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妙手缝合多样元素 柴可夫斯基:第一号降b小调钢琴协奏曲

番茄古典音乐 2022-05-10 11:54:21


妙手缝合多样元素 柴可夫斯基:第一号降b小调钢琴协奏曲


柴可夫斯基将协奏曲的音乐关系,

提高到了一个前人无法想象,

更不曾尝试过的层次。


    似曾相识的故事。柴可夫斯基写了一首协奏曲,兴冲冲地选定了一位当红的独奏家作为首演合作对象及乐曲的题献对象。独奏家拿到了乐谱,却泼了柴可夫斯基一桶大冷水,表示这首曲子“无法演奏”。

     一气之下,柴可夫斯基撕毁了原来的题献,找到别人合作,终于发表了这首作品。之后,原来拒绝这部作品的独奏家承认自己看走眼了,回头积极传扬这部作品。



    这是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的故事,不可思议的,这竟然也是柴可夫斯基第一号钢琴协奏曲的故事。

    一八七四年圣诞夜,柴可夫斯基将刚写好的协奏曲交给钢琴家鲁宾斯坦。鲁宾斯坦在钢琴上试弹了一回,毫不客气地给了评断:“除了两三页还值得保留外,其他的,要么完全改写,不然就只能丢掉!”柴可夫斯基的反应?“我一个音符都不会改!”柴可夫斯基后来另外找了钢琴家冯·比洛,远在美国波士顿,公开发表了这部作品。到一八九三年柴可夫斯基去世前,他还来得及亲眼看到这部作品成为欧美钢琴家竞相演奏的最受欢迎的协奏曲,也还来得及看到当年以近乎羞辱方式拒绝他的鲁宾斯坦多次公开演奏这首协奏曲。



    老实说,不能怪鲁宾斯坦初遇这部作品时会有那样的反应。即使这部作品大红大紫了,对于乐理有深入研究的人,细读乐谱,都还是忍不住皱眉头。这首协奏曲以很冷僻的降b小调写成(请举出您所知道的另外一首降b小调的名曲?),而气势磅礴的开头却是先以降D大调冲出的。从调性上看,这段乐曲必须被视为乐曲正式以降b小调演奏前的序奏,而且检查全曲,后面也的确找不到这段乐曲再度出现的踪影。好,这是一段用关系调写的序奏,可是,哪有序奏这么长的?哪有作曲家会把最震撼人心而且最容易刻记在心中的旋律,放在序奏里的?

    鲁宾斯坦的想法中,应该被丢掉的乐谱,一定包括长段序奏吧!可是,柴可夫斯基咬牙切齿说“一个音符都不会改”,心目中最要保卫的一定也是这段序奏吧!

    这段旋律反复在柴可夫斯基心中盘桓,最后才以气派序曲的形式,落脚在他的钢琴协奏曲中。显然,管他在乐理上怎样解释,柴可夫斯基就是要定了这段旋律,自己被这段序奏带头创造的气氛感动说服了。

   呼应这段旋律,柴可夫斯基在第三乐章的第一主题,用上了同样来自乌克兰民谣的曲调,再选了一段俄罗斯民谣组成第三乐章第二主题。另外,第二乐章的中段吟唱,则是来自一首法国香颂,标题是:“人必须快乐、跳舞及欢笑”。他设计了动机段落,巧妙地将这些来源不同的音乐典故联结起来,才完成了这部庞大作品。


柴可夫斯基 第一号降b小调钢琴协奏曲 郎朗演奏



  柴可夫斯基想必对自己的组构成就感到自豪。还有谁能把这么多元相异的东西,糅合得如此完整、细致?可是,与他同时代的其他人,包括鲁宾斯坦,还是清楚在乐谱中看到了相异。相异成分的展示,让他们先入为主觉得这部作品必然是支离破碎的,也就听不出柴可夫斯基妙手缝合的成就。懂音乐的人听到异质龃龉,相对地,没有那么懂乐理、没有那么熟悉各地音乐民族元素的人,却直觉地听到了这首作品流畅、浑然天成的整体性。以直觉而不是以音乐理论为基础听音乐的人,根本不会特别注意到什么时候序奏结束,正式的第一主题进来,什么时候僭越的降D大调让位给真命的降b小调,所以他们也就不会感觉到序奏太长、序奏结构不合理了。

    他们会听到的,是难得丰富的钢琴与乐团真正的抗衡协奏安排。乐团没有为了凸显钢琴而放弃交响的肌理与音量,然而柴可夫斯基同时又给了钢琴许多炫技的表演机会,整首曲子拥有前所未见的音乐密度,钢琴不只要不断呼应乐团,常常还要鼓足力气跟管乐全开的乐团竞争合奏。钢琴家不能有一秒钟闭上耳朵听漏了乐团表现,乐团也不能有一秒钟疏忽了钢琴家的诠释表现。柴可夫斯基将协奏曲的音乐关系,提高到了一个前人无法想象更不曾尝试过的层次。



文章转载自杨照先生的著作《想乐》,在此致谢!

编辑:Vincent



长按二维码即可订阅,

将好音乐赠与友人,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番茄古典音乐”,

让我们天荒地老地陪你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