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凉州文化 | 天马之恋(上)

凉州文化研究 2021-04-06 09:47:39

(本文8443字,阅读需要约22分钟)

编者按:千百年来,天马和飞燕风雨无阻,一生携手,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一段武威故事,一场千古绝恋。

    引子  


首先声明一点,这是情景演绎,绝非历史再现。

之所以发个声明,是因为担心这篇演绎中,一些颠覆传统的创意和耳目一新的浪漫,会受到一些严肃、传统的学者的指责批评。

其实,作为文史爱好者,我始终以严谨求实要求自己,但正如甘肃海之润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李海峰先生所言,讲好武威故事,不仅要有大汉武功,西夏文化,不仅要有武威元素,凉州风云,还要在历史的背景下,进行创新和编排。他说,他看了我的长篇历史小说《汗血宝马》之后,一直有个想法,“马踏飞燕”是武威的标志和招牌,那么,除了千年历史,除了冲天风采,天马和燕子之间,是不是有一场千古绝恋,有一段凄美爱情。而且,爱情延续千年,历代皆有传奇,宛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关于这个大胆的创意,武威著名作词家、音乐人杨玉鹏老师也曾在一次创作活动中向我谈起过,他还设想以此为题材创作一台音乐剧或歌舞剧。

说实话,他们的创意彻底打动了我,征服了我。

思想的火花一旦迸发,就难掩它灿烂的光芒。天高气爽的一天,一股莫名的冲动,促使我再次来到雷台汉墓景区,再次站在了曾经欣赏了无数遍的“马踏飞燕”雕塑前,寻找所谓的灵感。

它的简历,我闭着眼睛都能说出来。名称:马踏飞燕;出土时间:1969年9月22日;出土地点:甘肃武威雷台汉墓;铸造时间:东汉晚期;颜色:发绿古铜色;原件尺寸:高34.5厘米,长45厘米,宽10.1厘米,重7.15公斤……

望着高大的“马踏飞燕”,每次我都会思绪万千。“马踏飞燕”是以西汉时期“天马”为原型铸造的,天马的故事和经历,形成了“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民族豪情,极大的增强了中华民族的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天马的力量和自信,显示出一种强者风范,体现出一种奋发向上、豪迈进取的精神,它所具有的蓬勃的生命力和一往无前的气势,更是中华民族的象征。

马踏飞燕铜像


可是,那天,我仰望着“马踏飞燕”,总觉得缺点什么。除了上面那些耳熟能详的共识,它还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我从头至尾、前后左右又仔细地端详了一番,最后,我的目光落在了马蹄下面的燕子身上。

望着那只燕子,我不由得思索起来。人们把无数鲜花和掌声送给了天马,相对而言,燕子却成为被人遗忘的角色。这只燕子,难道只是天马风行的衬托吗?难道只是精湛工艺的配角吗?

也许是的,因为我们再也找不出更好的答案。

我长叹一声,最后又看了它们一眼,正要离去。忽然,天空传来一声鸟叫,让我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去,原来是两只路过的飞鸟,相伴而飞,发出快乐的鸣叫。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灵感,不知是什么牵动了我的神经,让我重新转过身来,细细审视“马踏飞燕”。

我,我们,我们所有的游客,在“马踏飞燕”面前都是匆匆过客。无论春夏秋冬,任由那些曾经熟悉的、陌生的面孔,在天马和燕子面前激动,惊讶,赞叹,合影。但是,惊喜过后便默默别离。就这样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相见又别离,离开又想你。

可是,天马和燕子,千百年来,却共同面对风吹日晒雨淋,不离不弃,永远携手。

我不由得为自己的灵感而狂喜不已,再细细观察,果然发现,在它们的眼神中,既透露着坚毅,又折射着柔情。

它们虽然不语,但我面对着它们,却脑洞大开,豁然开朗,原来,它们保守着一个千年的秘密,隐藏着一段凄美的故事。

那就是两个字:爱情。

是的,爱情,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爱情。

熙熙攘攘的人流,从我们身边经过,而那些痴情的男女,有的五指紧扣,有的相互依偎,有的哭闹争吵,有的冷漠对视。这就是我们身边的爱情,每天都在上演着现场直播。但是,天马和飞燕,千百年来,就那样紧紧相依,永在一起。冰冷的青铜,难掩似水的柔情,定格的雕塑,回味曾经的温馨,无论最后是否相守,难忘当初曾经拥有。

