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音乐的密语(1)——电影《雏菊》:仰望的花香(下)

畅谈音乐人文 2022-05-12 16:44:30

点上方畅谈音乐人文可关注

俄罗斯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钢琴套曲《四季》(Op.37)中广为人知的六月《船歌》,成为电影《雏菊》情有独钟的音乐代言。它代言了两部分的世界:一、代言一个人;二、代言一类音乐。

1

代言的那个人,如果我们来选,会首先想到女主人公。

那样清澈流动的水漾年华,那份萦绕了淡淡伤感的忧情愁绪,那种从心底唱出的深沉旋律……是女主人公才有的纯净忧郁的气质、展放又含蓄的表达。

柴可夫斯基音乐中清新与浓郁的混合,淡雅和强烈的并存,就如同女主人公笔下的雏菊:油画的质感,清亮的神韵,调和成独特的魅力。

但《船歌》不是用来映衬她。

是警察吗?那种略显纤弱的音乐感觉似乎并不符合警察郑宇的形象。

如果这个音乐是他,那或许是他内心深处对惠英爱情的一种折射吧。一个柔弱女孩子的形象在他的心里,而这个女孩子又一直以为他是生命中的另一个人,这个秘密暂时只有他知道……

保守爱的秘密,是矛盾且伤感的。并不知道也不敢知道爱的人究竟是否爱着自己,更是矛盾和伤感。倘若《船歌》代表了郑宇,我们也是会想得通的。

但也不是。

如果说我们起初能欣然接受温柔的女主人公、现在也能够勉强接受刚毅的警察作为《船歌》的形象代言,那么我们无论如何难以把杀手与《船歌》的音乐联系在一起。

可这部影片正是以《四季》中最为人们所熟知的该曲来作为杀手的代言。

杀手的气场,与《船歌》的气场,应是两个完全不相融的世界:一个充满了火药味,一个充满了抒情感;一个激烈残酷,一个温吞摇曳。

它们,怎么能够有交集?它们,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这种显而易见的巨大落差,是影片的有意为之。不是哗众取宠,而是借此表明:这个杀手不一般。

他是个能和《船歌》气质相融的杀手。或者说,《船歌》吐露了他的性格密语:杀手不是他的本性,只是一不小心穿上的外衣,《船歌》里有他内心的柔软、摇摆与未知。

船歌(barcarolle),在《外国音乐辞典》中的释义是“原为威尼斯船工所唱的歌曲,现亦转用于任何6/8拍或12/8拍的声乐或器乐抒情小曲。”

由此可知,船歌本身有两件特色:1、动荡感。它原本是属于船上的歌,所以具有船在水上的荡漾感、摇摆感;2、歌唱性。船歌是由船工所唱得以流传、发展、变化而来,可见是以歌唱起家,即使现在演变为抒情小曲,也掩不住骨子里的歌唱感。

这两点于杀手,说得过去。

1、动荡。如影片所示,他住在船上,也经常乘船去执行任务或办事,用船歌映衬他的生活,倒也可以。但这只是字面上的贴合。

他曾发自肺腑地说“如果在我杀第一个人之前就遇上她,那该多好啊”,表明这并不是他想过的生活。

他有思想上的摇摆。这是一个奇妙的暗喻:他每天在船上,随波动荡,过着无以改变的生活,但内心并不愿随波逐流。

他知道回头是岸,可放眼望去,岸又在哪里?仿佛近在咫尺,举目可及,却又如海市蜃楼般飘渺无着。他拥有的依然是动荡的不稳定的充满了波澜与变数的生活。

2、歌唱。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曾说:我深在泥沼,却仰望天堂。杀手身在冰冷残酷的世界,但他的心并不麻木冷酷。正所谓“君子有所坚持,有所不坚持”,杀手有着内心的坚持。

他是杀手,但不自暴自弃,灵魂深处依然存有希望,依然留有一片绿洲,珍藏着对美的判断、向往与呵护,珍藏着爱的喜悦和感动。

他依然看得见雏菊的美好,闻得到它的清香。他愿意单纯地为一个人开心而挥汗如雨默默奉献,他愿意为看一眼那个人而给她悄悄送花……爱在他的心底歌唱。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船歌典型的6/8或12/8拍,并没有出现在柴可夫斯基的《船歌》里。《船歌》使用的是少见的4/4拍,但这无损于音乐的荡漾感。

引子中伴奏音型第四拍与第三拍的合二为一(合为一个二分音符)和织体中不同声部音乐律动的逻辑交错,使音乐既有水波回荡消势之感,又层次叠出,动感涌现。

起步小调的暗沉,行板的静谧,交错摇晃的节奏,复调的线条,欲说还休的语调,起伏着杀手心中的旋律。

中部转为同主音大调,如拨云见日,令人精神一震,舞蹈般的轻轻摇曳渐渐欢腾至一扫阴霾的明媚与振奋,却很快以极度紧张不安的连续减七和弦推至高潮。

第三部分是第一部分的再现,回落淡淡的忧伤。但在经历了激扬的第二部分后,又如何还能够原样回到曾经的情形了呢?

再现着一样的旋律,一样的结构,却波澜内起,暗涌其中。不仅音乐织体更为丰满,二重唱更加曲折动人,而且曲末添加了16小节的尾声,可见余波难平,意犹未尽。

在电影《雏菊》中,或许由于篇幅所限,也或许便于音乐情绪的统一,并没有展现柴可夫斯基《船歌》的第二部分。最常用到的是第一部分的旋律,尾声作为调剂也用到过。

但无论是略带伤感的沉郁前调(第一部分),还是飘忽闪烁的摇摆后调(尾声),都透露了杀手内心色彩的一隅。

即便不了解该曲还有渐次开朗却积聚着山雨欲来不祥之势的中调(第二部分),也不太会有损于感受一个人沉默的忧伤。

忧伤不在于你不知道我是谁,而在于你知道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可能会更远。

(六月 船歌 ——选自柴可夫斯基《四季》

——选自刘畅《影视·人文·音乐》

(待续)

相关“畅谈”(点以下标题可阅读):

文学中的音乐思维(3)——电影《雏菊》:仰望的花香(中)

文学中的音乐思维(2)——电影《雏菊》:仰望的花香(中)

文学中的音乐思维(1)——电影《雏菊》:仰望的花香(中)

心灵的密语——电影《雏菊》:仰望的花香(上)

推荐“畅谈”(点以下标题可阅读):

李健的几首歌

主题歌《如果可以》——电影《搜索》:探触真实的脆弱(下)

音乐温暖的融合(4)——电影《搜索》:探触真实的脆弱(中)

音乐温暖的融合(3)——电影《搜索》:探触真实的脆弱(中)

音乐温暖的融合(2)——电影《搜索》:探触真实的脆弱(中)

音乐温暖的融合(1)——电影《搜索》:探触真实的脆弱(中)

人性的暗箱 ——电影《搜索》:探触真实的脆弱(上)

刘畅,星海音乐学院钢琴副教授,受邀在广州大剧院、星海音乐厅、,多次成功举办个人钢琴独奏音乐会,在新年音乐会上与交响乐团演奏钢琴协奏曲《黄河》,备受好评,出版《钢琴表演艺术研究》《影视·人文·音乐》等专著。

长按可关注

查找“畅谈音乐人文”也可关注哦

欢迎一起交流、畅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