录制的《春之祭》。有时就是柏林爱乐乐团的极个别音乐家也未必认同他对贝多芬的解读。

另外《高保真》杂志的大卫·汉密尔顿则认为卡拉扬在《费德里奥》的录音中压低重音,忽略总谱上强拍的提示。还有威廉·曼则更加认为,卡拉扬缩短休止以求音乐的平滑过渡。不过,对这些音乐理念方面的差异是没有谁是谁非的。卡拉扬在对待总谱上的确有自己的一套,例如当他与乐队排练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时,对于朗所说道的“点与音符”问题,发生过以下对话:

“卡拉扬:错了,错了!准时上,准时上!我要一直奏下去直到柔板(pianissimo)。你们总是在之前来一个大休止,这是对原谱的误解。

乐队:嗯,但是那些点怎么办?

卡拉扬:它们在那里是为了让音符听起来更佳!它们并不决定音符的强度。那是一种错误的见解。让那些在学校如此讲授的老师成为误人子弟者吧!准时上! ”

大事年表

1908年4月5日 卡拉扬出生于萨尔斯堡。卡拉扬的家庭并非音乐世家,但家人都热爱音乐。

1912年卡拉扬4岁,跟随弗兰兹·列德文卡学习钢琴。但后来由于得了腱鞘炎而放弃。

1916-1926年,于萨尔斯堡莫扎特音乐学院学习。钢琴师从弗兰兹·列德文卡,和声从弗兰兹·绍尔,作曲和室内乐则是博尔哈德·包恩伽特勒。正是后者鼓励卡拉扬成为指挥家。

1917年1月27日,第一次以钢琴家身份在莫扎特纪念日登台演出。

1919年1月26日 在包恩伽特勒的伴奏下,以独奏家身份演奏协奏曲。

1926年 完成毕业论文《热力学与内燃机》,于萨尔茨堡莫扎特音乐大学毕业。

1926-1928年,于维也纳工业高校学习,同时也是维也纳大学音乐科学系学生。

1926-1929年,于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学院学习。钢琴师从约瑟夫·霍夫曼,指挥师从亚历山大·温德尔和弗朗兹·绍克。

1928年12月17日,在学生音乐会上指挥亚历山大·温德尔班学生乐队演奏罗西尼的《威廉·退尔序曲》。

1929年1月22日 ,在萨尔斯堡首次作为指挥家公开亮相,指挥莫扎特音乐学院乐团。乌尔姆市立剧院总监邀请他到自己的剧院试奏。

1929年4月19日,于萨尔斯堡节庆剧院指挥理查·斯特劳斯的歌剧莎乐美。

1929-1934年,受聘为乌尔姆市立剧院指挥,1929年3月2日制作第一部歌剧《费加罗的婚礼》。莫扎特音乐学院国际基金会夏季课程指导。维也纳交响乐团客席指挥。

1933年,加入纳粹党。后来被定无罪。首次作为指挥在萨尔斯堡音乐节上登台。

1934年8月21日,在私人晚会上首次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演奏德彪西和拉威尔的作品。

1934-1943年,受聘为亚琛市立剧院音乐会指挥和歌剧总监。

1935年4月12日,任命为亚琛市立剧院音乐总监(德国最年轻的音乐总监)。

1937年6月1日,首次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指挥瓦格纳的《特里士坦》与《伊索尔德》。

1938年4月8日,第一次和柏林爱乐乐团合作,指挥莫扎特、拉威尔和勃拉姆斯的作品,

1938年7月26日,与女歌手艾米·霍格罗夫结婚。

1938年9月30日,在柏林国家歌剧院指挥贝多芬的《费德里奥》。

1938年10月21日,指挥特里士坦与伊索尔德引起国际轰动,柏林音乐评论家评卡拉扬为“神奇的卡拉扬”。与德国唱片公司(Deutsche Grammophon Gesellschaft)签下第一份合约,但直到1943年才生效。第一个录音,莫扎特的《魔笛序曲》,乐团是柏林国立乐团。

1939年,同时被任命为柏林国立歌剧院乐队指挥和普鲁士国家乐团音乐会指导。

1940年2月18日,于柏林国家歌剧院,在理查·斯特劳斯面前指挥其歌剧埃莱·克特拉。

1942年,与安提拉·居特曼结婚。与亚琛和柏林国家歌剧院的合约过期。

1945年,于意大利的米兰等城市逗留。

1946年1月12日 第一次战后音乐会,在维也纳爱乐之友协会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而在苏占区因其纳粹身份,禁止演出。与华尔特·李格开始合作。在萨尔斯堡音乐会上作助手。

1947年10月,首次与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歌唱协会合作。禁演令正式消除。

1948年,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歌唱协会终身艺术指导。参与萨尔斯堡音乐节(节目:格鲁克的奥菲欧与埃雨迪克,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两场音乐会,节目是海顿、理查·斯特劳斯、贝多芬、勃拉姆斯的作品,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和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歌唱协会合唱团)。

