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慢慢走,无限美景在心头

雨潤齋 2021-04-02 06:18:30

前几日,摆渡回崇明,过了长江口就开始徒步。平时一脚油门一刻钟的距离,我们一家三口足足走了两个小时。全程7公里,刚开始我提出徒步的时候,我家两男人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但作为家中唯一的女性,他们还是很尊重我的,很快达成一致,三人拿起水杯干了一口就出发了。

我们到哪儿都会带个小播音器,音乐一响起,走路都带了节奏,多了几分欢快。正值惊蛰,阴历二月出头,春暖花开,正是万物复苏之时。从船上下来,暖暖的春风友好地吹拂在我们脸上,柔柔的,还带着一点湿润,这是崇明空气中特有的湿润。路上,时刻都能闻到一股家乡泥土的气息,一下船沾到这气息,浑身就充满了力量。

我们避开公路前行,走的都是农家小道,这也是我三十多年来从未走过的路。农家宅边的桃红柳绿也别有一番风景。在儿子的惊呼声中我们发现了一片樱花林,由此,我们联想到了日本的富士山,以至于6500万年前恐龙灭绝的场景。从池塘边的一群小鸭引发了一系列讨论:为什么春江水暖是鸭先知而不是小狗小猫先知呢?农家旧时的平房墙角上为什么都会留一个小洞,小洞是派什么用的?捡什么样的石头片子才能打出水?一路上,我们还玩着爸爸扮盲人、儿子在前面带路的游戏。兴致来时,我和儿子对唱着《声律启蒙》“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的小调。歌好像也感染到了树端上鸟窝里的小鸟,于是也跟着发出几声稚嫩的叫声,也许它是在枝头唤母归,也许是在和我们共鸣歌唱……最后离家几百米的路,儿子是用奔跑完成的。欢快的脚步,直奔家的方向……累吗?脚累,心不累!这一刻的徒步,我把它叫做陪伴!

其实,细细想来我从小就有这样的经历,只是当时不知道这就是“徒步”,而简单的把它叫做“走路”。记得小学的时候,和同岁的弟弟一放学就自作主张背着书包负重前行六七公里,去小姨家做客,就是单纯的为了喝口水或是跳个橡皮筋屁大点事儿,完了又赶了六七公里的路走回家。一路上惹惹花惹惹草的,还捡个竹棍当作扁担,把两小书包往上一搁,学着大人的样子合力哼着挑起担来。这是儿时美好的记忆!美好的都忘了是否因为放学没及时回家而挨了大人的打骂?还记得在初中的时候,我和同桌,我们俩姑娘在被同学认为是“有车不坐,吃饱了没事干”的情况下,从参加考试的一个镇走回了自己家的镇,一路上我们一直忘我地唱着一首叫“红灯记”的革命老歌,引来了无数回头率。遥想当年是何等的青春不羁!那时的徒步我把它叫做无忧无虑!

这何尝又不是人生?徒步就是告诉我们,在你忙着追求自己人生价值的时候,别忘了有时也要停下来慢慢地走。别忘了静下心来欣赏一下身边美好的事物,去抚摸一下自己的心,问问自己还好吗?去感受一下身边的亲人,问问他们需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