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浪漫不羁的乐思:走进舒曼的音乐世界

影音新生活 2022-05-09 08:53:44

人们常笼统地说,19世纪是个浪漫主义的时代,可又有人说:音乐中并不存在着一个浪漫主义乐派。当代德国音乐学家布鲁默在著名的《音乐百科辞典》中说:“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在音乐史上形成了一个统一体。”根据这一观点,“浪漫主义不是一个明确的体系,没有可以明确定义的音乐样式,它只是一种精神态度”。



而具有这种独特的浪漫主义思想的作曲家有很多:肖邦、李斯特、柏辽兹……舒曼(Robert Schumann)也是其中一位。


欣赏:《月夜》



古典音乐的布道者

罗伯特·舒曼是门德尔松的忠实“粉丝”,他是一位严肃认真的德国人,父亲是一位出版商。他7岁开始学习钢琴,但直到1830年才对音乐发生极大的兴趣。那年,他放弃了已修习两年的法律课程,从海德堡大学回到莱比锡,投到钢琴权威维克门下学习。



为了加速琴艺的进步,他使用一种机械练习法,结果导致手指受伤,钢琴家的梦想就此幻灭。后来他将精力转向作曲和出版音乐杂志,在10年里写了大量的钢琴作品,并于1834年创办了《新音乐》杂志。他本人在这个杂志发表了大量的评论文章,对德国音乐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



此外,在1840年,舒曼与维克的女儿克拉拉结婚,不久他应门德尔松之邀,去新成立的莱比锡音乐学院任教。

在音乐的布道中,舒曼常会攻击肤浅、虚假而粗鄙的演奏家和作曲家,大力宣扬当时已被人们忘掉的前辈音乐家,其中甚至包括莫扎特和贝多芬。同时,又为那些崭露头角却没有被广大听众承认的青年音乐家大声呼吁。肖邦、柏辽兹、勃拉姆斯等一批人,都曾经得到他的支持和鼓励。


欣赏:《妇女的爱情与生活》(Seit ich ihn gesehen)



诗的启迪


(图为舒曼故居)


舒曼自幼喜欢文学,喜欢诗,他满怀典型的浪漫主义激情在音乐和文学中度过了青年时代,他的文学趣味是在攻读歌德、让·保罗和拜伦的著作中发展起来的,这个年轻人在写作钢琴曲和赞美诗歌的同时也写下了诗篇。他是一个典型的才华横溢并多愁善感的浪漫主义青年,从一个极端堕入另一个极端,充满着矛盾冲突。对他来说,生活就是热情和梦幻。他想象中的“大卫同盟”里的两个重要人物:弗洛莱其强和尤赛比乌斯,正代表了他自己的双重人格,即热烈而强壮和温柔而富有诗意。


欣赏:《梦幻曲》(Traumerei)



声乐创作



在音乐创作上,舒曼和他同时代的其他浪漫主义者—样,是歌曲形式及其相近的变体大师。他创作的艺术歌曲从抒情性和数量上都仅次于舒伯特。与克拉拉结婚之年也是他艺术歌曲创作之年,《桃金娘》、《歌曲集》、《诗人之恋》、《女人的爱情与生活》等歌曲集,都是在这期间问世的。在这些声乐套曲中,诗与音乐的结合以及在强调心理体验上所达到的高度,已经超过了舒伯特;钢琴伴奏的作用加以提高,使形象的色彩丰富化,有时甚至表达了歌曲的内容。比如在《诗人之恋》的结尾处,乐谱上整整一页完全抛弃了歌唱,似乎歌声已经无法表达洋溢于内心的感情,他自己则陷入热情的沉思默想之中,让钢琴来独奏,作品到此可能达到了高潮。



欣赏:《诗人之恋》(Dichterliebe)



器乐创作

在交响曲方面,舒曼完全尊重古典的形式,但在主题的内容和感情方面则仍保留着浪漫主义精神,这就显得有些不协调,他的主题发展方式经常流于刻板,显得很学究气,同样的节奏也经常重复,啰里啰嗦。但是因为他思想上的独到之处和他优美动人的旋律,常常使人们在演奏的交响曲时忘记他的缺点,这大概就是舒曼的魅力。



♪♫♪ 《降B大调第一交响曲》

与大多数艺术歌曲一样,《降B大调第一交响曲》(Symphony No.1 in B flat, Op.38 - "Spring")也是在舒曼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写的,这首标题为“春天”的交响曲充满了热情与乐观,旋律如歌,节奏生动,代表着舒曼最明朗健康的一面。

他的灵感来自诗人阿道夫·贝特格的诗《您,是云的灵魂》,诗的最后一句是这么写的:“春天在山谷间开出了花朵。”最初舒曼为每个乐章都附上标题:初春,黄昏,嬉戏,春酣,但是在乐谱出版的时候都删掉了。



第一乐章健爽清新,充满青春的惬意。缓慢的引子由圆号和小号奏出的号角动机开始,听上去“仿佛自天空响起,如唤醒的号声”。舒曼继续写道:“引子之后的音乐可以联想为万物转绿,蝴蝶翩跹,在快板中则是所有属于春天的东西逐渐聚集,风光旖旎。”



第二乐章的后面是一段暗示暗示着高贵的情感与压抑着的悲伤的小广板,典雅的旋律先由小、提琴奏出,临近结尾时在独奏圆号和双簧管的饱满音色中再现,最后它略有变动,成为第三乐章谐谑曲的主题,堪称神来之笔的过渡;



第三乐章是舒曼的杰作之一,他巧妙地安排了一些简短的曲调,分别代表着快速、活力和无休止的活动;终曲虽是同春天的告别,但情绪比迎接春天的到来还要奔放活跃。针对乐句开始时小提琴步伐轻盈的动人音型,舒曼曾经对一位指挥说:“我喜欢把它做春天的告别,所以我不希望把它演奏得太轻浮。”