我知道,这就叫爱情永恒,这就叫海枯石烂。

透过“马踏飞燕”的飞扬神采,看着它身上的斑斑陈迹,我们仿佛又回到了两千多年前的西汉,看到了狼烟四起、金戈铁马、刀光剑影,听到了号角连天、军旗猎猎、英雄高歌,也品味到了铁血柔情、山盟海誓、地久天长。

有时候,历史之花就在真实与传说中,在古朴与浪漫中,默默绽放。哪怕是昙花一现,哪怕是枝折花落,就在那含苞欲放、骄艳如血的花蕾中,成就千古绝唱。

     一    


 河西地区东南起自乌鞘岭,西北止于疏勒河下游,宽仅数里至一二百里,长达2000余里,形成一个狭长的天然走廊,亦称河西走廊,是中原地区通往西域的咽喉要道。但是,两千多年前,在这土壤肥沃,水草丰美,宜农宜牧的地区,汉匈战争正悄悄逼近。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为了聚歼匈奴在河西地区的兵力,斩断匈奴右臂,汉武帝任命十九岁的霍去病为骠骑将军,于春、夏两次率兵出击河西地区的匈奴浑邪王、休屠王部。

日近黄昏,大漠呈现出一派金黄色,无数道沙粒涌起的皱褶如凝固的浪涛,一直延伸到远方的地平线。紧挨着大漠的,是浩瀚无垠的戈壁滩,那粗犷豪迈、雄浑壮阔的神韵,给人以震撼。大漠戈壁,给人的感受不光是干涸和苍凉,他会带给你坚强、忍耐、抗争的意识,和不懈追求、顽强拼搏的勇气和力量。

大漠戈壁,是磨炼意志的地方,更是开拓者跃马扬鞭、建功立业的理想世界。越过一座高大的土山,眼前豁然开朗,这里旌旗飘扬,风雷激荡,刀剑出鞘,战马潇潇,汉匈数万大军正在这里列阵对峙。就如一首诗中所写,“旌旆悠悠静瀚源,鼙鼓喧喧动卢谷”、“云沙泱漭天光闭,河塞阴沉海色凝。”  

这是双方的一次大决战。他们知道,此战事关战略大势,谁若取胜,谁将彻底占据河西。因此,双方投入了最精锐的部队,意在决一死战。

将军骑着骏马立在小山包上,望着前方。此刻,他神色凝重,坚毅冷峻。汉武帝的话好像又漂浮在耳边:“将军,此次出击河西,责任重大,希望将军奋勇向前,一举斩断匈奴右臂!朕在长安等着你功成凯旋。”

将军下定了决心,他把手一挥,下达了作战命令。

汉军的军鼓响了。催人奋进,鼓舞军心。

随着军鼓声,大汉的数万弓弩手拈弓搭箭,万箭齐发。

无数支箭,汇成一团乌云,向匈奴阵中疾速涌过去。

随着刺耳的呼啸声,匈奴阵营上空箭如雨下。

匈奴士兵举起盾牌遮挡,但仍有箭雨从盾牌的缝隙中穿过,惨叫声不绝于耳,一片人仰马翻。

忽然,汉军的军鼓声变得急促起来,鼓点密集,听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汉军先锋官听到鼓点大变,立即大喊一声:“大汉的弟兄们,冲啊!”

顿时,数万骑兵向匈奴阵营冲了过去。

那声音,震耳欲聋,惊天动地;那气势,浩浩荡荡,排山倒海。

刚刚受到箭雨创伤的匈奴骑兵,急忙整顿人马,也向大汉骑兵反冲过来。

匈奴公主

两股铁流相遇,互不相让,扭打在一起。长剑与弯刀铿锵相遇,长矛与投枪呼啸对阵,沉闷的喊杀与短促的嘶吼让大地颤抖!两军混战,杀声震天。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汉军使用环首刀,百炼钢制,单面开锋,厚脊薄刃,手起刀落,匈奴纷纷惨叫着掉下马来。匈奴则使用弯刀,大多安装有木柄,分直背弧刃、弧背直刃、直背直刃等几种形制,相比而言,汉军的环首刀更占优势。

将军看到形势,大喝一声:“王将军,请你率军从右包抄。其余的弟兄们,随我从左边包抄。”说罢,打马冲下小山包,一马当先,向匈奴冲去。后面大汉骑兵紧跟在后,冲进敌阵。

鼓声号角大作,纛旗在风中猎猎招展。汉军两翼骑兵恍如海潮一般席卷而来。匈奴受到大汉骑兵三面冲击,阵脚大乱,眼看抵挡不住。

休屠王大叫一声:“后撤!”然后,拨转马头,一路狂逃。

身后,匈奴骑兵纷纷调转马头,逃出战场。

一位校尉大喊道:“将军,匈奴人逃走了!”

