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山气日夕佳

江南小调 2021-04-05 08:54:08




读《今生今世》的《桃花》篇里有这样一段话:

 

——“我家住在大桥头,门前一条石弹大路,里通覆卮山群村到奉化,外通三界、章镇到绍兴,田畈并不宽,但人家迤俪散开,就见得平旷阳气。”

 

里面提到的“覆卮山”,近几年来,在周边地区渐有旅游声望。从三月初的杏花,到三月下旬的的油菜花梯田最为吸引人。

 

据说覆卮山”有冰川遗迹。周围连成片的梯田有二千三百多亩,全部由第四纪冰川遗迹——“石冰川”中的岩块砌筑而成,号称“千年梯田”。

 

关于“覆卮山”的来由:

 

相传是南朝大诗人谢灵运回乡后,隐居在章镇姜山下,睁开眼就会望见这座山。一次,他游到这山顶上,“饮酒赋诗毕,覆卮(酒杯)于其上,山因而得名。”南宋王十朋有诗云:“四海澄清气朗时,青云顶上采灵芝。登高须记山高处,醉得崖顶覆一卮。

 


覆卮山”离海宁近,一百公里的路程。从海宁市区东上G15W,过钱塘江即是上虞境内,从章镇口子下,穿过章镇的小镇(即是《桃花》篇里到的章镇),进去二十来公里路,即可到山里。

 

覆卮山”我已经连续去了四年,每年都是三月去的。其实,那里谈不算景区,没有门票,但当地管理的不错。

 

公共卫生间干净,数量也多;停车场地也免费;游客旺季,有管理人员协调,不至于堵塞并不宽阔的上山小路。

 

山上的东澄村,有不少民宿、餐馆。更有不少上了年份的粗大杏树。三月初,杏花盛开时,云雾缭绕,杏花粉嫩,把这个夹在山谷中的古村落装扮得烂漫非凡。

 

起个早过去,若是赶上雨后初霁的日子,不躁不热,温润正好,徜徉一圈,找个人家,进去点上几个小菜,喝上几杯,饭毕后休息片刻,即可慢慢下山回转。下山路上,也是青山绿水,养眼得很。

 

其实,浙江这样的小景小色,小村小落,多如牛毛。美与不美,全在心境。



 

我小学二年级课本,有李白的《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听老师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听老师讲“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当然,书中更有景如画。

 

大概,我对于旅行的启蒙,就是从“朝辞白帝,彩云千里,江陵一日还,轻舟万重山。”这样的词句里建立起来的。

 

正是恰如与现在“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类似的念想。

 

 

一直希望能够坐船,从宜昌出发,逆流到重庆,看三峡美景;然后再折返,一路顺风顺水,感受一下诗句里“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意境。

 

然后更能品尝一下“才饮长江水,又吃武昌鱼“的滋味。

 

但,至今都未能实现这个愿望。

 

年轻的时候,时间与金钱不能同时满足。后来有了这个条件,因为三峡大坝,少了兴意。最近几年,倒是又起了这个念想,但又觉得一人连个喝酒的对子都没有,未免了无趣味了点。


 

 

前些年,游富春江,从深渡坐船到杭州千岛湖。好象记得需要六个半多小时。在船上过中饭时间。除了快餐,也提供简单的点餐。是船老大与船员自己动手。

 

我饶有兴致地点了几个菜,荤菜肯定是鱼,另外一些简单的蔬菜和鸡单类。就在船头的一个方桌上,旁边是声音很嘈杂的柴油机轰鸣声。

 

但我几瓶啤酒下去,


满眼一路青山相看两不厌,满耳船下流水潺潺两相依。

 

可以忘我到忽略轰鸣的柴油机巨响与震动。

 

此生第一回,正是兴趣盎然。




 

年轻时,总是希望可以走很多很多的路,看很多很多的景,结识很好很好的人。

 

梦想着书里的一切,如画卷,可以随着年龄增长,未来会一一在自己眼前缓缓展开。哪怕最终的结局是个“图穷匕现”也不怨不悔。

 

年纪长了。书照读,路仍走,景还看;与人交往的范围与圈子,却越来越少,更不提结识新人。这应该也是一个人渐渐老去的标志吧。

 

皆由书中来,仍还书中去。应该是最好的释怀。





2018/03/26  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