欣赏:《降B大调第一交响曲》



♪♫♪ 《降E大调第三“莱茵河”交响曲》

1850年,舒曼举家迁居到莱茵河畔的杜塞尔多夫,距此不远的科隆大教堂及在教堂中举行 的红衣主教就职大典给舒曼留下了深刻印象。同年创作的《降E大调第三“莱茵河”交响曲》(Symphony No.3 in E-flat Major "Rhenish" Op.97)便是一部描绘性极强的诗意浓郁的交响诗篇,舒曼在乐谱上采用德语的速度及表情记号来代替惯用的意大利语,表达了他对祖国山河历史的由衷敬意和眷恋之情。



全曲共分5个乐章,第一乐章表现的是舒曼初到新的环境中欣悦愉快的心情;第二乐章曾经有个标题“莱茵河上的清晨”,采用了莱茵地区民谣《酒歌》的主题,节奏接近农民的连德勒舞曲;第三乐章是典雅而抒间奏曲,主奏乐器是单簧管和中提琴,呈现出瞬间之美;对于第四乐章,舒曼曾经在乐谱上标注“其性质是一个庄严仪式的伴奏”,表现的正是舒曼所亲身经历的科隆大教堂神圣的宗教仪式,作曲家特意增加3支长号与圆号以极轻的力度奏出庄严的正主题;第五乐章是热闹的民间节日场面,以非常生动的奏鸣曲式写成,结尾时时再现了第四乐章的大教堂主题。



欣赏:《降E大调第三“莱茵河”交响曲》



♪♫♪ 《d小调第四交响曲》



《d小调第四交响曲》(Symphony No. 4 in d minor, Op. 120)开始作于1841年,1851年修改过一次。这首作品代表着曲式的革新,指引着一条向交响诗发展的道路。舒曼规定这首交响曲中间不应该有休止,这虽然不是什么新方法,但各个乐章的主题互相关联,乐章之间的连续性就理所当然了。尽管如此,各个乐章在情绪上还是有许多变化,一个简单的音型会以不同的速度和情绪在各章各处出现,从激动到庄严,从有力到华美。这是舒曼最伟大的成就之一。这部交响曲最值得关注的还有由第三乐章向第四乐章的过渡,这是直接继承了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手法,但内蕴更加深刻,表现形式更加现实,同样被视为舒曼交响乐天才的最高成就。



欣赏:《d小调第四交响曲》



♪♫♪ 《a小调钢琴协奏曲》



与第四交响曲差不多同时完成的还有《a小调钢琴协奏曲》(Piano Concerto in A minor, Op.54),它采用的仍然是古典协奏曲的传统形式,但却否着极其丰富的浪漫主义精神。钢琴与管弦乐具有相同的比重,独奏部分尤其光彩灿烂,没有空洞的装饰音型。这是舒曼献给克拉拉的最贵重的礼物,克拉拉终其一生都在音乐会上保留这部作品。


欣赏:《a小调钢琴协奏曲》



♪♫♪ 《a小调大提琴协奏曲》



与《a小调钢琴协奏曲》齐名的还有一首《a小调大提琴协奏曲》(Schumann Konzert fuer Violoncello und Orchester in a-moll, op.129)。大提琴是舒曼自幼就喜欢的乐器,他在初到杜塞尔多夫时,感奋之余, 以极快的速度创作了《莱茵交响曲》和这首大提琴协奏曲,后者仅用了15天的时间。舒曼一向反对独奏家在协奏曲中空洞而无内容的炫技,所以他在这首协奏曲中几乎不给炫技者以机会,从头到尾都是发自内心的典雅歌唱和灵感的神韵。克拉拉曾在日记中写道:“这首乐曲的浪漫主义特征,它的奔放、清新、富于幽默,再加上大提琴和乐队引人入胜的相互交织,的确是完全出神入化了,所有的旋律段落是多么悦耳动听,感情是多么深刻!”


欣赏:《a小调大提琴协奏曲》



在过度的劳累和紧张的旅行生活压迫下,舒曼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导致神经系统失调。1850年,他辞去音乐学院和杂志社的工作,去德累斯顿和杜塞尔多夫两地担任乐队指挥,但却非常失败。日益加剧的病情使他于1854年2月27日夜投入莱茵河,被救起之后一直住在精神病院,直到1856年7月29日去世,终年46岁。


注:本文作者刘雪枫老师是中国著名音乐评论家、专栏作家。长期从事音乐研究、评论、编辑工作,对于瓦格纳、德国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音乐等有深入的了解,其爱乐的热情一直以来感染并影响身边许多人。刘雪枫老师先后历任辽宁大学出版社编辑、三联书店《爱乐》杂志主编、《西藏人文地理》杂志主编、英国《留声机》杂志(中文版)主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编辑等职,主持音乐图书的编辑工作。曾出版《西方音乐史话》、《贴近浪漫时代》、《神界的黄昏》、《瓦格纳戏剧全集》、《音乐手册》、《朝圣:瓦格纳的拜罗伊特》、《伟大的音乐:经典收藏》、《日出时让悲伤终结——音乐的聆听经验》、《德国音乐地图》、《交响乐欣赏十八讲》等著作。



古典音乐的爱好者、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曾称赞道:“人家说文字停止的时候音乐才开始,结果现在有的时候我们要被迫反过来去做,雪枫能用文字把音乐表现的那么好,很难得……”

“影音新生活”对刘雪枫老师致力于普及音乐文化的精神同样十分钦佩,“古典音乐在某种意义上是人生的必需品,永恒之音乐引领人类上升,而刘雪枫的乐评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爱乐者登堂入室领略古典音乐之美的最好引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