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音乐联盟

中国哪里的人民唱歌最污?

凤凰WEEKLY 2022-05-10 11:06:43


转载自:吃瓜星球(ID:chiguaxingqiu)

作者:李西瓜



民间歌曲是民间智慧的结晶,尤其是那些尚未登堂入室的民间歌曲,和形形色色的民间智慧一样,闪烁着质朴而智慧的光芒。

 

但是这些民间音乐在创作的时候,出于对流量的渴望,往往会加入大量色情、暴力等内容,这样做虽然会让歌词更加real,但也使得这些歌曲无法流入主流市场,这些歌曲中的灵光一现的奇思妙想,对当时社会现状的深刻反映,也一直难以为人们所了解。


《拿着粪勺舀水喝》


大概在两三年前,大家才逐渐认识到这些民间歌曲的闪光之处。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互联网忽然掀起了一股欣赏云南山歌的热潮,在这一轮运动中,大家见识了《两个婆娘一个郎》《老司机带带我》《好喝不过矿泉水》等优秀作品。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首先,判断一首通俗音乐成功与否的很大一个标准是否洗脑。而云南山歌的洗脑程度堪称行业翘楚,想必很多人无法用正常语调念出来“老司机带带我”。如果你还能用正常语调念出来的话,可以反复观看下面这个视频:



《老司机带带我》


这一系列的云南山歌涉猎广泛,热烈奔放,不管是招嫖,还是调情,还是直接的性生活,都敢写敢唱。


《一炮打你到天亮》


云南山歌甚至敢于涉猎同性题材。比如有一首《妖里妖气像女人》,就演绎了一场发生在公园里的跨性别人士勾引直男的故事。


《妖里妖气像女人》


而且在这个歌曲故事里,面对直男的质疑,这位妖里妖气的大哥高唱“男人女人是平等”,怎么说呢这个,虽然审美仍然泥潭里挣扎,但意识跟一些互联网用户比,确实算是很先进了:



据说这一系列的歌曲都是由下面这三位演出,号称山歌教三人组,给人一种限定组合的感觉:



很快就有人发现,如此浑浊的民歌不仅仅在云南有,而是在全国各地都有。而且有着寡妇、公媳、和小姨三大古典主题,这三大主题,还有着明显的地域偏好。江苏(北部)偏爱公媳题材,并在本地亲切地称之为扒灰。安徽钟爱小姨子的故事。寡妇题材倒是不管在哪都受欢迎。


日本也受欢迎


这些题材的歌曲和戏剧,一般在婚葬嫁娶等郑重场合上演出。对此人们努力做出各种合理解释,比如说农村精神娱乐活动匮乏什么的,但就算文明发达如上海,也有《豪大大鸡排》这样的小黄歌被传唱。只能说歌唱是一种刚需,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就是了。


甚荤唱甚


而且在历史源远流长、人文十分荟萃的陕西大地,在诞生了各种各样的优质信天游的同时,也诞生了这么一段著名的歌词:


(自寻重点)

一阵阵狂风一阵阵沙

妹妹的心里如刀扎

黄河水它流走回不去

几回回哭得我快断了气


大雁雁南飞秋声声凄

慌了责任田你富了自留地

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逼

这么好的地方就留不住你


和云南山歌的通常是一只一只地制作单曲不同,安徽小调因为一般出现在各种庆典上,时间要长,所以一唱就是四十多分钟,就算刻录成光碟翻版必究也是四十多分钟。


姐夫小姨十八欢


这种光碟我们可以不看,但是街头巷尾传唱的歌曲是躲不开的。在安徽部分地区,虽然不是人人都看这种小调光碟,但是几乎人人都听过“大劈叉 小劈叉“。


“全文”如下:


“大劈叉 小劈叉

老树盘根倒挂蜡

前背包后背包

******”


由于内容过于露骨,互联网上已经无法找到这段音乐的音频。从女性的角度讲,也确实容易引起不适。毕竟是草台班子出品。在有编制的情况下,小黄歌会看起来含蓄一些,比如说东北的“大姑娘美大姑娘浪“。


大姑娘美,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唱到这里就够了,也就不在乎故事的整个面貌了。但实际上,这是一首讲捉迷藏的歌:


大姑娘美的那个大姑娘浪

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

这边的苞米它已结穗

微风轻吹起热浪

我东瞅瞅西望望

咋就不见情哥我的郎

郎呀郎你在哪疙瘩藏

找得我是好心忙

....