将军下令道:“留下少数人马打扫战场,丢弃辎重,全力追赶!”

校尉道:“将军,兵家云,穷寇莫追,我们不如暂时休整,再行追击不迟。”

将军道:“战场变化万千,不能让敌人有喘气之机。弟兄们,跟我追!”

说罢,一骑绝尘,向前追击而去。

校尉随即下达命令:“跟随将军,追击匈奴!”

数千大汉骑兵犹如潮水般紧跟将军向前追击。

有诗为证:狼烟在阵云,匈奴爱轻敌。领兵不知数,牛羊复吞碛。 严冬大河枯,嫖姚去深击。战血染黄沙,风吹映天赤。 


匈奴浑邪王、休屠王带领残部不分昼夜向西北逃窜。

这天,他们来到一处河水边下马修整。

浑邪王来到水塘边,双手掬水,喝了几大口,然后抹了抹嘴,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匈奴兵强马壮,经营河西多年,想不到,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休屠王坐在一边,有气无力道:“唉,一旦失去河西,我们怎么向大单于交代啊!”

浑邪王摇了摇头,道:“大王,向大单于交代那是以后的事。眼下,汉军追赶的紧,你我能否活命,也未可知。”

   休屠王道:“这大汉军队,就像鬼魂缠身,怎么也甩不掉。难道他们是天兵天将,不吃不喝?”

这时,走过来一位校尉,道:“大王,他汉军也是人,总得吃喝。这大漠戈壁之中,最紧要的就是水。我有一计,可摆脱汉军追赶。”

浑邪王道:“有何妙计,速速说来!”

校尉道:“我们何不在河流水塘之处,撒上毒草药,这样,汉军饮用有毒之水后,自身尚且不能顾,还有精力再追赶我们吗?”

浑邪王道:“此计甚妙!好!即刻命人在沿途河流水塘之处遍撒毒草药,以迟滞汉军。”

休屠王摆手道:“且慢!倘若所有河流水塘投毒,那么,既害了汉军,也会害了我们匈奴。我想,可在沿途必经之地,挑选一些河流水塘投毒,并做上记号,免得害人不成反害了自己。”

浑邪王道:“还是大王考虑周全,马上去办,我倒要看看,汉军是天兵天将不成?哈哈哈哈——”

休屠王道:“四十多年前,我们打败月氏人,夺取了河西。如今,一转眼,我的休屠王宫,我的姑臧城,我的猪野泽,我的祁连山,全没了!”

浑邪王劝慰道:“大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眼下逃命要紧,等安定下来再图大事。”


将军率领大汉骑兵正在追赶,忽然听见前面十分嘈杂。

将军急忙赶过去,问:“前面怎么回事?”

一位校尉上前回答:“将军,前面有不少士卒中毒了。上吐下泻,浑身酸疼!”

将军道:“随行军医何在?”

一位军医模样的人走上前来,施礼道:“将军,士兵们八成是喝了河塘里的水,方才中毒的。不过,服了草药之后,虽然性命暂时无虞,但是精力衰弱,尚需休养。”

将军道:“河塘何来毒药?”

军医道:“匈奴人阴险狡诈,估计是他们故意撒上毒药,以迟滞我军追击。”

将军道:“这些匈奴狗贼,如此恶毒!那怎么办?难道任由匈奴人逃跑不成?”

