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同曲异歌经典大对决,哪个版本让你耳朵先怀孕?

老歌回放 2021-04-05 10:18:17

改编歌泛滥的年代,

香港乐坛出现了很多

同曲之下的“双胞胎”“三胞胎”

甚至更多“胞胎”的歌曲,

在同一旋律下,不同歌词、不同编曲、

不同演绎自有不同的火花,

小编整理出几期

同一旋律下的若干个改编版本,

正所谓不怕不识货,最怕货比货,

让耳朵做判断,

同曲异歌经典对决之二,

Action

THE END OF THE WORLD

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   

作词:Arthur Kent / Sylvia Dee

这是由美国著名的女乡村音乐歌手史琪特·戴维丝 Skeeter Davis)于1963年演唱的一首歌曲,被评为当年最受欢迎的歌曲,曾被无数人翻唱,但无人能及她原唱的魅力,这首歌也是史琪特·戴维丝唯一的传世之作。


the end of the world》内容上看是一首描述失恋的情歌,但作者却是因父亲去世而为其谱写的。 


Skeeter Davis的版本采用了最普通的和声配置,和声部分也是由她自己担任的,简单键盘连绵的三连音,她的嗓音本来就是一种很通透的纯净,不带任何辞藻的修饰,没有过多的哀伤,没有做作的激动,如同微微风中远野的芬芳,少女诉说着无助的哀愁,歌曲流畅而抒情,一个深情而内敛的失恋女孩形象跃然眼前。

长相思

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  作词:潘焯

在1968年由楚原执导的电影《玉女痴情》中,陈宝珠饰演女主角何小玲,她是一个在夜总会献唱的歌手,于是电影中有四首插曲配合剧情推进,其中《长相思》就改编自Skeeter Davis的这首名曲,这应该是第一个改编版,欧式浪漫曲调配上中式配器以及宝珠姐小调式时代曲唱腔,今天听来颇有一番独特听觉感受。

别后重逢

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  作词:卢国沾

1978年永恒唱片为薰妮推出《又见别离愁》大碟,卢国沾把这首英文歌重新填上粤语歌词成为《别后重逢》,此时的香港刚刚从国语时代曲、粤语小调向粤语时代曲过渡,薰妮的歌曲就有着小调的唱腔和粤语时代曲的旋律,而薰妮演绎歌曲的时候对咬字发音非常讲究,40年后再听《别后重逢》,真有种久别重逢的舒缓。


含羞草
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   作词:向雪怀

收录在雷安娜1981年《旧梦不需记》大碟内的《含羞草》绝对是一首沧海遗珠之作,当所有人都被《旧梦不需记》俘虏,我却记住了这首小诗般清丽脱俗的情歌,雷安娜声线朴实干净中带有一丝干练,恰如其分地表现了《含羞草》中的“故意说笑假装镇静”的波澜不惊。


从黑夜到清晨

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  作词:不详

内地“的士高女皇“张蔷的第一张翻唱专辑《东京之夜》在1984年年底出版。当时她毫无名气、又是第一次录制专辑,出版社最初决定发行60万盒磁带,没想到很快脱销。从《从黑夜到清晨》等歌曲听得出张蔷当时唱法稚嫩,表现深度与整体性都较差,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的喃喃自语。但因其大逆于中国流行歌坛的主流风格而使得这些歌曲在国内许多年轻人心中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有着划时代意义。

冬 恋
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    作词:小美

钟情紫色的陈百强也喜爱冬天,于是能读懂他内心的小美填了一首《冬恋》给这个忧郁王子,这是1988年的事了。歌中的意境展现的是冬日寒夜里的寂寥与无助,“我总会习惯 望倒影说聚散“,别人唱会觉得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来到Danny嘴边,一切都变得有种恰如其分的心痛。

情 迷
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    作词:因葵

1990年周慧敏这首《情迷》成为大碟的点题作,与前面的几个版本来个颠覆性的再创作,《情迷》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律动感满满的时尚气息,这要归功于编曲的Richard Yuen袁卓凡,他曾经是CHYNA乐队的成员,也是谭咏麟后期的唱片监制,作为香港电影配乐大师,多次荣获电影金像奖,为人熟知的作品有《东方不败》、《黄飞鸿之二男儿当自强》以及《富贵逼人》系列,代表着当时武侠音乐的最高水平。《情迷》有大师的编曲保驾护航,难怪二十多年后重听仍不觉落伍。

极度难忘
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    作词:小美

1991年11月,当年的玉女新人黎明诗在她的第二张个人专辑内也收录了同曲的《极度难忘》,3年后小美再度为这个曲调谱上新词,与《冬恋》的伤感不同,这版词写出了少女情窦初开的敏感与彷徨,编曲的林矿培也带来新意,尽管黎明诗的歌艺尚嫌稚嫩,但不失为一首描写少女心声的佳作。


后会无期
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    作词:韩寒

2014年,韩寒筹拍电影《后会无期》,他本人对《The end of the world》耳熟能详,他发现歌曲旋律相当贴合影片主题,因而决定将其改编成中文版。主题歌旋律柔和,风格深情,韩寒亲自填写的歌词更弥漫着一阵告别的伤感情绪。


歌词始终紧扣“告别”两字,无不令人感慨伤怀,仿佛在听韩寒讲述另一段“后会无期”的故事——毕竟,人往往不愿意发现彼此相聚已间隔着距离,或本与自己对面相望、并肩而行的人,甚至本应珍惜和拥有的感情,都变成内心解不开的“谜”,甚至面对失去的残酷,却只能化成接受逝去现实的结局,因为这象征最伤感的事实:还来不及告白,就已承受告别了。


《后会无期》沁透着伤感和无奈,但邓紫棋的声音较为高亢,使歌曲中所蕴含的忧伤便浅白了些,多了叙事的感觉。


来源:《我的黑胶时代

关注《老歌回放》聆听经典,点歌送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