这个歌的词曲由由音乐家孙梦莲演唱,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流行。只要再早七八年,这首歌是一首标准的黄色歌曲。当然早个七八年邓丽君的歌也是黄色歌曲。

 


总结下来,南北方的小黄歌有着明显的区别与特色。南方注重旋律,北方突出鼓点,比如说安徽小调,几乎一直在rap;南方多抒情,生动描写内心(男人不在我好寂寞);北方多叙事,勾勒生活场面(对性骚扰的姐夫娇嗔“你看你干活没点儿正形”)。


南方女孩的心思很细腻。比如说这首有着淡淡的川渝口音的《昨天晚上有个贼》,就描绘了一个女孩一夜情之后懊悔中带点甜蜜,回味时心绪复杂的思绪:


《昨天晚上有个贼》

昨天晚上有个贼

跑到我的床上睡

今早起来好后悔

我要问一个清楚

还是装作糊涂

今早起来好满足

看似个风流快活

不正经的晚上

可是谁又能了解做女人的苦衷

男人不在我好寂寞

到晚上睡不着

不如去找男人

让他捂捂我的脚


这首歌改编自《鸳鸯蝴蝶梦》,估计黄安听了想打人。MV一开始,女主唱没穿衣服抱着被子坐在床上,表情似乎有点儿委屈巴巴,又似乎陷入了思索,然后下一个镜头,女主唱还是坐在床上,但已经穿好了粉红色条纹长袖T,还是抱着被子,随着歌词的推进,表情从委屈巴巴变成反思,最终变成回味,沉浸,演技不可谓不炸裂:


恶搞版本《鸳鸯蝴蝶梦》


说到川渝地区,不得不提的还有一首《妹妹要是来看我》,这首歌用粗糙的嗓音,真诚而直白地讲述了一个热恋中的男孩最朴素的愿景:我不希望你被人骚扰,也不想你跟别人过。


歌曲也反映了一个年轻的困境,因为一无所有,无法得到女孩的爱,只能希望妹妹“从梦中来”,整首歌用喜剧的腔调唱了一个悲伤的故事,展现了民间艺术丰质朴而纯粹的艺术技巧。


前怕后怕的

妹妹要是来看我

不要坐那火车来

火车上的流氓多

我怕妹妹被别人摸

妹妹要是来看我

不要坐那飞机来

飞机上的有钱人多

我怕妹妹跟别人过

妹妹要是来看我

就从那梦中来

梦中只有你和我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妹妹来看我》:



像《昨天晚上有个贼》,云南山歌,《妹妹要是来看我》等歌曲,在当地一般被称为“歪歌”。不仅在内容上“歪”,在推广和销售渠道上,也一般以私刻与盗版为主。总之就是上不得台面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地下音乐。

 

但是这些歌曲的要表达的情绪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只是缺钱和合法环境而已。在经济文化相对开放的东南沿海地区,差不多题材的歌曲就被默许,并且发展了起来,比如说闽南歌。


在1982年出版的一本名为《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小册子中,将黄色歌曲分为几类:

 

第一类:表现女性期望男性的爱

第二类,描写男女良性结合

第三类:描写女性美色

第四类:直接描写舞场妓院生活


中央音乐学院图书馆藏书pdf版


闽南歌的的题材包含了上述所有题材,但又不局限于此。在闽南方言以外的地区,我们一般印像的闽南歌是《爱拼才会赢》这样的励志曲目。直到今年,一个叫《爱情的骗子我问你》的老歌被挖了出来并配上银河护卫队的题材进行了恶搞:



《爱情的骗子我问你》恶搞版


这首歌的原版是十二个美女穿着比基尼站在台上令人费解地摇来摇去,一起用愉悦的神情唱“你的良心到底在哪啊啊里”。大概就和现在推出的女团差不多。

 

除了十二大美女,还有梅花三姐妹,她们穿着泳衣泳裤,出现在光碟与日历上,火爆程度不亚于今天的各种男团。那是属于我们父母辈的艳俗岁月。



在现在看来,这些歌曲因为旋律土味、感情造作,已经显得有点搞笑。但在当时,闽南歌是台湾地区不折不扣的流行音乐。唱《爱情的骗子我问你》的陈小云曾三次入围金曲奖,被称为“闽南歌天后”。闽南歌也是台湾乃至福建一代人的回忆。

 

当年的闽南歌虽然俗,但只要有传唱就会有推陈出新。后来闽南歌没有局限在男欢女爱上,而是不管在题材还是立意上,都有所突破。要励志有《爱拼才会赢》,要文艺有《火车叨位去》。或许群众一定要唱腻了情情爱爱的大俗歌,才愿意进入贤者模式想另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 END -

/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