军医道:“将军,为今之计,每到一处水源之地,先让一匹战马试饮,若无意外,再让士卒饮用携带,以防万一。”

将军道:“好!就按军医说得去办。”

旁边一位校尉答应一声,下去了。


广袤的戈壁之中,突然出现一块巨大的绿洲,周围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湖泊,水波荡漾,草木葱茏,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大汉骑兵来到一处小山岗。

将军立马高处,身后“汉”字旗随风飘扬。

前方坡底,水草丰美,风景如画。一座座大帐篷如星星点缀在草地上。山坡上,一群群牛羊悠闲地吃草。

一位校尉道:“将军,探子来报,前面就是匈奴右贤王驻地。”

众人细听之下,除了饮酒作乐之声,隐隐约约还传来吹奏胡笳的曲调。


中间大帐篷中,匈奴右贤王正在与王爷们饮酒作乐。

旁边一间帐篷中,一位匈奴女子正在吹奏胡笳。

胡笳声音悠扬,在匈奴驻地飘荡。

一曲奏完,旁边一位侍女道:“桑宜公主,啊不,飞燕公主,你吹得太美了,把我们都听醉了。”

飞燕公主道:“以后只许叫我飞燕,不许再叫桑宜!”

侍女道:“是,奴婢记住了。”

飞燕公主道:“这是我们匈奴民歌小调,唱的是匈奴百姓在大草原上,自由自在放牧牛羊的快乐。”

侍女道:“多么美好的生活呀,可惜,战争来了,我们不得不迁徙。为什么要打仗呢?”

飞燕公主道:“其实,我们匈奴大多数百姓还是希望过上和平宁静的生活。可是,大单于却想侵占大汉领土。”

侍女道:“那些当官的真坏!你听,他们打了败仗,不管老百姓的死活,还在帐篷里喝酒作乐呢。”

飞燕公主放下胡笳,出来帐篷,望着远方,道:“是啊!你们看,景色多美!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和平与宁静的生活呢。”


将军点点头,道:“好!擒贼先擒王,大汉的壮士们,报效朝廷的机会来了!随我冲,杀他个片甲不留!”

“是!”众将齐声答应。

将军说完,双腿用力夹马,向匈奴营帐冲去。几千汉军紧随其后,杀声震天。

匈奴大帐内,右贤王兀自饮酒,忽然,外面杀声震天,探子来报:“大王,不好了,汉军杀过来了。”

右贤王一惊,道:“什么?汉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可能!”

探子道:“大王,快跑吧,不然来不及了。”

右贤王扔掉酒杯,叹了一口气,急忙跑出帐篷,早有手下把马牵过来。右贤王拉住马缰,一跃上马,也顾不得旁人,打马就逃。后面众人呼啦啦跟上就逃。

飞燕公主听到吵闹声,忙问怎么回事。一位侍女跑过来道:“公主,汉军杀过来了,大王已经逃命去了,我们快跑吧。”

飞燕公主道:“走!上马!”三人刚走出帐篷,大汉骑兵就冲杀过来,其中几名骑兵将他们团团围住。一位骑兵指着她们,大喝道:“你们逃不了了,赶快退到帐篷中!”

    飞燕公主等人只好转身退回。

这时,只听一位大汉将军道:“留下数百人看守俘虏,其余人跟我追!”说完,打马向前追去,几千骑兵紧随其后,绝尘而去。


此次汉军奇袭,歼敌4万余人,俘虏匈奴王5人及王母、单于阏氏、王子、相国、将军、公主等120多人,并俘获匈奴休屠王的祭天金人。从此,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为打通西域道路奠定了基础。

将军一面命人打扫战场,一面派人向长安报捷。

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流水潺潺,沿着沙漠蜿蜒西去,在小河两岸,随处可见柳树、杨树挺拔苍翠,盘根错节,状若盘龙。将军徒步登上一个小山包,望着大好河山,禁不住诗兴大发,回顾左右道:“琴师何在?”

琴师道:“将军,小人知道将军每次打完胜仗便要听琴起舞,故而随时持琴伺候。”

将军点头道:“好!你可弹琴一首,伴我舞剑。”

琴师答应一声,立即在旁置琴弹奏。将军拔剑起舞,便舞便歌曰:“ 四夷既护,诸夏康兮。国家安宁,乐未央兮。载戢干戈,弓矢藏兮。麒麟来臻,凤凰翔兮。与天相保,永无疆兮。亲亲百年,各延长兮。”

将军舞剑完毕,道:“此词可定名为《琴歌》,闲暇之时,便可伴琴而歌。”

琴师道:“将军,小人记住了。”


汉军原地修整十数日后,便押解着几千匈奴俘虏,凯旋而回。

走在姑臧境内,忽然一骑快马来到,骑马之人高声喊道:圣旨到。

将军与士兵躬身接旨。骑马之人打开圣旨,大声念道:

皇帝诏曰:大汉国运昌盛,威震河西。今赖将士用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举击破河西,斩断匈奴右臂,朕甚欣慰。为彰显我大汉武功军威,特赐名此地为武威郡。赫赫威名,青史永传。盖世之功,万世铭记!等凯旋之日,众将士再论功封赏。钦此。

    众将士齐声振臂高呼:武功军威!武功军威!武功军威!武功军威!