1948-1953年,维也纳交响乐团首席指挥,同时在伦敦与爱乐乐团紧密合作。同时受到德国、意大利、瑞士、英国和奥地利等地乐团的委任。卢塞恩指挥班指导。

1948-1968年,米兰史卡拉歌剧院常任客席指挥和德国演出季指导。

1948-1988年,卢塞恩国际音乐周合作者(1960年除外)

1949年,再度在萨尔斯堡音乐节上指挥威尔第和贝多芬的作品,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和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歌唱协会合唱团。南美洲之行。

1951-1952年,登台拜罗伊特指挥瓦格纳作品《纽伦堡的名歌手》以及《尼贝龙根的指环》(部分),并由EMI录音。

1955年,接替去世的富特文格勒担任柏林爱乐乐团首席指挥。1956年被任命为终身首席指挥。与柏林爱乐首次美国之行。

1956-1960年,萨尔茨堡音乐节艺术指导。

1957年,与柏林爱乐首次日本之行。

1957-1964年,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艺术指导。

1958年,与爱利特·毛瑞特结婚,受伯恩斯坦之邀客座指挥纽约爱乐乐团。

1959年,柏林爱乐,卡拉扬和德国唱片公司铁三角开始了长时间的合作,(第一个立体声录音:理查·斯特劳斯的英雄生涯)。秋季,与维也纳爱乐巡回印度,菲律宾,香港和美国。

1960年6月25日,女儿伊莎贝拉出生。维也纳爱乐是其监护人。

1963年10月15日,柏林爱乐大厅开幕音乐会,演奏贝多芬第9交响曲

1964年1月2日,女儿阿拉贝尔出生,柏林爱乐是其监护人。8月,被接纳为萨尔斯堡音乐节理事会成员。9月,与米兰斯卡拉歌剧院乐团首次到苏联演出。

1965年,开始在Unitel公司制作歌剧和音乐会录影,自己担任导演和指挥。和法国导演亨利·乔治·克里左合作。

1967年,创建萨尔斯堡复活节音乐会。3月19日开幕节目为瓦格纳的女武神。首次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登台,导演指挥《女武神》。

1968年3月4日,获萨尔斯堡州指环。4月4日,获萨尔斯堡名誉市民称号。4月8日,获德国唱片公司金留声机。8月14日,成为萨尔斯堡大学荣誉理事。在柏林成立赫伯特·冯·卡拉扬基金,用于促进音乐感觉的科学研究。此基金还会推动一个指挥比赛和柏林爱乐乐队学院。

1969年 萨尔斯堡大学心理学院成立“赫伯特·冯·卡拉扬基金”实验音乐心理学学院。春季,与柏林爱乐的欧洲之行。在莫斯科,在肖斯塔柯维奇的面前指挥其第10交响曲。8月31日,获卢塞恩艺术奖。

1969-1971年,获得巴黎管弦乐团咨询会内一职。

1973年,成立萨尔斯堡圣灵降临节音乐会。11月24日,成为柏林荣誉市民。

1977年,在慕尼黑获恩斯特·冯·西门子音乐奖。

1978年,成为慕尼黑大学荣誉博士。5月12日,成为萨尔茨堡大学哲学博士。6月21日,成为牛津大学音乐博士。

1979年10月13日,成为东京早稻田大学博士。

1981年4月15日,成为CD数码音频系统的国际主席。12月1日 在重新开幕的莱比锡布商大厦(格万豪斯)指挥柏林爱乐。

1982年,成立Telemodial公司,旨在记录卡拉扬的演出。3月2日,在伦敦因其录音马勒第9交响曲和前年的瓦格纳帕西法尔获得留声机大奖。 8月30日,柏林爱乐建团100周年音乐会(节目:莫扎特和贝多芬的作品)。

1983年3月,获伦敦爱乐协会金牌提名,1984年获奖。 4月5日,75岁大寿,获得很多奖项(德国唱片奖,金唱片) 10月,获得UNESCO的国际音乐奖。

1984年,首次录影贝多芬九首交响曲。

1985年6月29日,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教堂于教宗约翰·保罗二世前指挥维也纳爱乐演奏莫扎特的加冕大弥撒,由Telemodial录影,并全世界转播。

1986年1月25/26日,威尔海姆·富特文格勒诞辰100周年纪念音乐会。6月,在雅典获奥林匹亚奖。

1987年,首次也是唯一一次执棒维也纳新年音乐会,80岁高龄依旧指挥的精妙。

1988年,80大寿,获得无数奖项。德国唱片公司以其妻爱利特·冯·卡拉扬的画作为封面,发行卡拉扬100杰作。4-5月,最后一次日本之行。10月 与柏林爱乐作欧洲之行。

1989年 2月,与维也纳爱乐在纽约最后一次演出。7月16日 在排练威尔第歌剧《假面舞会》时因心脏病发逝世。



一个人,只有创作过音乐或者演奏过音乐,才算不枉此生。

    ——卡拉扬     




音乐早餐天天在这里等您

若即若离  不癫不狂  不喜不悲

只为爱乐的你而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