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锄田春日农耕

全景屏南 2021-01-23 09:23:10

据《论语·泰伯》记载,禹曾“尽力乎沟洫”、“锺水丰物”,促进了农业生产。也就是说早在大禹治水的远古时期,我们的祖先就掌握了开沟引水和做田塍贮水的排灌技术。


福州十邑大多数同乡及闽东人管做田塍叫锄田,锄田的工分与犁田、耙田和莳田一样,都是最高工分10分。孩子们不这么叫,而是叫做田塍,明明做的就是田塍嘛!为啥要叫锄田呢?关于这一点记得我曾问过大伯,他老人家笑眯眯地回答说,多到田里看看就明白喽!


“三尾墘的田塍做完了,可以下笱喽!”整天在田里摸爬滚打的孩子,村里哪一丘田泥鳅多最熟悉不过了。每当有一段泥鳅多的田锄完,孩子就奔走相告,相邀结伴挖蚯蚓捶饵料到这段田里下笱。夕阳西下时分,大家挑着笱,晃悠悠地踩在软软的新田塍上,投下一个个笱,投下一个个希望。一次,我小心翼翼地投下最后一个笱,看着笱慢慢地沉到沟洫里,突然想起大伯说的话,似乎觉得锄田这活,除了做田塍外,还专门开了一条沟洫供孩子们下笱。我以为自己发现了新大陆,得意地告诉同伴们,想不到立即引来一阵哄堂大笑。一位同伴笑嘻嘻地说:“书生,还是回家多读些书吧!”


一条田塍用一年后就老了,需要修补,这修补活就是做田塍。具体有两个步骤,一是先用锄头把田塍上的杂草锄干净,二是用锄头把泥浆盘在老田塍上,使它变成一条粗壮的新田塍。新田塍上可以种田塍豆,提高土地使用率,也是一项重要的农事副业活。做田塍时要锄起泥浆盘在田塍上,是一项重体力活,还要保证带水的泥浆不滑落,又是一项精细的技术活。都说锄田难,得高工分,难就难在做田塍上啊!


一个人要完成一件困难的事,不难,只要有韧劲就成了。一个人要又好又快地完成一件困难的事,就难了,因为除了韧劲还得有智慧。做田塍属于后者,看好把式做田塍是一种享受。



儿时,最喜欢看西廷叔做田塍了。他个高块大,动作利索,一锄下去,能将稻草蒂连根须锄起,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再顺势将稻草蒂轻巧地盘在田塍上。连续四五锄后,四五个稻草蒂就都整齐乖巧地伏在田塍上,露出了毛茸茸的根须,活像一排听话的宠物狗。接着他调转锄头,双手反握,将锄头掌对着新田塍一推一抺,田塍立即像用抺泥板抺过的一样棱角分明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毫不含糊,让人赏心悦目佩服的五体投地呢!


田锄完后,崭新的田塍犹如一条条银色的飞龙,环绕盘旋于热闹的山村,将山村呵护的像个甜睡的婴儿,蜿蜒驰骋于青山绿水,将一池池新水衬托的银光闪闪。山村的老牛是通人性的动物,此时,它闻到了新翻的泥土的气息,用力地昂起头,甩起尾巴,踩着舞步,哼起“哞哞”的小调,是犁田的时候了。



一天,我送完点心坐在田塍边,看到雪亮的犁铧将泥土飞快的翻起来,那些被翻起来的泥土就顺着犁铧倾斜的方向滚落,恰到好处地覆盖在事先开好的沟洫里,被犁过的田畎立即出现了一条新的沟洫了,而新的沟洫又会被新犁起来的泥土覆盖……我注意到了整丘田,除了田塍边外,塍岸边也有一条沟洫,面积大的田中间还另开一条沟洫呢!原来锄田包含着做田塍和开沟洫两大农活,其中做田塍是一个修复过程,为了使旧田塍不漏水,而开沟洫是为犁田准备的。我终于领悟到了大伯的话,难怪我的“沟洫投笱说”被小伙伴们笑喷了!


前些年,父亲在小城里起新厝,我回家帮他打下手。粉刷墙壁时,看到水泥师傅将黑乎乎的纸浆倒进雪白的白石灰里,我一惊,以为师傅搞错了,想要上前阻止,却突然想起了做田塍。做田塍时要选有稻草蒂的泥土往田塍上盘,利用的就是根须对泥土的相互牵引力,才能盘得牢。同样,往白石灰里加黑乎乎的纸浆,目的就是让白灰在墙壁上盘的更牢啊!一个小小的做田塍经验,让我避免了一个闹幼稚笑话的发生。


“实践出真知!”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宝贵经验,都源于平凡的生活,是一本永远也读不完的书啊!


图文:莫沽

编辑:璃语


————如需装载请注明出处:全景屏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