那声音震天动地,气壮山河。


     二    


烈日炎炎,烧晒着戈壁大地,浩瀚的大地上,蒸腾着滚滚热浪。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也没有一点风。

大军凯旋途中,时近黄昏,将军下令安营扎寨,埋锅造饭。

命令下达之后,将军率领校尉查看各营情况。他们刚从一处营寨出来,忽听前方传来一阵歌声,曲调悲怆凄凉,歌词曰: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将军回顾左右,道:“前方是何人在歌唱?”

校尉道:“将军,前方是被俘匈奴的营帐,歌声就从哪儿传来。”

将军马鞭一指:“看看去!”说罢双腿轻轻夹马,那马前腿直立,长嘶一声,然后向前奔驰而去。众人紧紧在后跟随。

听到马蹄声,歌声戛然而止。

将军来到近前,一群匈奴俘虏站立了起来,为首却是一位匈奴公主。

霍去病雕像


只见那位匈奴公主脸如凝脂,眸含春水,温婉娴淑,婀娜多姿,真个是超尘脱俗,绝世独立,犹如“红颜如水面彩虹,我花自开凝霜眸”。

将军从未见过如此美人,不禁有些心慌意乱,他怔了一下,道:“为什么不唱了。”

为首那位公主,见到将军,也不由被他的英俊潇洒所吸引,像是在黑暗中,看到明灯似的,瞬间迸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她心中一阵悸动,道:“将军,这是我们匈奴自编的歌曲,谅你也听不懂。”

将军道:“我与匈奴作战数年,你们的语言,我早已熟悉。”

为首那位公主道:“看来,我是有眼无珠,小瞧了将军。”

将军没有说话,仿佛在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公主旁边一位侍女道:“请问将军,你能说出我们刚才唱的是什么吗?”

将军道:“问得好。本将不妨告诉你。”

公主抬了抬头,一副洗耳恭听样子。

将军一字一句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侍女听后,不觉一惊,道:“将军果然厉害。”

将军微微一笑,道:“你们这是触景生情,哀怨伤心呢,还是心中不服,想要收复失地?”

公主听后:“将军不愧是高人。你说呢?”

将军道:“二者兼而有之。也许,不服之心占了多数。”

公主道:“不错!昨天我在为这首歌填词之时,就有不服之心。”

将军:“为何不服,说来听听。”

公主轻蔑一笑,道:“我匈奴尚未布阵,你就猛打猛冲,突然袭击,这算什么英雄?”

将军呵呵一笑,然后道:“打仗那有什么固定的战法。《孙子兵法》云‘趋利避害,奇袭歼敌’,只要把握机会,避开风险,就可灵活运用战术。”

公主叹了口气,道:“这次算你侥幸得胜。听说将军射术高超,不知敢不敢与我对射,一比高下。”

将军回顾左右,然后哈哈大笑,用手一指公主,道:“你要和我对射?我没有听错吧?”

公主道:“难道将军怕了不成?”

将军道:“看来你是认真的。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有言在先,如果我赢了,你们可得安安心心跟我回长安,再不要痴心妄想,收复失地!”

公主道:“那是自然。不过,我要是赢了,希望将军放我们走!”

后面一位校尉道:“将军,不要中了她的奸计,千万不可答应她。”

将军头也不回,摆了摆手,道:“好!我答应你。”

公主道:“一言为定!”

这时,只听匈奴营中一位王子模样的人叫道:“桑宜公主,啊不,飞燕公主,让我来吧!”

公主一摆手,道:“不必,我自可应对!”

将军一听,道:“你究竟是桑宜,还是飞燕?”

公主道:“将军不必多问,咱们开始吧。”

将军道:“好!把弓箭给她!”

一名汉军校尉过来,把弓箭递给了飞燕公主。飞燕公主接过弓箭,跳上马背,挽弓在手,道:“谢将军成全。本公主可就不客气了。”

将军道:“我倒要看看,公主的箭术究竟如何?”

飞燕公主道:“好啊!先让你看看本公主的武艺如何?”

说着,拿起一支箭,搭上弓,对准一百米开外的一棵小树。却听嗖的一声,离弦之箭向小树直飞而去。那箭力道刚猛,虽然相距百米,但仍然穿透了树身,插在树干之上。

“好!”匈奴营中的众人一片叫好声。

将军道:“好箭法!看来,匈奴人也有百步穿杨的功夫。”

飞燕公主骑在马背上,道:“多谢将军夸奖!”

将军道:“那我也陪公主玩一把。”说着,从身后箭囊里抽出一支箭,拈弓搭箭,也对准那棵小树。

众人屏气凝神,忽而看着将军,忽而看着那棵小树。

将军手一松开,利箭飞向小树。不偏不倚,箭头也插在飞燕公主的着箭点上。却听咔嚓一声,那棵小树竟然拦腰折断。

将军身后的校尉们大声叫好,匈奴营中也引来一片惊呼声。

飞燕公主也惊讶万分,心想,此人力道定在自己之上。但她岂能服输,当即道:“将军的箭术也不错。咱们开始吧。”

将军道:“好!你我到前面空旷之处对射。公主尽管发力,千万不要对我手软。”

飞燕公主道:“痛快!”说着,两人打马向前,双方距离二百多步,打马站定。

将军一指飞燕公主,道:“飞燕公主,请赐教!”

飞燕公主道:“将军,那我就不客气了。”

飞燕公主盯着将军看了片刻,突然,伸手从箭囊里抽出一支箭来,弯弓就射。第一支箭射出后,她竟然不停手,又抽出一支箭来,拈弓拉弦。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一眨眼功夫,竟然连射九支箭,箭箭向将军飞来。

汉军校尉们哪里见过这等阵势,纷纷大叫:“将军小心!”

将军眼疾手快,从箭囊里抽出三支箭,对着九支箭飞来的方向,同时将三支箭射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将军的第一支箭,打飞了飞燕公主的前四支箭,第二支箭,碰飞了飞燕公主的后四支箭,最后一支箭,与飞燕公主的第九支箭在空中迎面相遇,两支箭箭尖相撞,同时改变方向,从空中相伴着径直飞来,噗嗤一声,插在匈奴众人前面的地上。

谁也没有想到,将军用三支箭,竟然打飞了飞燕公主的九支箭。

众人一时惊呆了,片刻之后,不管是汉军校尉,还是匈奴俘虏,全都叫起好来。

飞燕公主慢慢催马来到最后两支箭落地的地方。她跳下马,扔掉弓,俯身拾起那两支箭。

飞燕公主拿着两支箭,道:“将军真乃神人也,我输得心服口服。”

将军道:“公主既然认输,就要信守诺言。”

飞燕公主道:“这是自然。”说着,面对将军跪下道,“我匈奴的兄弟姐妹们,从今往后,我们归属大汉,绝无二心!”

飞燕公主身后的匈奴众人也纷纷跪下,齐声高喊:“归属大汉,绝无二心!”

将军也不答话,把手一招,带领众校尉打马离去。

飞燕公主站起来,望着将军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无边的沙海中,点缀着一丛丛沙柳,它扎根大漠,迎风而立,给原本沉寂的沙海注入了生命的强劲活力,增添了一道靓丽的美景。

(未完待续)

马踏飞燕国画


作者简介: 李元辉,甘肃武威人,先后在《甘肃日报》《民主协商报》《贵阳晚报》《未来导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历史文化类文章三百余篇。近百篇文章被《凤凰网》《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新媒体平台转发。2014年由线装书局出版诗文集《诗文话天马故里》(与西木合著),2015年,由团结出版社出版长篇历史小说《汗血宝马》,参与编撰《村口有棵大槐树》《凉州宝卷之方四姐》《凉州会谈》等影视剧、舞台剧剧本。现供职于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

凉州文化研究

一个有文化温度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  版权归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所有,只能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使用本品须经同意,违者必究。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凉州文化研究”微信公众号。 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完全保留作者署名,且不修改文章标题和内容。

❖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